【余东海】如何实现自我价值 ——东海客厅论人生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22 16:10:54
标签:自我价值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如何实现自我价值

——东海客厅论人生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 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五月初七日乙未

          耶稣2021年6月16日

 


关于“实现自我价值”,龙在野厅友说:

 

“自九十年代以来,社会上兴起一股“实现自我价值”风潮,主要意思是说,通过个人的努力奋斗,有个人的事业,能摆脱贫困地位,有钱有权,功成名就,能买车买房……即便是干净的奋斗成功人士,虽然相比于贪官污吏或反儒派,好很多,然处在一个民不聊生官也不聊生、罪恶遍地的国度里,犹不免自私了些,犹是有愧的。”

 

说得好,这可以说是我二十多年前的想法了。我不是反对“实现自我价值”,而是对自我价值的认知和实现的途径与众不同。

 

我的中国梦二十几年前就开始做了,是做自由梦,把自由事业视为自己的事业而为之奋斗,把中国自由化视为自我价值的实现。做了几年后,在自由之上覆以儒家,以仁义融摄自由,自由梦上升为儒化梦,把儒家的命运放在自己的命运之上。

 

老象厅友说我当年出家未遂,确然,那还远做自由梦之前。学道学佛多年,终究缘浅,后来追求自由多年,又感觉有缺。最后发现还是儒家最投我的缘,圆惬我的心。怎么吹毛求疵,也挑不出圣经的毛病来。

 

于是心服口服,五体投地,大本确立,乾坤定矣。从此任何思想,经不起法眼一击。正如孟子所说:“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太山而小天下。故观於海者难为水,游於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孟子尽心篇下》)

 

二十几年前有老前辈郑重提醒:要想发言就不要发财,要想发财就不要发言,这个社会没有赤脚和尚。发言不一定出事,发财不一定出事,既要发财又要发言,迟早要出事,神仙莫救。

 

这里的发言,指批判现实异议时政说真话,发财指发大财。挣个几百几千万,那不叫发财,只是过日子。在有钱人眼里,没几个亿,都是穷人。

 

要想分一杯羹“实现自我价值”,就得牺牲说真话的快乐;要想做个大丈夫堂堂正正,就必须尽量干净自己,经得起穷受得起苦,以减少和消除身上的把柄。邦无道贫且贱焉,夫子的教诲,不仅是道德自律的表现,也是明哲保身的需要。

 

事实比那个老前辈的话更严重。二十年来,不仅“双发”人士,发言不发财的穷人和发财不发言,大多数陆续都出事了,东海是极少数没有出事的发言者,不啻为凤毛麟角。老前辈的谆谆教戒,惠我良深。

 

二十几年来,不断有体制内外、海内外旧雨新朋提醒小心慎言,期间一些新朋也成了旧雨。东海真言直发、猖狂至今而安然无恙,不无侥幸的成分,亦非全然侥幸,自是有不少人从不同角度充当了护法。这也是人心不死的一个征象。人心不死,希望就在。觉醒的人多起来,正人君子多起来,大转型的希望就近了。

 

二十几年来,无论有无稿酬,始终笔耕不休,因为有太多的心里话要对天下后世说。当年有人怀疑东海背后有一个团队。答曰,我一个人就是一个集团。论誓愿之弘大,志向之远大,意志之刚毅,思考之精深,写作之勤奋,自信无愧良知矣。

 

所有人只看到我的无忧无虑从容自在,没有人知道我的辛苦,更没有人知道我的心苦,没有人知道我接受的是多重性的严峻考验。发大愿者必有大考,没有例外。既是人间大乐士,又是世间大苦人。苦与乐强烈地交融一身。

 

自以为说的都是必须得说、不可不说的话。白石道人说诗曰:“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写诗如此,论道论理论事,何尝不是如此。东海生平就喜欢言“人所难言者”。别人也能说明白、也敢明白说的道理和事,我就不说或尽量少说。

 

归儒之后,一如既往地批判极权和追求自由,一直延续至今而不衰,对自由派也一直旧情不断。无论自由派朋友如何羞辱攻击我,我对他们始终保持敬意;无论他们如何误会诋毁我,我对他们始终温良恭俭让。

 

我知道自由派派中有派,分门别类,品德参差不齐,其中有不少假冒伪劣者,但我更知道真正的自由派之不容易。他们的孤寂艰难非外人所能想象,而辨别真伪非我之事,目前也非其时。只要他们尊自由,我就把他们当成真自由人士看待,就像儒生群体,只要他们表示尊孔尊儒,我就把他们当成真儒看待。

 

对儒家的误会是百年来最大的误会,对儒家的恶攻是自由派共同的毛病。每当听闻“最大的虚伪就是儒家”之类指责,都不由得深感悲哀。古今儒门难免有伪君子,历史上儒政难免有礼崩乐坏和虚情假意的时候,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儒家是最人世间最诚实的文化。

 

东海于这个诚字,体会之深,质诸鬼神而无疑;践履之实,俯仰天地而无愧!虽然通达儒智,但自己大多数时候其实是勇字当头。大半辈子为了弘儒辟马追求自由,不自量力不计安危;为了救助或维护亲人友人同人,也常常不自量力不计安危,把自己豁出去。至今无恙,非吾之力也。

 

曾经自诩中国第一亡命徒,也曾戏称中国第一大智者。友人以为矛盾,其实在儒家,亡命和保身毫无矛盾,可以死则献身,可以不死则保身,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忧乐也一样两面一体,大忧大苦大快乐,完全统一。不怕苦,甘愿吃尽天下之苦;自得其乐,悠然独享性天之乐,相辅相成。吾之苦,少数亲友或有所知;吾之乐,虽至亲好友不得而知也。

 

也并非一味严肃。生平好酒好诗好联好玩,近几年又好写字。拳好久不玩了,诗好久不作了,字越写越好了,酒越喝越差了,生活越来越俭朴,思想越来越豪华。悲喜交集。曾有故人驾临寒舍,见我一寒至此,又见好酒之我平常所喝之酒,叹惋不已。殊不知,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了。

 

曾有友人说从我的诗词文章里都能闻到浓浓的酒气。虽是戏言,不无道理。我很多诗文确是酒后所写,或边饮边写。以前常会悔其醉作,像某些老作家悔其少作一样,近七、八年来已亢龙无悔。酒后醉后所作,或许表达亢烈粗暴一些,一般不会说错话,我手写我心,没有原则错误。这是不是达到了“唯酒无量,不及乱”的境界?赫赫。

 

曾有前辈提醒,你天生异质,外物莫伤,能够伤害你的唯有酒,一怕你酒后激情迸发,被人揪住把柄;二怕你乱喝酒,被劣酒伤害。(大意)而今忆及此警,不由得眼眶潮湿。马邦劣酒,防不胜防,高价都难免劣酒,遑论低价酒。在马家体制下,天下无双的中国酒亦堕落至此,伤感无限!

 

生平多善缘:所读多善书,所到多善境,所交多善士,所入多善群,所受多善遇,甚可喜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善人必有善缘,何况君子。当然,君子之善与世俗之善不同。君子之善,自有刀剑相伴,卫道的时候,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遑论魑魅魍魉。不善之物,自难近身。自题联曰:良知自有刀为伴,正直宜携智并行。

 

有儒友以“贤之时者”相称,不敢当也。或许有天生的圣贤,我没见过。我也曾是小人,人格缺陷多多,言行毛病多多。好在没有堕落为邪恶之徒,好在终于成长起来了,逐渐寡欲、寡过,敢自称君子而无愧。是寡过,不是无过。圣贤无过,而我还不能保证今后绝对不犯错误。孔子说:“加我数年,五十而学《易》,可以无大过矣。”东海曰,加我数年,六十而继续学《易》,或可以无过矣。

 

梅志厅友赠我八字:勇猛如虎,溫潤如玉。我很喜欢。勇猛固然,一向如此。大半辈子勇而至于蛮勇,猛而至于粗暴,直到五十以后才逐渐温和起来,但也有限,要成为“溫潤如玉”者,辈子恐怕无望了。就这点有限的温和,也是拜儒学所赐。如果没有儒学,东海可能一辈子都是个野人莽夫,命运也将大不同。

 

人生最重要的事,一选择,二坚持。选择正义的道路坚持不懈,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和努力。正义选择需要开智,故大学八条目先之以格物致知;持之以恒需要心志,故八条目次之以诚意正心。成功和道德的盛宴都是为恒心准备的。无论多么衰微,正义的力量代表未来;无论多么艰难,正义的坚持就是幸福。

 

有这样一句话:“予你奔赴未知的笃定”云,文义、文法都有问题,代改一字为:予你奔赴未来的笃定,意谓笃定你奔赴未来的信心和勇气。这就可以且很儒家。儒家可以予人奔赴未来的笃定,是因为可以指引最正确美好的人生道路,可以让道德成就最大化,让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最大化。有志之士,曷归乎来!

 

人生除死无大事,中国除此无大事。此者,辟马弘儒也。这是今时今世头等大事,最大的事业和德业,利民利国更利己的伟业。何谓利己?可以消业,可以赎罪,可以立德立功,可以积德积福。上上下下那些迷途人士罪恶分子,若能及时改悔以往转念于此,即使山穷水复已无路,也有望柳暗花明又一村。祝福你们!

 

余东海集于广西南宁青秀山下独乐斋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