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以文化人、以德服人——东海客厅论文化人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26 19:00:51
标签:以德服人、以文化人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以文化人、以德服人

——东海客厅论文化人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五月十七日乙巳

          耶稣2021年6月26日

 

不喜欢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技术型、专业型知识分子,可称为专家;自由知识分子和体制知识分子,都可称为学者。只不过性质不同,前一种正善美,后一种大多邪恶丑。专家也一样有正邪之别。自由知识分子又称公共知识分子,有文化人的味道,唯文化度因人而异。

 

知识分子好到极致,就可称为文化人,以文化人、以德服人的人,人类中最优秀、最文明的人。文化人的核心是良知心。历代圣贤君子都是大文化人,传统诸子、西方百家中也有一些文化人。当然,商韩马列们例外。邪说反文明,非文化,若称它们为文化,需要打个括号。邪教非文化,邪教中没有文化人。

 

文人和文化人,一字之异,性质大异。会写文章就可以称为文人,有才华即可,文化人必须是仁人,良知人,君子人。

 

文人相轻,文化人相重;文人论才,文化人论德;文人重人爵,文化人重天爵;文人好名殉名,文化人好德殉道;文人看一地一时,文化人看天下万世;文人的理想是名动天下,文化人的理想是化民成俗、化成天下。正确的思想和健美的人格,是文化人的两个支柱两条腿。

 

文化人既是学者也是行者。学者侧重于知识之学习和传播,行者侧重于道德践履和社会实践。学者未必是行者,能学而不能行,没有真实功夫也;行者必须是学者,否则行之不远更行之不中。文化人必然学行并重。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或行道于政治,和行道于人生,皆大学者兼大行者。

 

尊儒信儒传儒行儒,中华文化人的本分也。尊儒即敬天和自尊,信儒即信天和自信,传儒于世即替天传道,行儒于政即替天行道。传道和行道,是人世间最伟大的责任和事业。唯大文化人能尽到传道的责任,唯大政治家能做好行道的事业。

 

道有高低正邪,德有大小善恶,理亦有高低大小正邪善恶之别。理者,道理、事理、思想、观点、意识形态也。中道之理最为高大正善最具三正性。三正者:正常,正确,正义也。论理,既忌盲目从众,也忌一味异议,唯贵在三正。三正的反面是反常错误邪恶。批判反常错误邪恶,就是放淫辞辟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佛教称佛知一切众生烦恼,君子不知其它生命的烦恼,但能觉知一切苍生、一切人民的烦恼,包括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的烦恼,知道一切烦恼苦难的根源。王道政治家道援天下,救援的是天下人身之苦;中道文化人道援天下,救援的是天下人心之苦。中道文化是救苦救难、与福与乐的根本大法。

 

置身于极权社会,文化人最大的责任是批判极权主义。批判有风险,可以不批判,但不能瞎批判,不能避硬欺软,欺侮弱小;更不能怕恶欺善。

 

在极权社会批判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就是欺软加欺善。豺狼当道莫问狐狸,何况自由主义非狐狸,其学是除了外王学最正义的政治学,其道是除了王道最正确的道路,其派是除了儒家最正派的群体。当然,山寨自由主义除外。

 

或说,与强势者论理,不智。东海曰,未必也。论理正是文化人的强项。世人论势不论理, 儒家论势先论理,先道后势,以道制势;先理而力,以理导力。制之导之不得,也不排除以道义、道理与势力相抗相争。东海二十多年寸土不让,甚至得寸进尺,就是以道抗势。

 

以文化人,以道救民,以直报怨,以心换心。文化人与?文化人也!

 

文化人开展思想批判和争鸣,是为了摧邪去恶,明理弘道,应该做到三无私:一无私欲,没有私心杂念和私利追求;二无私怨,没有因个人利害关系而产生的怨愤;三无私见,避免成见和偏见。做到三无私,才能字字发自于良知,句句立足于正义,才能对天理良知和天下后世负责!

 

孔子批隐士,孟子辟杨墨,程朱辟佛道,东海辟蚂,时代不同,批判对象不同,批判者身份不同---孔孟程朱是天下后世公认的、传承道统的圣人,东海只是一个言论权都残缺的文化人。但在三无私方面,我们不谋而合。

 

孔子说,君子有三畏,这也是大文化人的特征。东海在三畏之上还要加上三怕:怕言行有误而不自知,怕误伤正善而不自觉,怕欠人情债太大而不能还。

 

这三怕为文化人、君子人所共有。言论有误,若不能及时改正,有损于自己的文化品质;行为有误和误伤正善人士,若不能及时改正,会自伤良知,自遗恶业。

欠人情债太大不能还,于心不安,万一对方提出难以满足的特殊要求,又很麻烦。例如需要用真理、原则去还人情,那无异于要了君子的命。

 

佛教言,宁可将身下地狱,不拿佛法做人情;儒家更是宁可将身入监狱,不拿天理做人情也。立地顶天,头顶天理,这是君子不可不负的文化责任和历史责任,岂能拿来还人情哉。幸亏生平有惠于我的存殁诸公,从不曾有人那样要求于我。只有深深的感铭和祝福!

 

集于广西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