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可以治一国,不能平天下 ——自由主义的优缺点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8-30 17:34:21
标签:平天下、自由主义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可以治一国,不能平天下

——自由主义的优缺点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七月廿一日戊申

          耶稣2021年8月28日

 

自由主义是立足于人本主义哲学的西方政治学,开出自由人权平等之价值和民主法治宪政之制度,可以代表西方政治、制度、文明和价值观。

 

自由主义优点多多,远远优于极权主义恶制暴政和神本主义的政教合一。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在总结世界饥荒史时说了一个结论:“事实是显著的:在骇人听闻的世界饥荒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独立、民主而又保障新闻自由的国家发生过真正的饥荒。无论找到哪里,我们都找不到这一规律的例外。”

 

自由政治可以避免大饥荒。仅此一点,就让极权政治和神本政治望尘莫及。自由政治虽然远逊王道,却也不无其道也。注意,极权暴政固然悖道,儒家王朝末期或伪劣民主之国,同样无道,故同样也会发生大规模饥荒。

 

以民主制、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制度是自由主义,与虵蜖主义相对。把自由主义称为资本主义,是一种持之以久、习以为常的诬蔑性称谓。自由主义五常道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具有相当的正义性文明性,不是资本主义这个概念能够容纳的,更不是虵蜖主义所能比拟的。

 

但自由主义的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东海很多年前就提出三个观点:一、美国代表的可以在多数国家实现“国家为公”,但远远不足以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天下为公;二、美西搞不定伊教地区;三、欲最终实现“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理想,非王道政治不可。大量国际事实迅速为东海前两个论断提供证明。

 

小布什在推翻塔利班的时候表示,美国不仅要消灭恐怖主义还担负建设阿富汗民主的任务。塔利班不仅没被消灭,反而重新上台,建设民主阿富汗的任务被拜登彻底取消。又一次暴露了美西的不足。彭涛(德国)先生《西方的“regime change”战略还有多少前景?》指出:

 

“阿富汗前政权沦陷,极端伊斯兰组织塔利班重新掌权,美国和西方同盟国家苦心经营20年的“制度变更”与现代国家文明建设功亏一篑。在阿富汗变局之前,美欧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埃及等国推动的制度转型也都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绩效不佳。在这些国家,政府腐败、族群分裂(多族裔、多教派、多部落之间的争斗)和社会动荡充斥一切。它们离一个正常的现代民主国家相去甚远。这让美国及西方盟友在东方国家和地区推动的“制度变更”(regime change)或“颜色革命”战略的前景十分堪忧和暗淡。”

 

美西无论军事力量如何强大,都搞不定恐怖主义,首先是西方左派持久得势,绥靖恐怖主义和各种邪恶势力会成为常态。更重要的是,西方的神本主义和人本主义两大文化体系,文化程度、道德资源都有限,对于极端主义宗教和极权主义思想,都毫无教化的力量,就像一般善人对于盗贼,即使有力制约,也无力教化,文化道德力量不足也。妇仁一发作,盗贼就扬长而去了。

 

对于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军事手段是必须的,仅仅军事手段是不行的。对此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早有判断。他在其口述著作《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中全面剖析了伊斯兰问题,被称为可能是当前世界对于伊斯兰问题最富洞见、最为清晰、同时也是最为坦率的论述。李光耀先生指出:

 

“美国人犯了一个错误,即试图以军事手段寻求解决方案。使用武力是必须的,但武力只能解决表面问题。杀掉恐怖分子,你只是杀掉了工蜂,蜂王是那些传教士,他们在学校和清真寺里宣扬扭曲的伊斯兰教教义,污染并俘虏了年轻人的心灵。恐怖分子说:我乐于献身,之后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后来人。”

 

美西文明的道德文明度不足,可以照亮一般晦暗的国家,难以照亮极端黑暗的地区。即使勉强进入,代价重大,容易反复。不易扎根。伊教地区就是人世间最黑暗的地区。必须是中道文化导出来的中华文明,才有望照亮之。

 

试想一下,未来中国强大如美,而又有大德之士得位,对外儒家文化和正义之战双管齐下,恐怖主义还能存在吗?要么彻底归正,要么就此灭绝。有血债者,只怕连归正的机会都没有。

 

在没有王道政治的时代,灾难唤醒将是伊区摆脱黑暗的非常重要、不可或缺方式。伊教地区终将抛弃或改革伊教,改邪归正融入人类文明,只是要经受大量人道主义灾难,付出特别持久、极端惨重的代价。或许,这是伊区人民的宿命。

 

自由政治比极权政治好得多,又比王道政治差得远。极权政治反自由,自由政治和王道政治各有自由。每个人的自由以他人的自由为边界,这是对民主自由最好的解释。每个人都是自由人,每个人都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

 

王道自由则进一步,精英人士不仅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而且不能损害道德的尊严;不仅不能非法,而且不能非礼。这就意味着对精英群体要求更高,规范更严,精英群体要更加自律。庶民的自由以法为边界,精英的自由以礼为边界。

 

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