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我们的上帝是昊天 ——中华民族的最高信仰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10-20 20:59:29
标签:昊天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我们的上帝是昊天

——中华民族的最高信仰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九月十五日辛丑

          耶稣2021年10月20日

 

天上的归上帝,天下也归上帝,天上天下宇宙生命一切现象统统归本于昊天上帝。儒家复兴在即,上帝重临有望。终将首出庶物,再造文明辉煌。---东海曰

 

 

耶教伊教都信仰神和上帝。但有必要说明,它们的神不是我们的神,它们的上帝不是我们的上帝。它们的神即指上帝,我们的神是对圣德高明和天道高妙的形容,我们的上帝是昊天。昊天上帝于宇宙为本体,又称为太极、天道、天理、天地之性;于生命为本性,又称为天性、仁性、良知、天命之性。

 

昊天上帝一词本有宗教性,但经过孔子编书而进入儒家话语之后,就去宗教化了,成了道体的拟人化称谓。这个上帝无形无迹无象又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既有超越性又有潜在性,既超然于宇宙之上,又潜在于万物之中,无时不在,无处不在。

 

就本质而言,物物皆有上帝,人人都是上帝。

 

上帝有真伪。有的上帝是人为的,是人的习心、意识心构造出来的,非真实的存在。唯儒家的昊天上帝是真的,并且确有造物造化“创世造人”的大能。天帝并非儒家独有,唯儒家的认证最为真切全面,故方便称为儒家的上帝,我们的上帝。

 

《易经》说万物资始、资生,意谓宇宙万物无不以太极为创始、创生的原始资本。换言之,宇宙万物包括物质意识,无非太极所现之象。太极则是无形无迹无声无臭的最大象,根本象,万象之父母。这个太极就是天帝。

 

孔子言“性与天道”,子贡称不得而闻。此“性与天道”即孔子一以贯之的一,本性即天道,天道即本性,道体即性体,道心即心体,道体、性体、心体,即天帝,并非心体性体之上另有天帝。

 

“性与天道”这个一是儒家文化最高义,可以用一个字概括。这个字可以是仁,天者仁也;可以是中,允执厥中;也可以是诚,诚者天之道。论形而上,这三个字可以划等号,都可以用来指我们的上帝。

 

学儒最高成就是成仁,最高境界是执中和至诚,学儒最关键的是诚之,是怀诚,真诚,诚恳,诚实。诚则明矣,诚意诚心到到一定程度,就能明明德;明则诚矣,明明德就能诚意诚心,至诚无息。不诚无物,不诚无儒,非诚不儒,不诚勿儒。不诚则伪,难免沦为自欺欺人的伪君子。

 

我们的上帝就是王阳明“生天生地,神天神地”的良知。注意,孟子的良知良能,指的是道体的作用。就作用而言,唯有人类才有良知,唯有君子才能致良知。故孟子说:“人之所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

 

王阳明的良知则是本体论,指道体本身。王阳明说:“经,常道也。其在于天谓之命,其赋于人谓之性,其主于身谓之心。心也,性也,命也,一也。”(《尊经阁记》)

 

极而言之,万物皆有良知,飞潜动植、草木瓦石皆有良知。然一般动物肌体简陋,六根不全,良知郁而不彰。唯有人类,才具备明明德、致良知、反身而诚的能力。就现象而言,唯人类才有良知。故《孝经》说,天地之性人为贵。

 

人人皆有良知,并非人人皆能致之明之,唯君子能够通过内外双重修养功夫彰明良知。论本质,人人平等原无异;论修养,因人而异有差等。换言之,人人皆有良知,是否光明,度数如何,因人而异。

 

良知度是衡量判断一切人类和人类一切的最高标准,也是衡量判断众生和宇宙万物的最高标准。良知度,指良知的光明度,也就是道德度。

 

 

或谓宇宙中存在着一种主宰性的神秘力量。没错,相对于物质,意识的力量是神秘的;相对于意识,潜意识的力量是神秘的;相对于潜意识,良知心的力量是神秘的。物质、意识是现象,潜意识也属于现象范畴,唯所现最为隐秘。良知心则是本质,宇宙生命本质,即宇宙生命最高主宰,即我们的上帝。

 

王阳明说:“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人之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其与天地万物而为一也,岂惟大人,虽小人之心亦莫不然,彼顾自小之耳。”(《大学问》)

 

为什么人之心与天地万物而为一?盖天之本体即生命本性和人类本心,良知心,皆同一无相大光明。陆九渊先生言:“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內事乃己分內事,己分內事乃宇宙內事。”原因也在于此。

 

此是证境,言语文字只能作为过河之筏和指月之指,欲真切体会,须诉诸于持之以恒的道德实践和下学上达的亲自实证。

 

实证有两种:一种是科学实证,一种是自心实证。对于天帝,可分为信解行证四个步骤。信是信仰,解是理解,行是践行,证是证悟。天帝的存在只能靠自证。王阳明龙场悟道就是这种自证,临终我心光明,更是彻上彻下的圆证。

 

综上所述,形而上者谓之道,在宇宙为道体,在生命为本性,在人身为本心,其实一也;以性谓之天性,以理谓之天理,以赋予和流行谓之天命,以万物之所出谓之太一,以至高和绝对谓之太极,以能知能觉谓之良知,以主宰和信仰谓之上帝,以四时不忒谓之神,其实一也。

 

天帝既一既多。于宇宙而言是一,唯一;于万物和生命而言是多,无数无量无穷尽。朱熹说:“盖合而言之,万物统体一太极也;分而言之,一物各具一太极也。所谓天下无性外之物,而性无不在者,于此尤可以见其全矣。”(《太极图说解》)

 

就整体说,宇宙万物本体为一太极;分开来说,人人有一太极,物物有一太极。太极即道体,道体的伟大超绝言诠,宇宙的伟大不可思议。人类是宇宙的精灵和精华,人类的伟大同样不可思议。天地之性人为贵,此之谓也。

 

天帝不在头顶和身外。佛道于此颇有所得,然所得不全;唯儒家全知全解,执其大象。馬一浮先生認為:“佛教的觀點是‘一切由此法界流,一切還歸此法界’;而儒家的觀點是‘一切歸此法界後,一切還要由此法界流’。”

 

然也。儒家不仅知道万法归一,更知道一归万法。一归万法,意谓天帝潜在于宇宙万物之中,潜在每一个人生命中。

 

 

神无方而易无体。天帝无方无体,却又是最真、最大、最根本的体。宇宙生命一切现象无非其作用。没有他就没有宇宙万物,更没有生命和人类。得道就是认识天帝,这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最大的成功和快乐,人类最大的道德,就在于证悟这个无迹可寻而又无所不在的东西。

 

证悟是终极上达,有赖于好好学儒。朱熹和陆九渊根据《中庸》“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句,提出了各自的治学与教学路线。陆九渊认为宜以“尊德性”为先,先“先立乎其大”,然后读书穷理;朱熹认为教人应从“道问学”为起点。

 

朱熹注《中庸》说:“尊德性,所以存心而极乎道体之大也。道问学,所以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也。”存心而极乎道体之大,是通过尊德性认识天帝的伟大处,先抓根本;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是通过道问学而认识天帝的精细处,循序渐进。

 

朱熹所言是学儒的正道。欲上达天帝,先应致力于下学。学而时习,尽心尽力,久久为功。欲好好学习,又应具有一定的天帝信仰。

 

儒家信仰孔子,信仰中道,信仰天道,信仰良知,信仰仁本主义,就是信仰天帝。这是中华民族最主要、最根本的信仰,也是人类最正确和正义、最可信靠的信仰。

 

由于反孔反儒百年恶潮的影响,不少人错误地认为中国没有信仰,或者信仰错误,

 

认为“信仰错误是2000年来华夏衰弱的根本原因”云云。此言一言二昧:一昧于儒,不知道天帝信仰的高度正确;二昧于史,不知道中国历史,文明强盛为主流。正确的说法是,信仰正确是五千年来中华强盛的根本原因,丧失天帝信仰和信仰错误,才是百余年来年来中国衰弱的根本原因。

 

关于信仰,有人说:“人类没有信仰不行,但信仰无度和偏执甚至更加危险。信仰偏执可能是制造人间悲剧的最重要根源。世界上不可能有哪一种信仰是绝对的正确,也不可能有哪一种信仰绝对错误。”

 

这是信仰相对主义,就宗教而言不无道理。宗教有正邪之别,邪教信仰是绝对错误,正教信仰则相对正确,但若偏执之,也有危险。世界上唯有一种信仰是绝对正确的,那就是儒家的天帝信仰。信仰越坚定,德智越高大,言行越中正。

 

对于天帝,圣贤君子不仅坚定信仰之,而且正确理解之,深入践行之,自心实证之。上达天帝就是实证天帝,实证天帝就是回归仁宅。

 

人有内外二宅:一是身之宅,外宅也;二是心之宅,内宅也。外宅的作用是安身,安顿自身和家人;内宅的作用是安心,也是立命,建立人格和精神的美好。这是人生的终极之家,幸福的根本保障。

 

内宅即仁宅,必须通过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等一系列功夫锻炼,通过义路一步一个脚印的跋涉,方有望亲临其境,亲证其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回归仁宅,也就是上达昊天,亲证上帝。

 

儒家以“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圣德为最高道德理想,以“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王道为最高社会理想。谨奉昊天上帝之名起誓,愿尽形寿致力于此两大追求:个人追求圣德,政治追求王道。一息尚存,奋斗不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钦哉!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