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讲理又讲礼,有话好好说 ——东海客厅厅长曰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11-09 02:03:46
标签:东海客厅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讲理又讲礼,有话好好说

——东海客厅厅长曰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九月十九日乙巳

          耶稣2021年10月24日

 

客厅虽小小,人不满二百,然关注者不少。基本不邀人,也不愿踢人,希望各自珍惜。当然不是要诸君沉默寡言。沉默固可规避政治风险,却不足以建立道义形象,微群也就丧失了存在的意义。相反,正言正语,多多益善。我是希望诸君言之有理,发而中节,和悦而诤。这也是微信群和思想界树立形象的最好办法。

 

和而不同,这是君子的特色,值得所有亲友同学群学习,也值得东海客厅遵循。不仅同道之间应该和谐相处,道不同也不妨和平共处。道不同不相为谋,可以;道不同相为仇,则不可以。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无论商韩洪杨,马恩列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如果有缘入厅,就有畅所欲言的权利。

 

伏尔泰有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也是吾儒为政份所当为。东海长厅如此,未来儒家长国长天下,也当如此。任何观点都有表达的自由,包括反孔反儒反东海和崇马崇毛崇商韩的自由。

 

陆续多位友人提醒我,说客厅放任无序,混乱得很。戏答曰:乱一乱好,乱一点才有生机活力。自由不是混乱,但容易给人造成混乱的印象,尤其是习惯了思想统一和一言堂者,难免不习惯。其实,文化群体与政治群体同中有异,政治必须强调秩序纪律,文化应该侧重宽松活泼,最忌一言堂和一潭死水。

 

我自己好说真话,也鼓励别人说真话,喜欢说真话的人。即使某些真话不合真理,不合我意,我也欢迎和敬重。如果有人在我面前虚与委蛇不说真话,无论什么原因,是不愿还是不敢,我都会引以为耻的。东海生平有五恶,防人之口和反对言论自由者,就是其中之一。

 

本群尊重言论自由,鼓励畅所欲言,但禁止非礼言论和人身攻击。所有厅友都有批评的自由,但必须依礼批评,必须有话好好说,避免动机猜测、人身攻击和上纲上线,避免刷屏和无意义的闲谈。注意,凡厅友,即使非我儒友故人,也多少与我有缘,每个人背后都有我的身影。侮辱任何厅友,等同于侮辱东海。

 

或认为,反孔反儒、诬蔑圣人就是最大的非礼,更应该严禁。非也,此礼非彼礼。言论自由的宗旨就是维护错误反动言论的自由,包括反孔反儒崇马崇毛的自由。诬蔑攻击孔子当然非礼,但怎样批评才合礼,怎样的批评属于诬蔑攻击?标准因人而异,殊难判断,故从宽处理。当然,既然进得此群,就应重貌重言,对于孔子和历代圣贤,敬请口中留情为荷。

 

观点争鸣时,请把批评的武器对准对方的观点,不要对准对方的道德和人身。过错有两种:道德过错和思想过错。群友之间,重在思想交流讨论,异议批评的目的是为了明理,应该紧紧围绕着理义进行,既没必要管对方动机如何,也没必要管对方道德问题。记住恕道的重要,守住自己的本分,不要管得太宽。

 

不少人惯于把网友群友当成子弟和弟子,道德上关怀备至,动辄耳提面命,非礼也。网友群友介乎朋友和陌生人之间,思想有共鸣则可引以为友,差异太大则不妨视为陌生人。朋友有过,可以三谏;陌生人有过,连一谏都是多余。如果有人太胡闹,提醒群主处理既可。这是对群主的尊重,也是自重。

 

借用孟子的话说,今有门生弟子犯错误,教之,虽疾言厉色训之,可也。陌生人犯错误者,疾言厉色而往训之,则惑也,虽闭目可也。

 

思想观念问题最难勉强,即使父子师生也难以勉强,父不能勉强子,师不能勉强生,遑论兄弟朋友,更遑论其他人。故思想问题只能说服,不能压服。

 

大多数人思想的成长、成熟都有一个过程,我也一样。自由派时期,我对儒家也不乏异议,后来深入学习,方悟此前之非。此前若有儒者批评我,我必心口皆不服;谁若试图用什么东西压服我,我必奋起而反抗!将心比心,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故思想问题,除了官场可以纪律解决,其它领域理当思想解决,任何时候都不允许法律解决。这是文明原则,也是我的一贯主张。

 

另请注意,发言的时候,请集中表达自己的观点,不要零零碎碎,也不要重复啰嗦,更不要争强好胜。是非对错,厅友们自有判断。争强好胜登不了大雅之堂也。

 

《呻吟语》说:“世有十态,君子免焉:无武人之态(粗豪),无妇人之态(柔懦),无儿女之态(娇稚),无市井之态(贪鄙),无俗子之态(庸陋),无荡子之态(儇佻),无伶优之态(滑稽),无闾阎之态(村野),无堂下人之态(局迫),无婢子之态(卑谄),无侦谍之态(诡暗),无商贾之态(炫售)。”

 

我以为,粗豪、滑稽、村野三态,不妨从宽。其它七态,全免为宜。

 

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易经系辞上》)

 

尽管厅友们大多无位,非高位,我还是希望大家自尊自重,以君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互联网时代,群中发言,听众不限于一群之中;即使无位,影响也可及千里之外。话语观点如何,直接关乎自己的道义形象乃至荣辱祸福,切莫等闲视之。

 

二十几年来,耳闻目睹无数观点争论,始于堂堂之阵正正之旗,终于盗言娼语一地鸡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都试图说服对方。结果大多是服人无方,树敌有术,自败形象,得不偿失。当局者上火,旁观者齿冷。

 

只要是正理,说出来自有意义。对方不懂,有旁观者,一时无人懂,天下很大,后世很长,总有人懂,何必急于一时。只要是正理,别人反对是别人的问题,别人的损失,何必急动自心。有德者通达世道人心,自然雍容大方。

 

论道须有彬彬揖让的大人气象。大道在野,则野老三五论于月白风清之草堂;在朝,则圣王三公论于高贵典雅之大堂。无论在朝在野,论道的时候,都应该彬彬有礼,翩翩有风度。欲论道,欲让儒家将来有机会登大雅之堂,传仁义之道,此不可不知也。

 

如何争鸣思想和对待异议,最容易体现一个人的修养,包括理义修养和礼仪修养。《宋史》记载:“王安石执政,议更法令,中外皆不以为便,言者攻之甚力。颢被旨赴中堂议事,安石方怒言者,厉色待之。颢徐曰:天下事非一家私议,愿平气以听。安石为之愧屈。”(《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六道学一》)仅此一事可见程颢先生修养高于王安石。当然王安石能够为之愧屈,也是有一定修养的。

 

在东海客厅,龙在野、于野两位给我印象颇深。于野一面之交,在野至今未曾相见,但网络交往更久。两位网名中都有一个野字,思想也比较接近,发言论理同样文质彬彬,高见卓识常深得我心。二野堪称优秀厅友,值得诸君致敬学习。

 

经常转发一些海内外批评异议我的文字到客厅来,一方面是备案,一方面也是希望厅友们向我学习,宽敞心胸,正确对待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世俗心态,好誉忌谤。殊不知,谤誉皆可喜,关键是自己。只要做好自己,谤满天下亦可喜,人不知吾上有天;自己德才不行,誉满天下亦徒劳,赞誉越多,后患越重。有名无实,虚名最易招实祸也。

 

重申:思想舆论市场,应遵循两条原则:一是言论自由,任何观点都有表达权;二是人人平等,道理最大。东海客厅理当落实这两条。即使商韩马列,有缘进入客厅,都可以畅所欲言,而且与东海完全平等,谁有道理、谁更有理就听谁的。相互不服,也没关系,付诸天下后世之公论。

 

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责任编辑:看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