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载道之器和江海之量 ——东海客厅论君子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12-06 12:49:59
标签:江海之量、载道之器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载道之器和江海之量

——东海客厅论君子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十月十四日庚午

          耶稣2021年11月18日

 

君子能不能受委屈?既能又不能。

 

首先,君子人是人类中最能忍受苦难屈辱的。对于现实的压迫、生活的困难、亲友的误会、民众的轻侮等等,心耳无不顺,顺其自然而已。

 

但是,君子屈己不屈人,更不屈道,见不得政治无道、社会不公,见不得世人受苦受难受冤,见不得大道真理受委屈。论及道理和政治,一秉至公,无论面对什么庞然大物,也不敢有丝毫动摇、退让和容忍。越是碰不得的东西越要去碰一碰!

 

君子能不能受委屈,与能不能忍辱密切相关。

 

士可杀不可辱,圣贤君子不可侮,这是对世人特别是政治人物的一种道德要求。同时,不侮辱他人,更不侮君士君子,又是一种道德自律和礼仪修养。但是,请注意,就君子自身而言,又是最能受侮忍辱的。

 

佛教强调忍辱功夫。佛教忍辱,是指能够忍受他人的嫉妒、瞋恨、障碍乃至殴打伤害。儒家以直报怨,并不一味忍辱,但对于世人的嫉恨、歧视、侮辱和误会,则不妨一笑了之。这是不忍而忍,因为不需要忍,根本不是个事,完全不值得计较。在非正常社会,要成为君子,就难免遇到种种艰险魔难,歧视误会算得了什么呢。如果一点点委屈都受不了,那趁早打退堂鼓为好,退回母胎最好。

 

2008年东海自题《大良知学纲要》曰:十年风雨不寻常,不赶潮流气自昂。魔难几经成铁汉,士心一立胜金刚。士之大者为君子,士心者,君子之志也。金刚者,永不毁坏,永不本色,可以承受一切艰难险阻挫折打击!

 

无魔不成佛,有难始成仁。佛教言,一个人在成佛前有四重魔障,即受到阴魔、烦恼魔、死魔、天魔等四种魔的障碍。东海曰,一个人要成仁,也需要接受种种考验,通过种种难关。难关很多,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四:利益关,名望关,恐惧关,懈惰关。

 

欲成仁,首先必须把仁义放在第一位,摆脱利益诱惑,超越一己私利。有些人不难忍穷,不能忍辱,不能忍受世俗的误会、轻蔑和侮辱,就过不了名望关。有些人能忍辱,浩气不足,面对邪恶,怯懦退缩,就过不了恐惧关。

 

有些人大勇无畏,威武不屈,但时间一久,心生懈怠。孔子批评冉求说:“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力不足而废于中途,信心不足而画地为牢,都是懈惰的表现,这就难过懈惰关。四关是四个最大的障碍,可称为成仁四关,能够忍辱就是其中一大要求。若能一一四关,自能勇猛精进,直到义理通达,功夫成熟,确立大本,悠游仁宅,三月不违乃至终身不违。

 

君子受侮,必自反焉。孟子有三自反论:“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对人有礼而别人不能以礼相待,就要反思自己敬意够不够,礼仪表现是否有形无质、沦为形式。

 

如果自己无礼,就更要自反了。“有人于此,其待我以横逆,则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仁也,必无礼也,此物奚宜至哉?其自反而仁矣,自反而有礼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必自反也:我必不忠。自反而忠矣,其横逆由是也,君子曰:此亦妄人也已矣。如此则与禽兽奚择哉,于禽兽又何难焉?”

 

如果自反没问题,自反而仁而忠而有礼,依然遭到横逆无礼的对待,那就证明对方是个妄人和禽兽化的人,那就不值得责难了。这是君子的风范和尊严表现。

 

厚德载物,大德载道。大德意味着大格局大气象大心量,这才是载道之器,传道弘道行道都有赖于此。伊川先生言:“人有斗莦之量者,有钟鼎之量者,有江河之量者,有天地之量者。斗莦之量者,固不足算;若江河之量者,亦已大矣,然满则溢也;惟天地之量者,无得而损益。苟非圣人,孰能当之!”(《二程集》)

 

圣人天地之量,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大不易及。但儒者应有江河之量,至少要有钟鼎味,绝对不能斗莦化。斗莦之量,识浅量小,小是小非,无穷计较,离儒家、离君子远矣。无德无智鼠肚鸡肠者,载不动半点道,就像李清照的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一样。

 

一个君子群,即使没有群规没有管理,大家同样可以和谐相处,和平共处。论道争理,当然无妨严厉,吾批蒋庆就很严厉。但君子之间无论怎样严厉和激烈,不至于像小人集团和垃圾群那样,鸡零狗碎,牛溲马勃,东长西短,小是小非,吵闹不休。如果有人不求上进,自甘为小,就不适合这里。

 

东海客厅有禁止人身攻击这一条,我建议适当放宽。因为何谓“人身攻击”,定义宽泛,很容易上纲上线。比如犬儒一词,褒贬就不易辨。原有褒义,后成贬义,虽然贬义,又不严重,与“犬奴”有别。我觉得,只要双方不是怀有明显的敌视、侮辱的恶意,污言秽语有碍观瞻,不妨从宽处理,任其自然。就像大人看儿戏,含笑旁观可也。相信有缘入本群者,不至于小题大做,过度胡闹而自降身份。

 

事和理无穷无尽,有的值得认真,值得计较,有的不值得。别人对自己无礼,就是最不值得计较的事,最没有计较的价值。东海不许儒生和厅友们对他人无礼,但不在乎别人对自己无礼。只要不麻烦我,不影响我的生活和事业,一般人怎么无礼都无妨。那是横逆之徒的错误乃至不幸,与吾何干哉。

 

陆续有儒生和旧雨新朋表示,在外人面前如何如何维护东海。特此强调,一般情况下,不维护才是对我最好的维护。郑人讥孔子“累累若丧家之狗”,其侮辱性不会低于“犬儒”之讥。不闻子贡与郑人计较,只是以实告孔子而已,孔子则欣然而笑。这才是儒门应有的风范,豁达宽宏,天空海阔,谤誉无动。

 

当时孔子与弟子们走失,子贡向郑人打听而找到孔子,所以顺便转告郑人之讥。否则,我想连转告都是多余。当然,若是当权派和大人物诋毁孔子,子贡挺身而出为夫子辩护,就是有必要的。

 

对于批评异议,更是特别欢迎,无论善意恶意都欢迎。注意,理论寸步不让,是坚持真理正义,可不是有错不认。无论思想道德过错,一旦发现,自当及时修正。如果有人指出来,无论其意愿和态度如何,客观上都有助于自己过而改之。即使对方居心不良态度不佳,或者无中生有无限上纲,也不要紧,无则加勉。

 

东海当年儒佛道兼修又崇尚西学西制,后来陆续发现,佛道西学相比儒家都有所不足,乃毅然皈儒。那就是一种自我修正。庆幸自己终于觉悟,遗憾自己觉悟得晚。如果当年有大儒及时批评提厮,或可令吾早日回家。

 

印象深刻的是,当年芦笛先生连篇累牍的讥儒批吾,对吾进一步深入儒经和归本于儒颇有刺激作用。对方批得越猛,吾越发现儒家和孔子的正确伟大。批评异议之作用大矣哉。至今忆及芦笛先生,满满都是谢意。归儒以来,特别欢迎批评异议,这是原因之一。对于道德和思想的成长,有时批评比赞美更重要更有意义。

 

思想上吾批评起他人来,也往往毫不客气。卫道寸土不让,论理寸步不让,这是东海一以贯之的臭脾气。无论对谁都一样。别说晚辈同辈,前辈也一样;别说一般前辈,有恩于吾的老前辈也一样。

 

论及道德政治大理,吾必真言直发,畅所欲言。虽然不愿得罪,却也不怕得罪,无论对方多么德高望重或位高权重,无论自己因此丧失多少一时利益或机遇。思想市场来不得丝毫客气,理论问题实事求是才是王道,天大地大,道理最大。

 

多次有人笑吾气大好斗,门户之见。苦笑无语。世人但见吾气大,不知吾大器。吾千磨百折、历尽艰险豁出性命而做出来的学问,明起来的道理,是吾大半辈子心血,,岂能为区区门户所拘,岂能拿来与人争一日之长,斗一时之气。

 

孔子说:“知我者其天乎?”孟子言:“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千古同概。更可悲的是,配与吾一辩者,天下寥寥。道及高处万古香,可惜绝大多数学者包括儒者,听之不懂,闻之不到,看之无物,茫如坠烟雾,遑论辩论。

 

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