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仁本主义救中国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0-21 11:10:16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仁本主义救中国

作者:余东海

来源:(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 2014年10月21日

时间:甲午年九月廿八

           西历2014年10月21日


 

中国早已不是中国。顾炎武说:“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这里就是最佳典型。文明不存,道德沦丧,人变得像野兽一样,人不人,人吃人。在这里,有太多的颠倒,太多的名与实是乖违,例如,名为公仆实为老爷和公害,名为立党为公实为结党营私,名为站起来实为跪下去,名为红十字实为黑狮子,名为为人民服务实为为特权为人民币服务……

 

 最可怕的颠倒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颠倒。唯物主义成了意识形态的核心,物质第一性的世界观,导出了肉体第一性的生命观和物质第一位的价值观,物质第一位又发展为权力第一位和利益第一位,导致政治观、道德观、荣辱观一切颠倒。

 

中国成了马邦,中国人成了唯物人和马邦人。马邦人的总特征是唯物化和非人化,主要生活于中国大陆。人一旦非人化,其可笑、可怜、可恶、可怕的程度超乎想象,超乎虎豹豺狼、妖魔鬼怪等一切非人的东西。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天下之兴亡决定于道德之存亡。道德的重建,包括政治、社会、家庭和每个人道德的重建,有赖于儒学的复兴。在古今中外所有学派中,儒学对道德的证悟最为准确中正圆满,抓住了宇宙生命的本质,抓住了道德这头大象的全体,那就是仁性。

 

儒学以仁为本,可以称为仁本主义,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最为正确,是唯物主义体系及一切歪理邪说最好的照妖镜。反腐打黑,惩罪罚恶,是政治上替天行道;以仁本主义观点和方法批判马哲毛思,是文化上替天行道,也是弘扬正义、重建中华的前提。

 

仁本主义是对治唯物主义各种疾病的最佳之药。仁本主义救中国,从救中国人的道德人格开始。仁是道德第一原则和人格的基本元素。儒学即仁学,是一种人格主义哲学,最善于培养、建立和健全君子人格。

 

 仁者即君子人,《论语》即君子之学。君子一词在书中共出现107次,这些言论涉及君子人格的界定、培养、表现及与小人的差别等。《论语》中的君子,偶尔以位论,主要以德论。“君子怀德”,德是君子的主要特征。

 

 于言行关系,君子言行一致,特别重视践履功夫;于义利关系,君子先义后利,道义挂帅;于人际关系,君子讲究仁恕,追求和谐。君子在注重自立自达、尽己之性、自我成就的同时,还致力于立人达人、尽人之性和尽物之性。对君子来说,格致诚正修齐治平,都是明明德、致良知的方式。

 

因此,君子要主动肩起文化责任、家庭责任和社会政治责任,亲亲仁民爱物,仁爱无止无涯,境界无限广大。

 

《宪问篇》载: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君子先修己后安人,以安百姓为最高政治追求。安百姓,即横渠四句中的“为生民立命”,境界很高,故孔子说尧舜也不一定做到了。

 

以直置诸枉,能使枉者直;草上之风必偃。君子居上位,下面小人也会君子化,政治和社会将逐步文明化。

 

政治社会恶化“非一朝一夕之故”,是渐变而成的。要改良政治和社会,必须从根本上下手。这个根本,就是《论语》的核心宗旨:人格塑造和道德建设,包括政治道德的建设,这是道德政治的前提和制度文明的基础。

 

仁者,人也,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儒家,尊儒就要尊重每一个人;仁者爱人,尊儒就要有仁爱之心,亲亲仁民爱物;儒家亲民重民,强调敬天保民、顺天应人和以民为本,政治上尊儒,就要从制度上落实民本原则。孟子说:“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政治上民本位的明确表述。

 

 因此,仁本主义是对治国家主义的良药。国家应该是以民为本,而不是人民以国为本。建立国家是为了更好地庇护人民,维护主权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人权,就像建造爱护房屋,是为人遮风挡雨、让人安居乐业。如果以房为本,强调房权高于人权,以爱不爱房屋作为最高道德标准,那就荒唐了。爱国主义就是如此荒唐,其它民族主义、社会主义等集体主义都一样荒唐,都是通达极权主义的捷径。

 

 集体主义政治也会强调爱民和群众路线,但必须明白,集体主义话语体系中的人民群众,不是保卫的主体,而是利用的对象。这是事实之实然,也是集体主义逻辑之必然。集体主义一定是把国家、民族、社会等集体放在第一位的,在神圣的集体面前,人民和人权只能靠边站。集体主义走群众路线的时候,也是亟需利用群众或需要炮灰的时候。

 

 五四启蒙派认为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是好东西,虽无择法之眼,毕竟情有可原;经过大半个世纪的实践,包括前三十年的马列原教旨实践和后三十年的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付出了空前沉重的代价之后,启蒙派和某些儒家依然认为社会主义是好东西,仍然衷心拥护之,或认贼作父地高呼“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或指鹿为马地说“西欧是最成功的社会主义”。东海对此只有深深的叹息。

 

把北欧诸国说成社会主义,是一大政治误会和学术混说。在北欧诸国和所有民主国家,自由主义拥有宪位,其它各种主义,包括新马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属于下位法,任何党派执政,都必须遵守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观和制度设置。在此前提下,才有或偏左或偏右、或重个人或重社会的自由。

 

仁本主义也可以称为仁道主义。仁道主义强调和追求公道,仁是公之体,公是仁之用。仁道落实于于政治,就是公道。“三无私”的三王之德,体现了政治道德之公。《礼记·孔子闲居》记载:

 

“子夏曰:三王之德,参于天地,敢问何如斯可谓参于天地矣?孔子曰:奉三无私以劳天下。 子夏曰:敢问何谓三无私?孔子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奉斯三者以劳天下,此之谓三无私。”

 

三无私,象天地日月那样无私。三王之德之所以参于天地,是因为他们能够奉行“三无私”的精神服务于天下苍生。

 

社会公正,法律公平,制度公中,都是政治公道题中应有之义。公天下则是制度之公的最高境界。《礼记·礼运》描述原始大同时代的盛况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云。

 

天下为公与万物之仁具有本质上的一致性。程颐说:“仁之道,要只消一个公字。公只是仁之理,不可将公便唤作仁。公而以人体之,故为仁。只为公则物我兼照,故仁,所以能恕,所以能爱。恕则仁之施,爱则仁之用也。”(《二程遗书》卷十五)

 

 有人说:只有宪政才能救中国;东海说: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宪政。反掉了儒家,就从根本上反掉了道德和政治之公,那样的的社会,比没有儒家的社会更加丛林化,儒家宪政固然无法建设,西式宪政同样建设不起来。

 

由于马家文化、政治和制度大半个世纪的毒化,中国作为一个文明体已经病入膏肓。一个社会邪说泛滥、恶物充斥,必然沦为邪恶之林,一切良制良法良风良俗就丧失了立足之地。仁本主义救中国,复兴儒家,重续道统,是拯救中国、重建中华惟一的途径和方法。希望越来越多的有志有智有识之士,加入到救族救民和自救的队伍中来,把自己推上中正光明的人生之路,把中国推上仁本主义的希望之路。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