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道德蒙昧是最大的愚昧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2-27 19:17:47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道德蒙昧是最大的愚昧

作者:余东海

来源:原载于 于《南华早报中文网》

时间:甲午年十月初八

      西历2014日11月29日

 

 

 

知识是通往智慧的桥梁,智慧是升级道德的天梯。知识智慧道德相辅相成,步步高升。缺知会影响智慧的开发,缺智会影响道德的提升,缺知是导致愚昧一大原因。知识的种类很多,概乎言之有二:自然知识、人文知识和道德知识。

 

道德是文化的核心,道德知识对于人类特别重要。《大学》八条目,将“格物致知”放在最前面,以之为其它条目的前提和基础,原因就在这里。没有正确的道德知识,就无法“诚意正心”,更谈不上修齐治平了。不明道德常识,必然导致道德愚昧,这是最大的愚昧,后患最深重,后果最严重。

 

愚昧者,轻则缺乏知人之明和择法之眼,善恶不明,是非不分,迷迷糊糊,混混沌沌;重则完全黑白颠倒,以正为邪,以邪为正,认贼作父,认父作贼,犯罪造业还自以为建功立业。反孔反儒,赞美秦始皇,拥护集体主义,就是正邪颠倒的典型性症状。

 

又如,一些人已知阶级斗争为纲的悖谬,不知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样错误,是典型的经济主义和不务正业。在极权主义文化制度框架中,经济主义必然流于与民争利。政者正也,为政以德,《大禹谟》说“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正德才是第一重要的。不能正政治之德,良制良法就建不起来,利物之用的科技和厚民之生的经济,就得不到正常健康的发展。

 

各种外道提供的道德知识都是错误的,都会对人的德智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外道有两层含义,一指心外求法的学说,二指外乎儒家中道的学说。外道可分为良性和恶性两大类。良性外道对人的德智伤害轻,只要在儒家文化政治框架下,有良好的导向和礼法的约束,它们弊少利多,不无裨益。

 

恶性外道就是歪理邪说,对德智伤害特别重大。当然不可剥夺它们的言论权,但更不能任其泛滥。歪理邪说的泛滥,必然成灾,如果与权力和暴力结合在一起,

 

就会形成暴政或恶制,危害天下。如秦时的商韩法家,汉末的五斗米教,元末的弥勒教白莲教(附佛邪教),清朝的拜上帝教,现代西夷纳粹和北狄马列,都制造了深重的人道灾难。因此对于各种歪理邪说,必须予以严厉批判,尽量消除其恶劣影响。

 

南华早报中文网刊文说:

 

“中共一直倡导利他主义价值观,从雷锋到当地好人好事,政府全力开动宣传机器,歌颂为人民服务的无私英雄事迹。同时,政府也将某些公民美德宣扬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友善待人。但尽管政府如此宣传,大多数人却无动于衷。这种矛盾之处,或许可以用上世纪初作家胡适的见解来解释: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而大谈道德,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莫乃昂:《中国人,该怎么幸福起来?》)

 

这段话就充满了道德常识的错误,概乎言之有三。

 

首先,认中共倡导的价值观为利他主义,是一大误会。唯物主义世界观只能导出物质主义价值观,与利益主义利己主义水乳交融,与利他主义格格不入。其所谓的利他主义必须加上括号,或者加上特点定语字,如伪利他主义,马家特色的利他主义,与墨家建立在天帝信仰之上的利他主义截然不同。

 

特色利他主义有两大特色:一是对外,只用来要求衡量责备外人,号令天下,并不用来要求自己。在现实中,“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口号必然演变成“毫不利人专门利己”。二是无根。唯物主义以物为本,为第一性,所谓的利他主义缺乏内在根基,既容易虚伪化,又最适合极权主义利用。

 

注意,墨家“摩顶至踵以利天下”,其利他主义是真诚地付诸于实践的,但并不正确,不是正德。因为利己利他都是良知本性的作用,该利己时利己,该利他时利他,利己不许损人,利他就是利己。利己利他,因地制宜,缺一不可,都不允许主义化和本位化。

 

其次,雷锋或许做过一些好事,但他不是好人。雷锋事迹破绽多。许多事迹充满编造痕迹,一些事迹有反科学、反常识之嫌。

 

雷锋精神非正常。雷锋的忠是无条件、不分青红皂白的愚忠。他和毛氏的“政治互粉”,对当时和后来的个人崇拜之风起了重大推动作用。儒家也主张忠君爱国,但有前提,君是有道之君,君命合乎道和理,故儒家强调从道不从君。当君偏离了道,就要予以劝谏纠正,不行就要辞职或更换君主,甚至诛杀和革命。即使是军人,军令之上还有良知的命令。忠于良知真理才是真正的忠诚。

 

雷锋思想不正确。雷锋说过一句名言:“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是似是而非的说法,在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必然助纣为虐。一个人一旦被打上阶级敌人的标签,就会受到残酷无情的对待。

 

儒家相反,仁者爱人,仁爱的对象是一切人。即使对罪犯,也深怀怜悯之情。《论语》记载,阳肤被孟孙氏任命为典狱官,向曾子请示。曾子说:“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曾子告戒阳肤,如查得当事人犯罪事实,当加之以哀愍,勿以明察自喜。此言一片仁心,最为可贵。

 

雷锋事迹、思想和精神都存在严重问题,经不起认真的追问、考察和推敲,属于非正常社会所产的怪胎。雷锋的倒掉,是道德逻辑、历史逻辑的必然。任何假冒伪劣和违反道德原则的东西,纵然侥幸巍然一时,终将被道德和历史反掉。

 

社会需要道德模范,但必须是真正的。只有真,才有产生感人的力量;只有正,才能发挥正面的作用。与雷锋形成鲜明的对比,儒家历代圣贤,百推不倒,历劫又新,因为他们的模范形象建立在事迹真实、思想正确、道德中正的基础上。

 

第三,莫乃昂先生引用的胡适那段话错乱不堪。原话是:“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高尚,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一个伪君子遍地的肮脏国家。”

 

道德必然也必须体现为一定的规则。把规则与道德对立起来,暴露的是言者的道德无知。一个肮脏的国家怎么可能“人人讲规则”?一个干净的国家又怎么会“人人都不讲规则”?如果连基本规则都不讲,又有什么资格大谈道德高尚?莫名其妙!胡适人品比鲁迅好,思想比鲁迅高明,但于中华文化同样浅尝辄止,不学无术,缺乏正知正见。

 

正知正见建立在正确的三观基础上,而三观中,世界观又是基础之基础。这里的丝毫偏差,都会导致人生观价值观的错误。关于儒家的世界观及生命观,详见东海《仁本主义世界观》一文。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