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5-04-13 16:46:05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首发于南华早报中文网2015年4月4日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二月廿二日丙辰

           耶稣2015年4月10日

 


或说:“政治不讲道德,不讲正义,不讲诚信,不讲手段,政治斗争只讲成败,成则王侯败则寇。”这个观点颇为流行,完全错误。

 

人道政为大。政治是关乎众人祸福、国家兴衰和天下兴亡,是人道和人类社会第一重要的大事。个人不讲诚信,影响有限;政治不择手段,后果不堪设想,社会必然缺德,制度法律经济教育各个领域必然问题重重,不断恶化。

 

政治必须讲道德,讲正义,首先领导阶级和官员必须有道德,是正人,能够坚持正义。《论语为政篇》记载,孔子说:“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直即正人君子,枉即邪人小人。举直错诸枉,政治正常化,德位相称,君子在位,以德服人,民众自然心服,社会才能和谐。

 

举枉错诸直,就是政治反常,瓦釜雷鸣,君子落魄,小人得志,就是逆淘汰,自然民众不服,社会不稳。这是民之常情,政之常理。

 

举枉错诸直,不仅民不服,更是为虎添翼,率兽食人。《韩诗外传》记载了孔子一段话,强调君主及有司选用人才要特别慎重,勿用不肖之人。孔子说:“士不信悫而又多知,譬之豺狼与,其难以身近也。《周书》曰:“无为虎傅翼,将飞入邑,择人而食。夫置不肖之人於位,是为虎傅翼也。不亦殆乎?”

 

《论语颜渊篇》记载,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尚书君牙篇》有句类似的话:“尔身克正,罔敢弗正。”

 

《孟子》说:“人不足与适也,政不足间也。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

 

“惟大人为能格君心之非”,意谓只有大人才能纠正君主的思想错误。大人,大在思想更大在人格,大在智慧更大在道德,故大人之言比较有力和有效。东海接着孟子的话说:唯正人能复政治之正,唯君子能发理想之光,唯豪杰能建制度之良,唯儒家能成王道之盛。

 

《大戴礼记王言篇》说:“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则何物不正?是故君先立于仁,则大夫忠而士信、民敦、工璞、商悫、女憧、妇空空,七者教之志也。”表,表率。璞通朴。悫,诚实不欺。憧,无知貌。空空,无识貌。

 

政是正己以正人。政治的政字,由正与文组成。正,公正,中正,正义,正道;文,文雅,文化,文明。文明之治必是正治,正常有序,正义为本,正人在位,公正公平。《尚书·洪范》说:“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 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公平正直是王道政治的最大特征。

 

或说“政是正攵,不是文。九經字樣作攴,今依石經作攵,與文別。”其实这不影响东海的解释。《诗·大雅·皇矣》曰:“其政不获”,释文:“政,政教也。” 政与文教、教化密切相关。政与教皆有攴。《说文解字》:攴,小击也。“攴”是执以教导人者,有“正人”意,可以引申为教化、文化的意思。

 

对某些文字的解释别出心裁是儒家习惯。就像王,甲骨文为斧钺形,斧钺为礼器,象征王者权威。此象形;本作“士”指独立任事者,加一横表示在“士”之上,即最高统治者,此会意。董仲舒之解最有外王特色:“古之造字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贯三为王。”

 

诚信是道德的基本要求。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政治无信,更加不可。《中庸》以诚为天道,以“诚之”为人道,人道政为大,天子无戏言,政治无戏言。兵不厌诈或许可以,政治绝对不能欺诈。

 

其实,春秋之前,兵亦不诈,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王师征伐,堂堂之阵,正正之旗。《逸周书》中武称、大武、大明武、小明武、柔武、大开武、小开武、武顺、武穆、和寤、武寤、克殷、世俘等等十多篇,都是讨论用武的。《柔武》云:

 

“故必以德为本,以义为术,以信为动,以成(诚)为新,以决为计,以节为胜。务在审时,纪纲为序……胜国若化,不动金鼓,善战不斗,故曰柔武,四方无拂,奄有天下。”

 

“以德为本,以义为术,以信为动,以成(诚)为新,以决为计,以节为胜。”这就是王道政府的用武原则。

 

宋襄公与楚决战于泓水时说:“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左传僖公二十二年,二十三年》)不重伤,不禽二毛,不以阻隘,不鼓不成列。这些都是三代遗风。古人用兵打仗,都是如此堂堂正正,君子风范。

 

反掉儒家之后,政治越来越缺德,越来越欺诈暴力。治国如用兵,治民如对敌,甚至古人对待敌兵尚且不忍的手段和阴谋,被用来对待国民,于是,对开头的观点,人们已经见怪不怪。殊不知这个观点极其邪恶,信奉这个观点的必是恶人恶势力,这种人物和势力,纵然成功也是寇。这个观点能够流行、这种人物和势力能够成功的社会,必是丛林化的,而且会越来越恶化。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