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马英九先生的优点和不足——并给马先生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4-10 17:22:37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马英九先生的优点和不足——并给马先生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三月初四日壬戌

           耶稣2016年4月10日


 

一、马先生的优点

 

马英九先生的优点和不足都很明显。

 

先讲马先生的优点。马先生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深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影响,颇有儒家修养。他原来台北市长办公室悬挂的对联“黄金非宝书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就是马英九的祖父马立安题写。

 

一位东海的忘年交与其父马鹤凌老先生交好。据他介绍,马老多才多艺,对诗词书画都有一定研究和造诣,对儒家思想更是情有独钟。自称常向子女从小灌输忠孝节义及春秋大义等儒家思想,常以湖南名人曾国藩家书中的两句话训勉儿子:“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

 

在父亲引导下,马先生从小熟读四书五经以及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左传等,其言行中,颇能体现家学的渊源和儒家风范。马先生说:“行有行规,每一行都要尊守行规,绝对不碰财与色,是政治行规。”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马鹤凌老生前颇有政治思想和理想:“主张我两岸政要正视汉满融合、中蒙并存史实,在国内化独渐统,团结合作,全面振兴;在国际化敌为友,协和欧美,共进大同。十二年来,锲而不舍,反覆论证弘扬,已见成效。此乃天下国家必由是而治之大道,继续努力,必能救国救世。”(马鹤凌遗嘱)

 

这些思想和理想对马英九先生应有深刻影响。马先生在纪念中华民国建国100周年的元旦讲话中,表示要让中华民国“要做中华文化的领航者。”东海嵌名联曰:有志休愁英士少,但悲不见九州同。特借英九二字为联,以浇自家块垒。

 

要真正领航中华文化,要在台湾化独渐统,全面振兴;在国际协和欧美,共进大同,仅仅有志是不够的,还需要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和指导。台湾如何在这个时代全面复兴中华文化,有待于马先生及其同党作出深入思考和英勇决策。

 

二、马先生的不足

 

马先生虽然很多优点,能够尊孔尊儒,但政治上尊重度还不够高,自己也未能建立中道修养。

 

有传言称他为基督徒。对此,他公开表明自己没有特别的宗教信仰,马英九办公室还曾发新闻稿澄清,强调马英九不是基督徒也不是天主教徒。没有宗教信仰是好事,没有中道信仰则不好,为人为政不能“允执厥中”,政治格局就大不起来,道德境界就高不上去。

 

马先生说过:“仁政与王道是中华文化的精髓。”然而,仁政王道仅是儒家外王追求,而心性学即内圣学,更是儒家精髓的精髓,也是实践外王的内在驱动。仁性中道,可以信解行证。未必都能理解、笃行和证悟,但作为中华政治家,信仰中道是理所当然的。

 

台湾政治社会,有一定的儒味,但也很有限,国民党和台湾政府领导层,表现出来的文化水准、道德觉悟、政治品位、思想境界都很有限,有必要进一步儒化。2010年1月,东海作文《给马英九先生及中国国民党几个小指标》,希望他利用自己的权位优势和有利条件努力儒化台湾,并提出了几个硬指标:

 

吸收儒者进入领导集团;

 

推动文化界形成一个优秀的儒家团队;

 

开办儒家大学,立四书五经博士;

 

提升儒学为第一学科,将儒经被列为大中小学校必读书;

 

建设儒家电视台、出版社、宣讲团及各种传播机构;

 

鼓励民间建设各地孔庙,作为学习弘扬儒学和各地儒生聚会交流的道场……

 

我认为,只有达到上述指标,台湾才具备“中华文化的领航者”的基本资格,才有望逐步把政治推上王道。除了领导人自己要有相当的道德内存,还有赖于儒家群体共襄和力助。古人云,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发现君子儒并尊之为师,是儒化政治、儒化社会、实践王道的重要文化保证。

 

但是,东海之声估计入不了马先生之耳,即使听到了,未必听得进去;即使听进去了,也会视为不合实际的书生迂谈。当年马先生竞选总统成功,东海赋诗志喜,诗曰:休言孤岛僻,日耀九州红。选票扬奇彩,儒门出大雄。民心期一统,王道要三通。先祖有遗愿:相携进大同。后来渐渐发现自己寄望过厚了。

 

三、三民主义的不足

 

马先生的不足,其来有自,与国民党的不足和三民主义的不足密切相关。

 

我说过,指导思想是政治的天花板,决定着政治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说,主体文化品质从根本上决定了政治、制度和法律品质,决定了领导集团所能具备的综合素质和能力。例如,马主义是共产党的天花板,自由主义是西方文明的天花板,三民主义则是国民党的天花板,决定了国民党所能达到的最高高度。

 

三民主义缺乏形上信仰性、道统合法性和道义感召力,不足以立己立人立党立国,不足以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不足以制礼作乐建设王道,不足以真正凝聚人心统一中国,这是民国史早已证明了的。

 

国民党缺乏精气神,缺乏道德精神和理想光芒,综合素质和能力始终高不上去,党魂党格始终高不上去,就是被这块天花板给限制了。

 

三民主义不是民粹主义,却是一种世俗主义,没有批判和抑制民粹主义的文化能力,并且很容易被民粹利用。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本质上属于民粹主义)就是钻了三民主义空子才泛滥成灾的。

 

国党领导抗战,收获了很高的民望,却在短短几个月的“劫收”中民心丧尽。经得起枪林弹雨,经不起金钱财富的考验,可谓败得起,胜不起。败得起,说明它不坏;胜不起,说明它不好,好的程度很有限,充分证明三民主义文化之高度、政治之正义、道德之资源和信仰之力量都非常有限,颇为贫困。

 

国民党在大陆时,民众破坏政治社会秩序的恶性事件司空见惯,政府权轻威少,原因在此;台湾社会台湾主义(台独)、功利主义、犬儒主义风气颇盛,与三民主义脱不了干系。台湾民进党热衷本省外省、民权民生等话题,这是民进党的制胜法宝,也是三民主义有以启之。

 

民权、民生、经济这些问题本身,政府应该关心,必须关心,但不能唯此为大,在维护民权、解决民生的同时,不能放弃文化启蒙、道德教化的责任。政府更重要的职能是树立政治道德,建设政治文明,建立良制良法,即正德正制正法。《大禹谟》说:“正德,利用,厚生,惟和。”这就是政府的职责。

 

《周礼》大宰之职,掌建邦之六典,其中治典、教典、礼典、政典、刑典都属于正德,包括正制正法,唯最后事典才涉及利用厚生,富民政策。“六曰事典,以富邦国,以任百官,以生万民。”意谓使各邦富裕,百官胜任,民众生活、生产无忧。在正德正制方面,国民党政府从陆到台都做得还不够。

 

民众的素质、民意的品质,取决于政治的品格,政治的品格又取决于主体文化的品性。三民主义政治,在大陆,连“道之以政,齐之以刑”都做不到,地痞流氓“自由”到了可以打土豪、分田地的地步;在台湾,也未能“道之以德,齐之以礼”,任凭民粹主义泛滥而一筹莫展。

 

一条海峡把中国隔成两个政治实体。有人说两岸的区别是,“一边牛逼的公民追着官员骂,另一边牛逼的贪官追着人民打。”彼岸高于此岸,固然,但彼岸的高度也很有限,民众颇为无礼。须知民有民的尊严,不容侵犯,故《曲礼》说:“虽负贩者必有尊”;官有官的威严,汉官威仪,不能随意冒犯。“公民追着官员骂”,官德或不足,民德也不高。彼岸的高度就受制于三民主义这块天花板。

 

东海曾将民国定位为中华偏统,其实非常勉强。信仰非道统,思想非儒家,政治非德治,制度非礼制,外不能攘夷,内不能剿匪;上不能敬天,下不能保民。民国之中华味,孙蒋之儒家范,实在颇为淡薄也。君不见,革命成功之后,依然官不官民不民,师不师生不生,家不家国不国,内忧频繁,外患深重,直到日寇大举来犯。

 

日寇固然凶恶,政府也应反思。《易经》说诲盗诲淫,说“负且乘,致寇至。”孟子说“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倒孔反儒,这是最严重的文化自伐、道德自伐呀。孙中山、蒋介石先生虽然对儒家不乏尊重,但面对倒孔反儒的蒙昧主义恶潮,可曾尽到中华领袖的责任?

 

日本高度尊崇中华正统汉唐宋,对以儒立国的中华偏统元明清,也不无尊重---尽管发出过“崖山之后无中国”之叹。日本对元朝一味防守,对明朝有所骚扰,对清朝也虚与委蛇,直到清末才放肆起来,但也不敢孤国深入。到了民国,终于产生取代中国而建“大东亚王道乐土”的野心。若非民国太不堪,日本焉敢猖獗如此?若非中国自弃儒家,另辟三民主义蹊径,日本又怎能窃取王道之名而行侵略之实?当然,王道“耀德不观兵”,绝不允许、绝不可能通过武力去推行。

 

或认为,台湾解严以后就没人提三民主义了。在大陆的失败也是三民主义没有得到真正的贯彻实行。这是不理解“名”的重要性。对三民主义,台湾早已有所超越,但仅仅超越是不够的。一种主义只要占据宪位,其影响就不可小觑。

 

孙中山先生说过,他传承的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的儒家道统。但说归说,其三民主义思想理论和政治实践都有违道统。儒家关心民族民生民权,但任何时候都不会赋予它们主义的资格。儒家除了“性与天道”即仁性与中道,不许任何东西主义化,民族民生民权也不例外。

 

道统不许虚谈。作为领袖,尊崇道统,就必须将道统落实于宪法、政治和制度之中,让宪法成为儒宪,让政治成为德治,让制度成为礼制。一些学者将三民主义视为“道统正传”,把孙蒋当做道统传人,这是孙蒋不可承受之重。对三民主义和孙蒋两位先生过度抬举,实质上是对道统与王道的无知和贬低。

 

道统在上,革命必是儒式的,“以至仁伐至不仁”,顺天应人,革故鼎新,革命品质是非常高。革命成功之后,就要开始礼乐的重建,上尊道统,下开科举。故道统在上,必有王道。王道的政治品质和军事能力都是非常高的,不仅如齐桓晋文尊王攘夷而已。尊王攘夷是霸道,不能重建礼制,但能外攘夷狄,内安民众,故亦值得肯定。

 

四、给马先生和国民党的建议

 

马先生说:“工程可以把一个国家变大,但只有文化才可以把一个国家变伟大。”说得好,然复须知,文化有优劣之别,只有优秀的文化才能把一个国家变伟大。儒家文化又是优中之优,最有资格作为政治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儒家文化“在朝”,国家想不伟大都不行。

 

马先生又说:“即使你有華人的血緣,你不懂中華文化,那你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華人啊!”没错,以儒文化为核心的中华文化,对道德的认知最为高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最为中正,为世界文化最高峰。然而,作为中华民国政治家,仅仅一般懂得还不够,还应深刻领会,并努力付诸于政治制度实践中去,让政治和社会早日儒家化、中华化。

 

蒋介石先生晚年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为国党的民主化提供了一定的道德内力。但复兴的深广度有限,不足以儒化国党,更不足以儒化台湾。台湾需要一次更加深入广泛的儒家复兴运动,全面彻底地儒化并自我转型为儒家党。如果说民主化是第一次新生,国党还需要第二次更高境界的浴火重生。可以分四步走:

 

一转党,从党章中撤除三民主义,更以仁本主义;

 

二定经,以经学为第一学科,实行新科举制;

 

三修宪,确立仁本主义的宪法地位;

 

四制礼,在现行制度基础上汲取传统礼制精华,建设新礼制,即儒家宪政。

 

儒宪有四要项:志于道,以道统为导向;据于德,以道德为基础;依于仁,以仁人(君子群体)为依靠;立于礼,以礼制为支柱,三统合一:政统学统皆唯道统是瞻;三权分立: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

 

主权在民,以民为本,权为民所授;治权在君,以君为纲,权为民所用;教权在儒,以儒为师,民受儒之教。注意,这里的君,不是家天下君主制时代的君,而是指民选领导人,代表政府,民众授权是领导人和政府的合法性的基础来源。

 

进三民主义为仁本主义,进三民宪政为儒家宪政,即中华宪政,对于国民党,此路很艰难,会遭遇很多现实的困扰,但迟早要迈开步子,走起来就有希望,大人就应该知难而上。孔子说过:“人道敏政,地道敏树。夫政也者,蒲庐也。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中庸》)孟子说:

 

“齐人有言曰: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基,不如待时。今时则易然也。夏后殷周之盛,地未有过千者也,而齐有其地矣;鸡鸣狗吠相闻,而达乎四境,而齐有其民矣。地不改辟矣,民不改聚矣,行仁政而王,莫之能御也!且王者之不作,未有疏于此时者也;民之憔悴于虐政,未有甚于此时者也。饥者易为食,渴者易为饮。孔子曰: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传命。当今之时,万乘之国行仁政,民之悦之犹解倒悬也。故事半古之倍之人,功必倍之,惟此时为然。”

 

孟子这段话值得国民党诸公三复。孟子说的是战国之时,但将这段话放在当今,将齐国改为台湾,也颇为合适。

 

或担心,国民党当政时这么做,将大失民心。这个担心缺乏文化含量,颇有鸵鸟精神,似乎当政时一味附顺民意的国民党很得民心似的。

 

顺天应人两项,政治大义存焉,缺一不可。顺天则尊道统,道统高于政统;应人则重民意,治权基于民权。顺天而不能应人,高而无民,亢龙有悔也;应人而不能顺天,有民无道,民粹主义也。三民政治,应人有余,顺天不足,虽非民粹,也不王道。唯有儒家,方能顺天应人,两相辅成。

 

另外,国民党还有必要认真反思历史和反省某些错误的思想观点。兹举一例:孙中山、蒋介石两位领袖高度肯定和赞美洪秀全和太平天国,就非常错误。孙中山称太平天国为“民族革命的代表”,以“洪秀全第二”自许;蒋介石赞:“太平天国之历史为十九世纪在东方第一光荣之历史。”(《增补曾胡兵语录注释》序)

 

一般正人正派人都不会赞美邪教,孙蒋身为领袖,居然把邪教造反作乱抬举为民族革命和光荣事业,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太平天国战史》序中,孙中山将朱元璋与洪秀全相提并论说:“无识者特唱种种谬说,是朱非洪,是盖以成功论豪杰也。”朱与洪,一尊孔一灭儒,一革命一造反,正邪之别彰明昭著,是朱非洪理所当然。这不是“以成功论豪杰”,而是以正邪论英雄。孙中山自己才是正邪不分地谬说。

 

1929年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居然《禁止诬蔑太平天国》,规定:“嗣后如有记述太平史实者,禁止沿用粤贼诸称,而代以太平军或相应之名称。”禁止在一切书籍杂志报刊教材读物上攻击太平天国,将太平天国“正名”为“民族解放运动”。

 

如此压正倡邪,焉能长治久安?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在类似问题和观念上,国民党都有必要本着对历史和未来负责的态度,作出真诚深刻的自我检讨和批判。

 

五、仁本主义提升台湾

 

没有民主自由是不行的,仅有民主自由是不够的,台湾还需要更高的理想之光、信念之光、道义之光的照耀、提升和导向。

 

洪秀柱重弹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老调,其败也宜。要和平统一两岸,马克思主义不可能,三民主义也不可能。未来两岸只能统一于中华文化。前不久的习马会,双方超越历史争议和各自的意识形态而瞩目中华文化,非常正确,只可惜浮光掠影,泛泛而谈,没能深入。

 

习马会令我振奋又不无遗憾,我的评判是:很不错,很不够,务实有余,务虚不足。双方都已高水平发挥,但都没超越总理角色。国际空间、导弹威胁、经济合作、两岸热线和合作等技术和事务层面的具体问题,应由总理和有关部门各司其职。其实,连总理都没必要管得太细。如诸葛丞相,生平误国误己三大误,事必躬亲就是其中之一。

 

至于总统,更应该只抓大事,并将重心放在思想文化上。对于政治来说,指导思想校正和主体文化建设,才是最大的实事,最实的大事。思想失道,制度非礼,导致总统变成总理,总理沦为事务官,这是现代政治一大弊端,缺乏向上一几。

 

总统相当于天子,与三公坐而论道才是正业,在政治上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从具体政务中超脱出来。周武王革命成功后,“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官惟贤,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丧祭,敦信明义,崇德报功”,然后就“垂拱而天下治”。(《尚书武成》)这就是儒家的无为而治。蒋介石先生当年躬亲各种具体政务军务,就有不务正业之嫌,亦致败之一因也。

 

中华文化主要有三家三本:儒家仁本,佛教佛本,道家道本。三家之中,又以仁本主义为核心、主统和代表。这才是两岸所应共同尊奉的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最值得两岸领导人深入细致地研究、探讨和交换意见。

 

汉唐宋元明清都曾以文明强大而冠冕天下,近悦远来,成为东方各国的政治文化宗主国。中华文明的辉煌,非虚语也。这种历史性的辉煌,根源于儒家文化超一流的优秀,儒家的优秀又建基于仁本主义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绝对性正确。仁旗高展,天下归往;义气冲霄,谁与争锋。

 

两岸同仁,同举仁本主义大旗,就是中国一统之日,必掀开中华文明新一轮;天下归仁,同归仁本主义大门,就是全球大同之时,将开启人类文明新纪元。

 

仁本主义提升台湾!

 

仁本主义救度中国!

 

仁本主义统一两岸!

 

仁本主义道援天下!

 

以上意见和建议,借此机会说给马英九先生及国民党高层,希望先生们有机会听到而不至于逆耳。论个人品格,有儒学垫底的马先生与一些西方优秀政治家相比也不逊色。本文有所批评,是本着春秋责备贤者的精神,以更高的文化、政治标准衡量之,供马先生和台湾政治、文化群体参考,希望他们道德上以仁为本,文化上以民为本,希望台湾政文各界涌现越来越多具有“天下一家,中国一人”之觉悟的大人君子,更好地造福台湾,关怀大陆,建设新华,示范天下。

 

2015-11-16余东海于南宁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