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启蒙微论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08-17 21:12:27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启蒙微论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七月十五日辛未

           耶稣2016年8月17日


 

马相伯晚年大发感慨:“我是一条狗,叫了一百年也没叫醒中国人。”这句话受到启蒙派高度赞美。其实马氏和启蒙派都应反身自问:自己觉醒了没有,自己的叫得对不对,好不好,是叫醒还是催眠。

 

叫醒和催眠之别,就是启蒙和蒙启、教育和洗脑之别。关键是内容和思想对不对,好不好,真理性正义性高不高。五四启蒙之所以不行,就是启蒙的思想内容存在种种重大错误。例如,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神本主义、物本主义、性恶主义、制度决定论、民族劣根性论等等,都是不正、不对、不良的东西,都属于思想毒品。注意,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属于民粹主义范畴,既违背中道文化,也背离自由主义。很多西化派民主派,实为民粹派。

 

说五四促使国民觉悟,纯属梦话,错把疯狂看成觉悟了。义和团是愚民暴民的疯狂,五四是知识群体的疯狂,文革是全民登峰造极的超级疯狂。民粹主义是这一系列疯狂最大的思想根源,文革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天衣无缝、空前圆满的结合,启蒙派有意无意充当了民粹主义思想先锋和极权主义文化帮凶。

 

鲁迅劝人要少读甚至不读中国书,东海则劝人要少读甚至不读五四以后的中国书,尤其是启蒙派(包括西化派和苏俄派)的书。开卷无益,往往有害;读书无用,有副作用。从民国到共和国,民德民智愈趋愈下,启蒙派功不可没。知识越多越反常,读书越多越愚昧,根源在此。

 

对于不良思想、学说的危害性,对于批判清算不良学说的重要性,儒家认识特别深刻。孟子说:“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

 

孟子又说:“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诗》云: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无父无君,是周公所膺也。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儒家被打倒,孔孟被驱逐,种种歪理邪说乘虚而入、兴风作浪就是历史逻辑的必然。翻翻五四启蒙派的著作文章,对于百年来灾难深重就毫不奇怪。大量妄言妄语邪知邪见居然被奉为圭臬,那些无知无畏愚蠢不堪的妄人纷纷被尊为大师,可见国人已经普遍丧失了是非之心。无是非之心,非人也。非人化在民国就已经相当严重了,后来只是变本加厉而已。

 

马相伯在早期启蒙派中堪称佼佼者,但其底子是神学,学问无根,学识杂乱。马氏于清同治九年获神学博士衔,加入耶稣会,授司铎神职。马氏于光绪二年因自筹白银2000两救灾遭教会幽禁省过,愤而脱离耶稣会还俗,但仍信仰天主教。马氏同治十三年调任徐汇公学,讲授经史子集。神本主义信徒讲授仁本主义经典,立场和水平可想而知。难怪其众多学生中没有一个懂儒通经的。

 

培养出来的弟子学生也多不伦不类,不土不洋。蔡元培邵力子于右任堪称马氏最优秀的弟子。蔡元培在1912年上任教育总长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通令全国中小学废止读经;邵力子1920年加入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同年加入中共。于右任个人品德不错,最有儒味,但身为民国元勋和高官,在政治上碌碌无为,在其位不谋其政,只算个老好人而已。

 

马氏“叫了一百年”之感慨,让我想起王安石的《读孟尝君传》,特学舌曰:所谓启蒙派,实为蒙昧派,特鸡鸣狗盗之辈耳,岂足以言启蒙?不然,擅中国之强,得一群启蒙派虎啸焉,宜可以雄狮觉醒,反本开新,何至于愈启愈蒙,蒙昧至今,全民如醉?夫鸡鸣狗盗乱叫,此中国人之所以不醒也。2016-8-6余东海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