诲人不厌与厌人不诲——兼谈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余樟法)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0-03-27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儒友曰:公道自在人心。从原则上说是这样,但在现实层面,很多人心障深习重,饱受污染,已无公道可言----有的是歪门邪道。所以,公道有待人兴,人心有待清污。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正是人心最佳的去污剂和“公道”最好的指示灯。

坚持正义、传承真理、维护公道,清理人心和社会的污泥浊水,乃是儒者的份内事。因此,历代大儒都有一种文化自信、道德自尊和责任自任的心理。这种心理在孔孟身上表现的尤为强烈。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这里的文,指的是儒家文化,是道统。孔子确是以文王事业的继承人、以道统继承人自居的。

孟子在他离开齐国最不得意的时候,对他的弟子充虞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由周而来,七百有余岁矣。以其数则过矣;以其时考之则可矣。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孟子-公孙丑》下)

《孟子》最后一章又说:“由尧舜至于汤,五百有余岁。……由汤至于文王,五百有余岁。……由文王至于孔子,五百有余岁。……由孔子而来,至于今,百有余岁。去圣人之世若此其未远也,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无有乎尔,则亦无有乎尔!”(《尽心下》)

遗憾的是,孔孟的这种“天生德于予”自信、“以天下为己任”的自任和“舍我其谁”的自许,常常遭到无知的误读以及恶意的曲解。如有人嘲笑孔孟是牛皮精,是大言欺世的无耻之徒,理由是:“孟子自吹五百年一出的天才,孔子自吹象文王一样伟大,以文王继承人自居以圣人自居…”云云。这般以小人之心度圣人之腹,是儒家的悲哀,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在“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太平世到来之前,小人的比例往往高于君子,尤其是据乱世,“君子道消小人道长”是历史的必然。



清污卫道工作具体如何着手,不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诲人不倦的精神是必须的,但针对具体的人,诲不诲,如何诲,可以看菜吃饭,对“不可与言”者,不必也不宜多言。

佛门广大,不度无缘之人;仁爱无限,不睬“三无”之客。子曰:“唯君子能好人能恶人”,可见君子亦有所恶,仁者爱人不排斥君子恶人----厌恶某些人物。诲人不倦与不屑教诲不矛盾。

宰予曾遭孔子嘲骂为“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但比起某些假洋鬼子们来,比起众多其蠢如猪、其奸似鬼的反儒派,宰予堪称参天之树和黄金之墙了。想起一句名言:“人与人的差别比人与猿的差别还大”(似乎为蒋庆所说)确实如此。某些反儒派虽然被赋予人型,其实完全可以说是动物性生存,是一种愚昧加恶毒的人形物。

对于这些令人厌恶的东西,儒者不妨抱持完全不屑的态度,只要没有遭到现实的骚扰和伤害,个人可以连眼珠子都不转过去。人骂丧家狗,孔子笑道:然哉然哉。如果碰到这些骂儒家为“那些个垃圾东西”的人物,相信孔子就不会笑更不会道然哉然哉了,当然也不会直接予以教诲了。我想,他最可能的反应是不屑一顾,飘然走开。如果是孟子,挥杖而击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我要提醒的是,儒家群体及体制内健康力量应该对各种反儒势力予以一定的警惕,特别是对那些把中西两方的坏处圆满结合于一身的假洋鬼子派。

“改革开放”以来,海龟们所受到的尊崇和重用,就“整体上”来说与他们的实力、素质、贡献和品质是完全不相称的,任他们占据着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的重要位子,只会殃民祸国。二十多年来中国各个领域的种种问题,离不开海龟们的正面误导和负面努力。马家的意识形态地位与某些领域的、局部的“西方中心主义”导向“和谐”并存,构成了当代中国社会的怪状奇观。



民主是好东西,反儒的民主派是否好东西,可就因人而异了。

因关注制度变革,呼吁民主自由,与一些海外留学、工作或已海龟的假洋鬼子包括民主自由人士有过些“远距离接触”,不胜惊讶地发现,他们虽然爱好或者追求民主,但普遍对中华文化极为无知、反感和鄙视。在文化上他们是当代蛮夷,是真正的“反华分子”。

这些人虽常打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招牌,实质上奉行的是利己主义、享乐主义哲学,因此道德修养普遍匮缺,为人行事只问结果不择手段,特别善于、热衷于撒谎造谣,不仅对个人,涉及公共事务照“造”不誤,而且有的谎谣毫无技术含量,连傻子都能一眼看透。国内媒体虽不诚实,终有分寸,而某些海外中文媒体却是毫无底线的。(当然,普遍如此不等于全部如此。海内外少数自由人士与假洋鬼子们不同,相对品质较好,有的对儒家还不无了解、尊重和拥护。)

儒家要警惕的当然不仅仅是假洋鬼子派,只是这些人“假借”和“倚仗”了西方制度及科技的优势来反儒家反中华文化,影响特别恶劣。我们学习西方制度及科技的长处时,必须警惕“西方中心主义”及自由主义的错误导向,它们与马克思主义一样都程度不同地违离了中华文化的中正。

补充一句:当今儒家的遭遇,固然比文革略好,却也是四面受敌。执政党的“马家”立场并无原则性的改变,其尊儒尊的是“马克思主义儒家”。左派右派,马派基(基督)派,歪瓜裂枣,海龟土鳖,立场各异,在反对儒家上则颇为一致。最令人心寒的是被儒家视为辅统的佛道两家,不仅冷眼旁观,还不乏落井下石之举。

在这种情况下,某些学者“警惕儒学成为不容碰撞的意识形态”的惊呼,就显得特别滑稽了。事实恰恰相反,在当今中国,谁都有权对儒家进行各种非理性、非文明、非正常碰撞。

2010-3-12东海老人

【作者授权儒家中国网站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