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天机(组诗)

栏目:诗文游艺
发布时间:2018-04-26 21:52:19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天机(组诗)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三月初十日丁亥

          耶稣2018年4月25日

  

天机

说一声自由满面惭惶

说一声性和天道

满面惭惶

 

为世人惭

为自己惶惶

 

不停地不停地说

说了整个夏天

不能再说了

再不把口关紧

眉毛都要掉光了

 

我已经泄了太多天机

太多历史的消息

翠岩夏末示众云:“一夏以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碧岩录)

 

 

连石头都纷纷患病


连石头都纷纷患病

我不可能太健康

尽管我是这时代最健康的

 

连钢铁也默默流泪

我不可能不忧伤

尽管我是这国度最怡乐的

 

 


我不是剑但能叫凶顽俯首

我不是水但能把世界滋润

我不是火但能将寒冷驱逐

我不是光但能让黑暗远遁

 

我不是炉但能令朽铁熔化

我不是锤但能叫顽石裂迸

我不是月但能使大海潮起

我不是神但能教天地回春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被你们扔掉了

象扔掉垃圾

 

我会重新拣起

一一放到你们手上

你们扔多少次

我就拣多少次

 

直到你们再也扔不出去

直到你们捧起她

就象捧起暌离已久的

情人的脸庞

 

 

仿佛


佛是仿不了的

仿的佛不是佛

可以骗骗愚夫愚妇

骗不了我

 

真佛常说家常

说家常的未必是真佛

真佛行乞洗脚盘腿而坐

行乞洗脚盘腿而坐的

未必是真佛

 

当然

仿佛总比仿别的好

就象附庸风雅

总比附庸别的强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凌空悬着

 

只能把牙关咬紧

把眼珠瞪圆

把手爪足尖攥起

把每一根神经绷紧

如钢似铁

不敢有丝毫松懈

 

如果我声音不够温柔

脸色不够慈祥

礼貌不够周到

姿势不够雅观

请多多包涵

 

我会回到平地的

等到了顶巅之后

但是现在

我只能聚精会神

向上向上再向上

 

 

写给有缘人


翻翻我的文章

你会渐渐心明眼亮

听听我的话

你会慢慢心广体胖

 

和我合一张影

遇见鬼的机会就少了

和我握一握手

遇见神的机会就多了

 

把我装在口袋里

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把我装在心里

你就是人间天上

百神呵护的王

 

 

一夜疯狂


几千年积蓄

一夜间用尽了

一次性耗光了

 

几千年精华

几千年道行

经不起一夜疯狂

 

 

有些


有些人只能在梦中相会

有些事只能在诗里摆平

有些花只能在天上盛开

有些记忆只能在海外保存

 

有些地只能让罪恶开垦

有些病只能让泪血疗治

有些宝藏只能让未来发掘

有些垃圾只能让时间扫除

 

 

警告


牛喘于途预示着阴阳不调

蚂蚁搬家征兆着风狂雨暴

黑云远移我感知霹雳之怒

浊澜初起我看见扑天狂潮

 

即将一场空前的沧桑巨变

许多庞然大物将轰然而倒

许多东西被剥去人皮露出獠牙

许多宠物疯狂地见人就咬

 

上帝冷笑着开始重新洗牌

鲸将在空中飞狼将在海底跑

蚊子苍蝇将飞机一样轰击

古尸钻出墓穴互相撕嚎

 

我闻到了无边无际的尸臭

我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哭号

一个新世界分娩前的阵痛

可以把钢铁巨人撕成一地鸡毛

 

有罪的固然要遭到恶报

无辜的未必能逃过兵刀

如果没有大到我这首诗的程度

不要怀什么侥幸为好

 

佛门再广大也救不了多少无辜

儒门再热切也护不住几个弱小

要逃的赶快逃能跑的赶快跑

预备,快!迟了就来不及了

2006-8-10

 

 

在刀锋上舞蹈


在刀锋上舞蹈

让刀光将舞姿

衬得更加壮烈

让刀光失色

 

在刀锋上舞蹈

必须妙到毫颠

必须比刀更锋利

更千锤百炼

 

在刀锋上舞蹈

让刀光渐渐化为花香

让花香充溢

天上人间

 

 

怀念一朵云

曾浓情蜜意为我遮阳

曾牵天涯长夜

引我非想非非想

曾化为雨露润我焦渴

曾与我碰出雷电之光

 

怀念那朵云那片蓝天

怀念那份少年的梦想

每当回首那一朵洁白

体内依然风生水起

眼前依然溢彩流光

 

 

证道一号


每一刹那都在死亡

每一刹那都在新生

 

释氏看到了刹那刹那的死

从不断的死亡中看到了空

 

孔子看到了刹那刹那的生

从不断的新生中看到了仁

 

与释氏在空寂海里默然相通

与孔子在大化流中合为一体

 

至于上帝他什么看不到

叫他死就死叫他生就生

 2006-8-12

 

 

活在当下

只想活在当下

想开什么花就开什么花

想放什么火就放什么火

把每一天都活得精彩

把每一天都活得

象别人的一年

甚至千百年

 

随时准备着

风行水流而去

是否借某朵花回来

戓者永不再回来

或者在某朵焰火里永生

都无所谓

交给上天去决定

 

 

我既然已经开口

既然已经开口

你们只能选择服从

或者退让

 

哪怕十万吨的黑

也无法压制更无法抵抗

一朵孤独微弱的烛光

 

何况我的性天光明

哪个魑魅魍魉

敢正眼一看

 

 

木杖


呼牛则牛呼马则马

收起木杖我如聋似哑;

横扫山崩竖击地裂

提起木杖我横行天下!

 

 

圣战士


可以蒙住我的眼晴

但不能蒙蔽我的智慧

 

可以封住我的喉咙

但不能封闭我的思想

 

可以囚禁我的身体

但不能囚住我的性灵

 

可以割裂我的皮肉

但不能弯曲我的骨头

 

可以消灭我的肉身

但不能杀死我的精神!

 

 

最后的夜晚


要讨债的快来讨

要报仇的快来报

趁我现在神威暂敛

 

要抱我的快来抱

要咬我的快来咬

趁我现在心怀大爱

 

要温柔的给你温柔

要粗野的给你粗野

要痛给你痛要血给你血

 

无量劫以来

与六道众生结下的

恩怨情仇都来吧

作一个彻底了断

在今晚

2007-3-3

 

 

重新出发

百年前曾出发满怀美好

中途折回只因火候未到

累累伤疤记录无数次跌倒

每逢阴雨依然痛楚难熬

 

百年风雨重塑了自由旗

百年屈辱重磨了意志刀

历史又到了出发的时候

于无声处传来了神圣号召

 

拣起百年前的路重新出发

把裤带勒紧把裤管扎高

把目光放远但不放过

脚下陷阱身边圈套

 

重新迎向越来越烈的风暴

一遍遍借成熟的翅膀布道

重新迎接四面八方的挑战

一次次扔下带血的白手套

 

道上的豺狼快快让开

不要把脖子往铁索上套

空中的鸡犬快快落地

不要给世人再增添笑料

 

重新出发就是重新开始

也是给它们机会脱胎换貌

重新经营灵感批发爱心

重新把理想的火炬传销

 

重新出发了重新开道

重新出发了重新开跑

除了我自己再没有什么

能够挡住我承前启后的道

 

 

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


身虽远隔根须在地下相连

手难相握心灵却早已相通

江湖枯竭让我们相濡以沫

黑暗无边让我们彼此为灯

 

中华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中道是我们共同的图腾

在有形无形的牢狱中

让我们传递希望互相支撑

 

迷雾最浓总有消散的时候

黑夜最长终将结束于黎明

为中道受难是最大的光荣

历史将为每一个勇士授勋!

 

 

十八个

来一万只要十八个

来百万只要十八个

来一千万

我还是只要十八个

 

十八个就够了

每一个岂止万中选一

每一个岂止以一敌万

 

那是十八只虎中之虎

那是十八条龙中之龙

那是十八尊神中之神

 

当我数到六的时候

中原涸辙之鱼将入海洗澡

当我数到十二的时候

千年不变的天将急遽变色

 

当我数够十八

一切邪恶都将自动缴械

古今梦想纷纷汇集

并落地生根

 

届时哪一层天上

怎样的十八朵花

才有资格配戴在

我十八个兄弟的胸前

 

 

团结


团结很重要

这是古今中外无数大师的教导

清风团结白云

灯光团结火光

圣贤团结豪杰

乐园团结花香

这一切团结

都是那样美好

 

但很多人包括一些大师不知道

不团结也很重要

比如对蛆虫毒汁垃圾们

如果无力变臭为香

变废为宝变毒为药

那就离它们远些再远些

让它们自己去团结吧

在粪桶垃圾场

以及下水道

 

 

责任编辑: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