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儒家文化抑制了生育意愿?——栽赃儒家何时休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8-05-08 21:58:45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栽赃儒家何时休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赐稿

时间:孔子二五六九年岁次戊戌三月廿三日庚子

           耶稣2018年5月8日

 

五四以来,儒家成了天下第一背锅侠。政治昏乱、制度不良、国家衰弱、科技落后、军事无能、官德民智低下等等无数的锅,都让儒家硬背。而今有人又把少子化的锅扣到儒家头上。最近《南方周末》发文曰:

 

“一言以蔽之,大家都不太愿意生孩子了,导致人口政策调整的效果有限,从而导致人口政策调整的频度加快。但是必须说句实话,“中国人爱生孩子”是一个流行的谬误。事实上,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华人社会及东亚社会都不愿意生孩子,这已经成了一个全球性问题。根据美国CIA统计数据,2017年的总和生育率,新加坡为0.83,澳门为0.95,台湾为1.13,香港为1.19,是CIA统计的全球224个国家与地区中垫底的四个;韩国为1.26,日本为1.41,都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大概是儒家社会过于看重质量、过于重视教育,导致养育成本居高不下,从而抑制了生育意愿。所以提振生育率是一项很棘手的工作。”(选自于陈斌发于2018年5月3日《南方周末》的《重振生育文化任重道远》)

 

这段话有三大错误。

 

其一、昧于事实,看朱成碧。文章提及的新加坡、澳门、台湾、香港、韩国、日本,早已非儒家社会。儒家文化对它们政治、社会的影响只是残遗而已。日本儒味略高,也很有限。百年前儒家文化彻底退出了政治领域,并且饱受诬蔑诋毁,影响自然渐趋衰微。这几个国家和地区生育率低下,另有原因。如果说与儒家有关,那只是证明了它们对儒家的尊重度很低。

 

其二、昧于逻辑,胡乱推理。儒家看重质量、重视教育没错,但并不必然地导致养育成本居高不下,更不会抑制了生育意愿。历代儒家社会,上上下下无数家庭子孙“量多质高”,个个成德成才。养育成本居高不下,让人民厌于生育、苦于养育、不敢多养,根本原因在政治不仁或不够仁义。

 

其三、昧于儒家,颠倒黑白。儒家文化特别重视家庭、家族血统的传承延续,特别重视子孙和孝道,强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生育意愿特强烈。(关此,我在《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一、之二中已经说透,兹不赘。)而断子绝孙是人生一大不幸,也是儒家社会骂人最狠的话。不是儒家抑生育,而是计生反儒家。

 

三昧分子何其多,栽赃儒家何时休。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