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东海态度(十二)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9-08-26 23:51:08
标签:东海态度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东海态度(十二)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七月廿六日乙未

          耶稣2019年8月26日

 


1、东海既慎言又敢言。慎言是怕不符合真相和真理的话从自己口中笔下流出去,误人造业;敢言是仁爱之心、救世之心勃勃不容已。真理是可以救人的,救人的性命,救人的生命。无数丧尽良知、死于非命的贪官恶吏和毛左,如果有缘接触东海的书籍言论,引起警惕有所反思,命运和结局当能有所改善也。

 

2、非常喜欢故人钱明锵老先生的一句话:谁爱儒家我爱谁。钱老已经作古,我自当继承其爱儒、弘儒的事业。同时补充两句:谁反儒家我反谁,谁赞暴君我骂谁。将这两种人押上文化和历史的审判台,是中华文化人的责任,是儒家奉天承运的使命。我是儒家卫道士,虽千万人吾往矣。

 

3、理当宽容小人,绝不宽容邪恶。邪说必须受到严厉的批判,罪恶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还必须罚当其罪。轻罪重判固然不可,重罪轻判同样不行。政府宽容邪恶,是对人民的犯罪;文化人不问邪恶,是对良知的犯罪,是缺乏文化责任感和羞恶之心的表现。不耻己之恶,不憎人之恶,非人也,遑论文化人。

 

4、对于邪说和恶势力,君子可以严厉批判,可以委婉批评,可以置而不论,唯独不可以苟同之,苟誉之。君子可以不说话,但不能说假话,说明知不实、不正、不对的话,不能为邪说和恶势力说好话。否则就成了乡愿或帮闲,就自动把自己从儒门中踢出去了。

 

5、或问: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万一说错话怎么办?说简单很简单,过而改之就是了。是知错必改还是知错不改,至关重要,君子小人,由此而分。知错必改,君子风范;知错不改,固执邪见,怙恶不悛,就会在邪道上越滑越远,直到恶积而不可掩。百年来无数知识分子就是这样毁掉自己的。

 

6、由于常常神游物外和眼睛高度近视,日常生活中常常失礼或闹笑话,如丢三落四,对物对人视而无见,与故人“对面相逢不相识”。最可笑的一次是,与诗友闲聚喝酒,友人忽问我是否喜欢隔邻女子。我大吃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目光停留于邻座过久。时正摇头晃脑构思一诗,根本目中无人更不辨雌雄也。

 

7、东海大半辈子,面对现实敢言敢怒,面对强权肆无忌惮,至今安然无恙,要因之一是不少旧雨新朋成了儒家护法和东海福星。而儒者应该传播正知正见,弘扬正义正道,成为福佑吾民吾族的中华福星,给人们带来一些美好,给社会创造一些光明。我希望自己成为这样的儒者。希望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与我站在一起。

 

8、当年因言论受到限制愤愤不平,梦老安慰说:未必是坏事。你的思想如果不成熟,影响太大不是好事;如果已成熟,高度真理性,绝对正知见,在不良环境中难免受到各方敌视,有所限制有助于平安避害。真理的传播、正义的弘扬、儒家的复兴需要循序渐进。东海口服心服,一切顺其自然。

 

9、被邪人恶势力的反对倒也罢了,特别可悲的是,正理正见受到正人和民众的敌视。反儒之后,是非正邪颠倒成了常态,正人往往糊涂,民众更多愚昧。他们常常会大义凛然地将矛头指向儒家和君子。这种情况就如《儒行》所描述:“适弗逢世,上弗援,下弗推,谗諂之民有比党而危之者。”

 

10、和谐的乐园并非朝夕可成,真理的光明也要有序推进。在反儒反常的社会,真君子既要防范极权阶级的迫害,又要警惕“多数人的暴政”,警惕某些“正人”和民众不可理喻的敌视攻击。无论动机如何,当年一定程度的言论限制和隔离,客观上无异于一种保护。

 

11、某些道家杂家,看人很准,预测很准,但遇到儒家就会失灵。原因在于他们忽略了德行的作用和良知的大能,而儒家恰恰在行善积德方面别有洞天,在造命改运方面独具匠心。圣贤君子,无言不正,无行不良,故无往不利,纵然逢凶,也会化吉。君子不卜,良有以也。

 

12、良知才是人生的幸福、意义及价值之源头,也是仁爱之根本、自由之内驱和最中正的信仰。信良知,得幸福,得内在自由,得人生之意义和价值。不信良知,则一切无依无据,沦空成虚。注意,这里的良知指的是天命之性,仁性。信仰之,理解之,践履之,证悟之。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13、逆淘汰时代,退比进难。要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清醒头脑,在各种诱惑当前守住道德底线,要勇于拒绝某些世人求之不得的机会,没有相当的定力是办不到的。退,是自爱自尊,也是另一种进取。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有所不进不取,才能争取进入道义之门。

 

14、应友人之邀入了一个微信群。偶尔看到一张“第一坏人通缉令”,好奇点开,发现自己就是被通缉者。我与对方素昧平生,这应是个玩笑。只是这个玩笑无聊又无礼,既影响其自身形象,也降低了微群格调。这种玩笑不适合向陌生人开也。

 

15、学问最大,没有学位,终究吃亏。内子要孩子好好考大学拿学位,我也很支持。东海当年虽读过一些函授刊授,真实文凭只是高中。当年曾有老先生劝我去北大涂下金,具体如何涂法,我没问,对方也没说,因我一口回绝并狂言:“我若有机会去北大,不是去拿文凭,是去发文凭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也。

 

16、解几本圣经,写几本好书,领几人进门,此生就算尽到文化、社会责任了,没白来了。

 

17、不能对民众道德苛责,但应该如实指出,君子的三观与民不同,对待物质和生命的态度与众不同。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18、没有人会乐贫,但君子比较超然,能够安贫。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富自可乐,贫而不苦。贫贱的日子也可以过得充实美满。终日忙于学习勤于写作,耽于思考悦于理义,反身而诚万物皆备,主动肩起文化责任和历史使命,物质条件方面,比较无所谓。

 

19、不可以圣贤自诩,不可不以圣贤自期。不想当圣贤的儒生不是好儒生。道路不可不中正,脚步不可不踏实,志向不可不高远。功名利禄不可求全,道德文章不可不求大。人希士,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生命不息,自强不息,一步一个脚印,道德上升无止境。

 

20、儒家同仁同道,是同乎仁道主义这一基本立场。至于具体思想观点爱好侧重,见仁见智因人而异,不必也不能强求一致。比如儒群,有的侧重形上和内圣,有的侧重形下和外王,有的侧重经典理义探讨,有的侧重政治社会批判,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所有儒群都忌谈时政。这就是上层建筑和反儒势力作祟。

 

2019-8-26余东海自集于南宁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