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1-01-17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完全、彻底、绝对、百分之百地错误的东西几乎是没有的,任何思想、学说、主义,哪怕是邪教教义,也不乏某种正确的地方,否则就没有吸引力迷惑性,就成不了主义或教派。

同时,任何思想、学说、主义,无论怎么正确,也都是有限的,都不可能完全、绝对、百分之百地正确的,都不过“得道体之一端”而已。

唯有仁本主义例外。仁本主义(即良知主义、中庸之道)具有至高无上的正确性和真理性,放之四海而皆准,历之万劫而不变,质诸鬼神而不疑。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历代圣贤特别是孔孟这样的圣人,乃是良知的化身、真理的象征。

是否尊重孔孟,尊重儒家,尊重的度数高低,可以视为衡量一个人和一个社会德智水准的重要标准。





圣贤是盗贼的天敌,真理是邪说的克星。越是错误、反动的“主义”,越是与儒家作对;越是野蛮、邪恶的人物,越是以圣贤为敌。或者换一种说法,称为三定律:

一、凡敌视、污辱孔孟的人,其智慧或道德必有问题,不是糊涂虫(智弱)就是恶毒者(德劣)。

对此,毛泽东集团、红卫兵群体已经作出最好的证明,红卫兵余孽及各种反儒分子仍持续不断地用他们的言行主动提供各种证明。

某些正人君子正常人也“大义凛然”地敌视、污辱孔孟和儒家,堪称极端的思想糊涂。即使不理解孔孟,总该知道孔孟周游列国不是为了自己跑官而是推销他们的仁义主张政治理想吧,难道不应该给予一点基本的尊重吗?

即使不了解儒家,即使认为儒家仅仅是伦理学而不是哲学和信仰,总该承认仁义孝悌道德良知不是“坏东西”,不是“吃人”的东西,难道非得打倒不可吗?难道真的以为,良知泯灭的人反而是好人、道德沦丧的社会反而是好社会?

清末以来众多反儒的学者都是糊涂虫弱智人士,而鲁迅是最大的一个。其实智慧问题归根结底还是道德问题。智慧与道德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德劣者智必不高(邪智或小聪明可不是真正的智慧),智弱者德必有限也。

至于毛氏的反儒,既是道德问题,也是智慧问题。此君本来就是个野心家阴谋家,
而“解放后”巨大的特权,对其品行和心智的影响越来越严重和恶劣,完全遮蔽了他的良知,让他越来越丧心病狂。岂仅毛氏为然?如果不是圣贤人物,没有不被这种巨大的特权败坏的,近阅《赫鲁晓夫回忆录》,发现斯大林及围绕着他转的其他领导人,都是既凶恶毒辣又愚蠢不堪的。

最近看到毛氏《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一文,那种自以为是、强词夺理、以权压人、无限上纲、鼠肚鸡肠、骄狂自大,在字里行间暴露无遗。碰上这么一个小人而恶、愚而好自用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梁漱溟还有什么道理可讲?中国人民还有什么尊严、自由可讲?连起码的生存权都毫无保障啊。

二、凡反对、迫害儒家的学说(宗派教派),必是反道德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学说。

君不见,太平天国的拜上帝教和“马克思”都异常反对、敌视儒家。“造就”了漫长的西方中世纪的基督教,如果其原教旨主义有机会成为中国的主流,也难免与儒家为敌。

唯物主义及神本主义学说的原始经典决定它们不可能尊重儒家,更不可能与儒家为友。它们目前没有与儒家为敌,或者只有反对、敌视儒家的言论而没有行动,是外在条件不具备。当然,“马克思”及基督教经过现代化的“发展”之后,不能不被迫表现得文明些,如果将来能够中国化儒家化(比如现在已有人自称马克思主义儒家了),则会更正常化些。

孔孟之道是越原教旨越好,越原教旨越文明越宽容越容易与时俱进地现代化,唯物主义及神本主义则不同, 越原教旨越坏,越原教旨越野蛮越狭隘越与文明与科学与社会和人类为敌。它们要“发展”要现代化,只能暗地里背离和抛弃经典中的基本原则核心教义。

三、凡摧残、毁灭儒家的社会,必是盗贼化禽兽化的社会。

对此,秦始皇、洪秀全已经作出充足的证明,文革更是提供了最好的证明,兹不赘。





或问:西方没有孔孟和儒家,不是照样走上文明之路了吗?

答曰:西方本来没有孔孟和儒家,但一旦有所了解,就会予以相当的尊重。西方在政治上摆脱神本主义的政教合一和宗教愚昧之后,其文明实质上是向儒家道德逐步靠拢了,其现代民主制正好成为民本和人本最不坏的制度保障。(民本和人本,乃是儒家仁本主义的政治追求和哲学要旨)

清政府视西方各国为夷狄。当时对西方社会有一定认识的郭嵩焘尖锐指出:“三代以前,独中国有教化耳,故有要服、荒服之名,一皆远之于中国而名曰夷狄。自汉以来,中国教化日益微灭,而政教风俗,欧洲各国乃独擅其胜,其视中国,亦犹三代盛时之视夷狄也。”(《郭嵩焘诗文集》)。

郭嵩焘一针见血。不过,“自汉以来”,中国教化虽然“日益微灭”,毕竟遗风尚存,高于西方,只有自清以来,中国与西方的“华夷”关系才渐渐颠倒过来:西方不断文明与进步,是华夏化;中国逐步野蛮与落后,是莽夷化。自“解放”以后,不仅莽夷化,而且禽兽化。

所谓百姓日用而不知,普通老百姓即使不懂得儒家,但如果不“积极主动”地去反对敌视儒家,其行为也有可能默契于仁义原则的。只不过,不懂得儒家义理者,做的最好,终究有限,很容易偏离仁义中庸之道。西方社会就是这样,对儒家所知有限,其华夏化程度也就有限,行差踏错的概率则很高。

2010-12-2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