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海涛】中华书局2016年竖排繁体精装版《荀子集解》错字偶拾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1-15 17:14:11
标签:《荀子集解》错字偶拾、中华书局
姚海涛

作者简介:姚海涛,男,西元1981年1月出生。200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国哲学专业。现为青岛理工大学琴岛学院齐鲁文化融创研究中心主任,国学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孔子学堂主讲教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先秦儒家哲学、荀子哲学。

中华书局2016年竖排繁体精装版《荀子集解》错字偶拾

作者:姚海涛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荀子之书,先秦旧典,刘向纂辑,杨倞首注。

有清一代,注家毕集,陈汪刘郝,王谢俞卢。

王氏先谦,荀子集解,嘉惠学林,网罗众疏。

一九八四,啸寰星贤,标点校对,中华书局。

 

研荀必备,书文必引,一九八八,书稿付梓。

简体文库,二〇一二。后生小子,案头常置。

俯首之人,纷至沓来。二〇一六,精装亮世。

惜乎未善,版版旧贯。王氏天海,评考入里。

 

《荀子集解》为有清一代荀子整理、校释的集大成之作。王天海曾将其总结为四大特点。一、列考证;二、存古注;三、择善本;四、集众说。中华书局版《荀子集解》,惜乎未尽善,版版仍旧贯。王天海曾有两大长篇校勘雄文论述。如下:

 

其一:王天海为第一作者的《<荀子集解>点校本校勘检讨(上)(中)(下)》三篇,连载于《邯郸学院学报》2013年第4期,2014年第1期,2014年第2期。校勘对象为中华书局1988年版沈啸寰、王星贤所撰《荀子集解》点校本(简称点校本),兼及清光绪十七年王先谦《荀子集解》思贤讲舍刻本(简称光绪刻本)。校勘的主要内容有三个方面:一是《荀子》原文与杨倞注文的文字错讹、脱衍、误倒、失校、误删、误改;二是沈啸寰、王星贤所撰《荀子集解》点校本断句不当、标点符号的失误;三是对沈、王点校本校勘记的分类统计。全文共清理校勘失误300条。

 

其二:王天海为第一作者的《<荀子集解>清刻本与点校本勘误》载于《儒藏论坛》(2015)。此文勘误对象为中华书局1988年版沈啸寰、王星贤所撰《荀子集解》点校本(简称点校本),兼及清光绪十七年王先谦《荀子集解》思贤讲舍刊本(简称光绪刻本)。本文勘误的主要内容有三方面:一是荀子原文与杨惊注文的文字讹误、脱衍、误倒、失校、误删、误改;二是沈啸寰、王星贤所撰《荀子集解》点校本断句不当、标点符号的失误;三是对沈、王点校本校勘记的分类统计。全文勘误共计241条。

 

王天海勘误文长句详,而后生小子偶读亦发现有错于字里行间。现以中华书局最新版本为对象,将错字表而出之。非通校全书,只是偶拾,固不全面,原谅则个。若与王氏勘误重合,亦绝非抄袭,纯属巧合。仅拾错字,无关论点,特此说明。

 

参考文献及版本信息:
 
[1]王先谦撰.沈啸寰,王星贤点校.荀子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2016.
 
[2](战国)荀况撰.(唐)杨倞注.宋本荀子(全四册)[M].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
 
[3]董治安、郑杰文、魏代富整理.荀子汇校汇注附考说(全三册)[M].南京:凤凰出版社,2018.
 
错字偶拾如下:
 
1.第88页。《非相》篇杨注:“偏枯之病,步不相过”,《宋本荀子》为“偏枯之病多步不相过”。
 
2.第332页。《议兵》篇注引苏林“慎而无礼礼则葸”句中衍一“礼”字。引语出自《论语·泰伯》“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3.第363页。《天论》篇正文:“袄怪不能使之凶”“袄”当为“祅”。本书他处无论是原文还是注文涉及此字,皆错。再如,《天论》原文“袄怪未至而凶”(第364页)“物之已至者,人袄则可畏也”(第371页)“夫是之谓人袄(此句在《天论》篇出现三次,即有三处错误)”(第371页)“袄是生于乱”(第371页)中的“袄”当为“祅”,皆同此错。另,《正名》原文“袄辞不出”(第502页),亦如之。《宋本荀子》不误,此误无任何版本支持。
 
4.第442页。《礼论》篇正文:“君之丧所以取三年,何也?”中的“君子丧”当为“君之丧”。中华书局其他《荀子集解》版本皆如此,并无其他版本支持,故为错字,明矣。
 
5.第468页。《解蔽》篇正文:“作之,则将须道者之虚则人”中的“虚则人”当为“虚则入。”此误虽有台州本、浙北本的版本支持,但皆误。其所引王引之注亦为“虚则入。”王引之注无误,参阅王念孙撰、徐炜君等校点《读书杂志·读荀子杂志》(第四册)[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版,第1858页。)
 
6.第514页。《性恶》篇正文:“始皆出于治,合于道者也”中的“始”当为“使”。此处错误最早由梁启雄《荀子简释》指出“《集解》‘使’讹作‘始’”(见梁启雄《荀子简释》[M].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328页。)此处《宋本荀子》不误,此误无任何版本支持。
 
7.第530页。《性恶》篇原文“文王之禄”当为“文王之録”。《宋本荀子》写作“文王之録”,而“録”后简化为“录”。此误无任何版本支持。
 
8.第533页。《君子》杨注:“谓若殛鲧兴禹,杀管叔、封康叔之比也”中的“也”据《宋本荀子》当为“者”。
 
9.第602页。《大略》正文所引《诗》“昼尔于茅,霄尔索绹”中的“霄”据今本《诗经》与《宋本荀子》皆当为“宵”,意思是“夜里”。“霄”则为“云”,为“天空”,二者绝非一物。此错误无任何版本支持。
 
10.第641页。《哀公》正文:“仰视榱栋,俛见几筵”中的“俛”当为“俯”。此错误无任何版本支持。
 
11.第645页。最左一行“尧问篇第三十二”当为“哀公篇第三十一”。此为低级失误。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