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孔子可以超越吗? ——东海客厅论儒佛道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5-20 15:58:03
标签:孔子、论儒佛道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孔子可以超越吗?

——东海客厅论儒佛道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初八日丁卯

           耶稣2021年5月19日

 


孔子可不可以超越?一言以蔽之,其知识境界可以超越,其外王实践境界可以超越,后人理当超越之。但是,其道德境界、即内圣实践无法超越。圣境无止境,不封顶,圣而不可知之谓神,但无论怎样高明神圣,不外乎“从心所欲不逾矩”。换言之,圣德圣境是生命最高境界,无法超越。超越圣人,还是圣人。 以为释尊和老子的道德境界超越孔子,那是佛道两家的自以为是。佛道极高明而未能道中庸,知坤静而不能证乾健,与吾儒圣境相比,终究大为逊色。故君子对孔子是崇拜和信仰,见到孔子,宜叩首或跪拜;对释迦和老子则不必崇拜信仰,见到他们,拱手或鞠躬表示尊重既可。 


孔子的道德境界无法超越,是因为以孔子为第一代表的儒家,对“性与天道”的认知最为透彻。“性与天道”即性体和道体,于天为道,于人为性。此体即宇宙的本体,生命的本性,一切现象的本质,中华文化和文明的最高依据。


 知性知天即知此体,下学上达即达此体,允执厥中即执此体,致良知即致此体,守死善道即善此体,以身殉道即殉此体,成仁即成就此体,修身的根本即修成此体。此体即每个人的本来面目,儒家的法身,金刚不坏身。

 

儒家非宗教而具有强烈的宗教性,原因在此。圣贤君子信仰特别坚定,四心特别饱满,言行特别正大光明,就是因为对于此体的理解和证悟特别圆满。


 此体形上无迹,光明无量,我称之为无相大光明。明明德即明达此体,内圣功夫之最高也;明明德于天下,即将此体之光明落实到政治和制度中去,以普照天下,让天下人民享受王道文明,让越来越多的人散发道德光明。 儒家圆证“性与天道”,故内圣外王齐备。当然,不同经典和学派略有侧重,例如,《春秋》《尚书》侧重于外王,《《易经》》《中庸》侧重于内圣;汉学侧重于外王,阳明心学侧重于内圣。

 

而佛道仅得内圣之半,故两家大师对《《易经》》、《中庸》、王阳明尚能有所尊重讲说,对于《春秋》《尚书》和董仲舒,一般只能避而不谈了。

 

佛道两家,上不足以证天道之乾健,下不足以立人道之中正;内不足以成圣德之圆满,外不足以建王道之文明。注意,不足而已,不中而已,并非背驰。若应用得当,防其弊端而发挥其长,完全可以作为中华文明的两个辅统。 


文化的表现是文明化,文化的核心是道德化,最正确的道德化是儒家化,即仁义化。个体仁义化,是成为仁人义士,中道君子,最高境界是圣人;政治仁义化,是成就仁政德治,王道文明,最高理想是大同。佛道化分别是空寂化和虚静化,也是道德化,然真而不正,偏离人道故,有违仁道故,可称为道德化的偏门。 从容厅友说:“佛教盛言‘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如果转换到儒家脉络中,可改言”‘寂而常生,生而常寂。’”


 此言不错,然复须知,儒佛两家立足点毕竟不同。佛教立足于寂,以之为第一性征,即佛性第一特征;儒家立足于生,以之为第一性征,即仁性第一特征。儒佛同证不灭,佛教是不灭不生,儒家是不灭生生。故《易经》以乾元为主,明天道乾健。君子明达天性,必然自强不息。易有三义,不易即永恒不灭,变易即生生不已。《中庸》以诚为天道,至诚无息,即生生之义也。 


从容厅友又说:“所有遊离于具体的生活世界,离开当下的生命感应,通过抽象概念,运用强大的思辩工具,建立庞大的理论架构,意图对宇宙人生提供一套完整的说明,其实都是第二义的,即使这些理论看似无懈可击,其实仍是人心的主观建构。” 


此言指向多数西哲,可谓见血;用于佛道某些派别和末流,也不无道理。唯有儒家可以避免此弊。儒家是实践的学问,生命的学问。尤其是儒学,一鞭一条痕,一句一滴血,血肉交融,塑魂铸骨,自立立人,立地参天。 


儒家最重人道实践,包括科学实践、道德实践和社会实践。论实践的力度、深度和广度,论实践成果之伟大辉煌,古今中西没有任何学派宗派可与儒家媲美。中华文明数千年的辉煌,就是中道文化的政治实践成果;儒家圣经贤传君子书承载的一切理论成果,都从历代圣贤君子的生活和生命实践来。 或谓儒家的厉害是靠效果服人,要讲辩论,其实辩不过佛道马列。此言前半句对,后半句错。儒家效果好,作用大,正是因为得乎道之全体,义理特别中正。佛道极高明而未能道中庸,马列背道而驰。它们的不足和错误,东海早已辨明。认为儒家辩不过它们,是读者的问题,或不懂儒,或没读过东海有关书籍文章。

 

或谓儒家不如佛道,没有神通。殊不知,儒家不讲神通,更加神通广大。佛道小神通,儒家大神通。录《中庸》二语即可见一斑。《中庸》说: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见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

 

又说: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还有比这更大的神通吗?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