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王道追求,不离不急 ——东海客厅谈希望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08 19:17:25
标签:王道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王道追求,不离不急

——东海客厅谈希望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四月廿八日丁亥

          耶稣2021年6月8日

 

十几年前,多次有人提醒,自由民主是不可能的,没希望的;十几年来,又多次有人提醒,王道宪政是不可能的,没希望的。谨以哈维尔在1986年的一次谈话录里的一段话统一作答。哈维尔说:

 

“希望不是现实的,而是超现实的。希望不是经验的,而是先验的。我们怀抱某种希望,并不是因为它已经存在于现实之中,我们要在现实中占据一个好位置;我们怀抱某种希望,也不是因为在现实中有一种运动正在向它靠拢,我们要先走一步,提前到达目的地。我们坚守一种希望,是因为我们深信它是好的,是正义的,我们愿意为它而奋斗,我们不但知道,没有我们的奋斗,我们的希望就不会实现;我们还知道,有了我们的奋斗,我们的希望也未必就一定会实现。但是,我们仍然愿意为它而奋斗,因为我们的奋斗本身就具有伟大的意义。一个坚守希望的人当然希望他从事的事业能够成功,但与此同时他又能不计成败,甚至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正是在这种看上去没有希望的环境中,希望才最能显现出它的全部力量。”(摘自《胡平在6月1日“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上的发言》)

 

哈维尔不是儒家,这段话却充满君子精神和豪杰气概。东方有君子豪杰,西方有君子豪杰,此心同,此气同。注意哈维尔说这段话的时间:1986年,老大哥和所有极权主义政权都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还没有一个垮台。

 

有一点儒家与哈维尔不同。哈维尔说,民主化的希望未必一定会实现;东海曰,儒家化的希望一定会实现。我们这一代不行,有下一代,下一代又有下一代。很喜欢《愚公移山》中愚公的一段话:“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儒家追求王道政治和大同理想亦当如此。虽我之死,有子弟、弟子存焉;子弟又有子弟,弟子又有弟子,千秋万代无穷匮也。天下虽然大,何苦而不平?历史地看,人类社会终将彻底摆脱据乱世,并终将从升平世升向太平世,那是人类文明的水到渠成。

 

升平世耗时特别漫长,进步特别进难,道德和文明进进退退,但升进太平世之后,人类道德和文明不退,就像“上智不移”一样,就像人类永远不会再退化为猴和兽一样。届时人类从地球文明进一步升向星空文明、宇宙文明。大同时代,将是地球文明的巅峰,也是宇宙文明的开端。

 

廣毅厅友言:

 

“依我之见,蒋先生之制度设计,所谓儒教宪政所包含的太学监国制,虚君共和制,议会三院制,乃太平世之法,非据乱世与升平世可希冀理解。至于据乱世,则有康晓光先生之路,升平世则有东海先生之路。一步一步走吧,不着急。”

 

非常喜欢最后这句话:一步一步走,不着急。很多小事也是急不来的,遑论大事,遑论政治大事。养气功夫急不来,王道事业更急不得。王道事业,是人类最伟大的事业,也是最艰难的事业。其事业的成功,有赖于儒家群体的不断壮大、民德民智不断提升和社会共业的持续改良,量变产生质变,才能水到渠成。

 

故对于王道,既不能三心两意,半途而废,以为无益而舍之;又不能急于求成,拔苗助长,试图一口吃成个胖子。不离不急,此之谓也。

 

追求王道的过程,就是救民救国、道援天下的过程,也是自己智慧成长和道德成就的过程。认认真真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从容应对、努力消除面临的一切艰难险阻。每一个儒者在一步一步的追求奉献过程中,自能呈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并收获相应的思想、事业和道德成果。谨以一副儒联与同仁们共勉:

 

呼牛也可,呼马也可;学海无涯,愿海无涯。

 

上联典出《庄子•天道》:“昔者子呼我牛也而谓之牛,呼我马也而谓之马。”意谓褒贬任凭世人,毁誉置之度外。这也是君子之风。愿海是佛语,谓佛菩萨普度众生的弘愿似海无涯。儒家道援天下的志愿和太平大同理想,同样宏大深广也。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