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命运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里 ——东海客厅论因果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14 18:34:12
标签:命运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命运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里

——东海客厅论因果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五月初五日癸巳

          耶稣2021年6月14日

 

东海律一条:欠债还钱,欠业债还什么,怎么还,因人因事因业而异,还债内容、算账方式无数无量,非人心所能预测和想象。但有一点毫无疑问:有业必报,有债必还。小债小还,大债大还,用种种苦难灾祸乃至生命去还。自己还不完,后代还;此世还不完,后世还!

 

有人异议说:“每个人所作的业只由这个人承担果报。子女不承担父亲的果报。”答:只能说,每个人所作的业主要由这个人承担果报。同时,一个人的恶业会一定程度的影响其家人和子孙的命运。故坤文言说“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佛教讲三世,儒家重三代。家庭是一个比较密切的命运共同体,自祖至孙三代人的命运联系又特别紧密,可谓一家三世命运相连。《古文观止》中有一篇《叔向贺贫》就是很好地说明。

 

文章介绍,晋卿栾武子德高望重,其子栾桓子骄傲自大贪得无厌,犯法胡为放利聚财,该当遭到祸难,但仰赖其父余荫,得以善终。栾怀子改变父亲桓子作为,学习祖父武子的德行,本应无灾难,可受到父亲桓子的连累,还是因故逃亡楚国。

 

又如,秦始皇三十多个子孙,无论肖不肖,命运无不坏。胡亥极坏,扶苏、子婴颇好,同样死于非命,同样无世在下,没有后嗣留下。这都是秦始皇的不良影响所致。不仅暴秦王室,暴秦集团中的文武大臣,凡史册有名者,大多不得善终。很多统一的功臣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秦法,被族灭者众。

 

我早就指出,个体有个体的因果,集体有集体的因果。同时,个体的命运与其所在的集体密切相关。例如,同样一个人同样的因和业,置身于盗贼家庭,命运难免恶化;置身于圣贤之家,命运必然优化。家庭、家族、国家、社会和各种组织形式,都属于集体的范畴。

 

家庭、国家、社会、人类乃至宇宙都是命运共同体。从理论上讲,任何个体的善恶都会影响到整体,但一般个体,再怎么积善积不善,影响都有限,在显层次只能影响到家人和子孙,家庭是所有集体中命运联系最紧密者。对一个人的业,对家人子孙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善则福荫,恶则遗患,故“人乐有贤父兄”也。

 

看到一副对联:“行善自然昌,如不昌,祖上有遗殃,殃尽自然昌;为恶必当绝,如不绝,祖上有余德,德尽自然绝。”大有理,录此共赏。

 

古来所有暴君匪首邪教主或没有子孙,或不过三代,其子孙又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品性大坏,特别不成器;二是命运大坏,特别不幸。这是我中国史书给我的印象。对西方历史不太熟悉,不知西方是否有例外?有没有哪个暴匪首邪教主之家出过孝子贤孙?有望高明赐教。

 

注意,个人的业只对个人命运的影响具有决定性,对他人包括家人和子孙的影响则是有限的,非决定性的。例如,舜父瞽叟与后妻及后妻所生之子象多次试图杀害舜,可谓恶矣。但不仅没有遗患于舜,反而成就了舜。舜积善成德,积德成仁,凭自己的大德获得了大位。故归根结底,命运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里。

 

命运有一定的前定性和宿命性,但宿命性和宿命论有别。有人说:“现状由过去的因素决定”,又说:“一个人的现在是一切过往的总和”云。两句话都对,揭示了命运的前定性和宿命性,过去可以决定现在。但真理进一步就会变成谬误,不能从宿命性推出宿命论来。宿命论是错误的。因为过去不能决定未来,命运可以从现在起改造。特此引申出另一句话:一个人的未来是一切过往和现在的总和。

 

道德可以改变命运,善良可以改良命运,邪恶也必然恶化命运。不作不死,网络流行词,意谓没事找事,结果倒霉。词意可以深化一下,不作不死,用易经的话说就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反过来,积恶足以灭身,不断作恶就会命运恶化。一旦恶贯满盈,喝水都会呛死,平地都会摔死。

 

可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就是对自己的良知负责,也是对自己的命运负责。家庭、政治环境一个人命运的影响非常大,但不是决定性、终极性的。归根结底,每个人的命运,要由他自己负责。每个人的命运取决于其人的言行和品性。

 

良知光明,恶习无明。恶意恶念恶言恶行都会形成恶习,从而对良知造成遮蔽和伤害,俗称良心坏了。良心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对精神、身体、命运造成各种不良影响。心转物,首先就是转化自己的身心和命运。故东海曾言,心好一起好,心坏一起坏。欲造命改运,从改良自心开始;欲改良自心,从改良意念言行开始。

 

有必要指出一点,一个人的观念和德性受其崇拜对象的影响最大,选择崇拜对象极其重要。崇拜戏子可能戏子化,崇拜盗跖难免盗贼化,崇拜暴君邪教则邪恶化,崇拜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就有望君子化,其命运也因之而改变。这是一条东海律:一个人的命运与其崇拜对象的命运有一定程度的关联性和趋同性。

 

舜的大德不仅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且大大改良了父弟的命运,瞽叟为天子之父,象得诸侯之位,各自备享荣宠。圣贤可以造命,造自己和家人之命。圣贤为王,就是圣王,可以造家国天下之命。

 

历代圣王明君贤臣的命运都特别好,后福无穷,是因为他们能够真正地为人民谋幸福。这是一条普适于古今中西的道德定律:领导阶层保持自家好运、并继续优化命运的办法是,不断优化人民和国家的命运,优化人民和国家命运的办法是优化政治,优化政治的办法是优化意识形态、政治道德和基本制度。

 

三者之中,意识形态最为根本,意识形态不行则一切不行。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和历代儒家王朝的意识形态就是最好的,中道文化三性最高故。三性指真理性、正义性和普适性。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