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智慧非万能,无智万不能 ——东海客厅论儒智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21-06-14 18:37:15
标签:无智、智慧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智慧非万能,无智万不能

——东海客厅论儒智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七一年岁次辛丑五月初五日癸巳

          耶稣2021年6月14日

 


 

良知是德智的圆满统一,其智有四:一、明明德、知天命之智,相当于佛教的大圆镜智;二、自知和知人之智,相当于佛教的平等性智。

 

三、明辨和择法之智,正确辨别是非、正邪、善恶、义利、华夷、人禽、君子小人、圣贤盗贼等,包括正确评判古今中西思想观念和文化体系的是非优劣,不被各种歪理邪说迷惑。此智相当于佛教的妙观察智。

 

四、成事之智,包括格致诚正修齐治平的智能,包括文化教育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的才干,相当于佛教的成所作智。

 

良知四智是儒智,虽可与佛教一样划为四智类型,内涵、性质、表现、作用皆大不同,与所有学派宗派之智亦大不同。

 

儒智既正且大,作用无限。尤其在乱世,作用特别多,既有助于自保自卫,又有助于助人救人,无权位可以卫道,有机会可以救世。

 

救人救世都离不开仁爱。仁者爱人,爱人是德,如何爱人是智。仁爱有一个重大特征:爱人以中道。正未必中,中必然正,中道最好的正道。

 

仁爱不仅真,而且正,而且中,恰恰好。为父而爱子女,为子而爱父母,为师而爱学生,为生而爱老师,为政而爱民爱国,各有其道。不爱固然不行,爱之无道也不行。爱之不以其道,爱之适足以害之。

 

百年来爱民爱国口号震天响,忧民忧国之士前仆后继,结果人民苦难越来越深重,国家灾祸越来越频繁。根本原因就在于爱之不以其道,甚至爱之以歪门邪道。不中不正之爱,即使真,也无益,甚至害人害己。

 

当年耳闻目睹不少有识有志之士纷纷出事,我心忧伤,遂作《儒家大智慧》,将儒智分为十二,即知时、知人、知言、知礼、知本、知权、知中、知因、知几、知常、知易、知命等。该书义理与故事相结合,儒家经典依据和生平经验之谈相结合,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希望对他们也对世人有所启发和帮助。

 

江湖人士常讲,艺高人胆大。其实,热兵器时代,武艺作用有限,或可以养生,不足以保身。况极权社会的险恶远胜于江湖,仅仅武艺高强,效果非常有限,艺高的懦夫多得是。

 

思想高超、境界高远、智慧高明、道德高大才是最重要的。道高才能胆大。道高则德高,德高智亦高,德智俱高,思想、境界和胆量都会水涨船高。

 

注意,儒家智慧极高明,然只能正用,用之于一切正确、正义的事业,不能邪用,不能用之于任何非善非正、害人害国的事情。换言之,智慧只能作为仁义的辅助,为之锦上添花,不能有违于仁义原则。同时,在无违仁义“可以不死”的时候用之于保身。此用智三原则也。

 

 

德智有别而不二。两者属于不同范畴,然关系密切,相辅相成,同归于仁。德到大处,智必水涨船高;智到高处,德必与之俱进。

 

当然,在抵达圣贤境界之前,德与智并不完全一致。有些人德较大而智跟不上,有些人智较高而德有所不足。但两者又是正相关的。德大者,智再低也低不到哪里去;智高者,德再小也小不到哪里去。

 

反过来,德小者,智必有限;智低者,德必有限。智包括思想、见识、知识等。如果一个人思想浅薄、见识低下、知识贫乏,自诩或被誉为大德,吾不信也。

 

知性、理性、理智也属于智的范畴。注意,感性的丰富和理性的澄明并不矛盾,可以统一于德性的厚重。儒家三性并重,又以德性统摄感性理性并导正升华之。康德认为介于感性和理性之间还有一种认知能力,他称之为知性,指人运用概念和范畴进行判断推理的认识思维能力。其实知性也是一种理性,都属于智。

 

智者必有一定的明辨功夫,包括明辨文化之优劣,道德之正邪。别一听人讲道德就支持。首先必须问清楚,他讲的是谁家的道德。有的人物和势力,不讲道德还有人味,越讲道德越恐怖。

 

盖不同的文化体系有不同的道德观念和标准,有的正常、正确,有的反常、错误,有的正确错误混杂。有中道之道德,有异端之道德,异端又有良性恶性之别。而且异端往往喜欢自称中道。这就需要明辨功夫,需要智慧的眼光。

 

德国牧师神学家朋霍费尔说,愚蠢是一种道德的缺陷。东海曰,邪恶是一种智慧的低劣。因邪恶而成功者,往往因邪恶而失败和灭亡。因邪恶而成功,必然恶习深重,产生邪径依赖,往往丧失了摆脱恶习邪径的基本内力,包括道德内驱力和智慧内明力。没有这两种基本内力,欲摆脱积累已久的恶习和泛滥成灾的邪欲,重新选择正道,不可能也,不可能也。

 

有时候缺智比缺德更可怕。坏人若聪明,懂得人话,可以沟通,不妨有所交流;好人而弱智,莫名其妙,不可思议,绝对不能交往。生平心慈手软,不忍峻拒严绝,总被一些正义的蠢人闹得哭笑不得。前不久好了伤疤忘了痛,连续几次哭笑不得。今后须提高警惕,防火防盗防弱智!

 

或说:“道德可以弥补智慧上的缺陷,但智慧永远弥补不了道德上的缺陷。人的两种力量最有魅力:一种是人格的力量,一种是思想的力量。”不错,可以补充一句:德智不二,故儒家将智与仁义礼信并列,视为五个道德原则之一。缺德必愚。缺德者之智,或为小聪明,或为邪智,只能用于作恶造孽。

 

 

智勇不二。缺智者,要么蛮勇,要么无勇。懦弱虚怯胆小怕事,要因有三,其一是内气不足,缺乏德养;其二是于事不明,信息闭塞;其三就是于理不明,智慧未开。不敢言或言之不真,不能辨或辨之不明,不能行或行之不笃,归根结底是未能下格致诚正、博文约礼的功夫。格物致知和博学于文,智也。

 

曾有老将军说过一句话:在战场上,最怕死的人往往最容易被打死。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大半辈子的阅历、经历和所见所闻,也为这句话做了很好的注脚。多少人只顾埋头谋权谋财谋取一己私利,对他人灾厄社会不公视若无睹,自以为明哲保身,最后也没能逃离灾厄凶险,保住身家性命。这种人既是无勇,也是无智,智勇双缺。故东海早就指出,非大无畏的豪杰之士,不足以言明哲保身也。

 

聪明与智慧是两回事。物质主义、权力主义的聪明,与愚蠢倒很接近,甚至可以划等号。马邦人的一大共性就是太聪明。

 

勇于帮凶助恶谋财害命者姑不论,即使是好人,也是猥琐怯懦怯于公义。让他们说句真话公道话,让他们为蒙冤受屈的弱者或见义勇为的志士喊一嗓子,比登天还难。风险还在千里外,他们已经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

 

一般民众并不羞于承认自己的猥琐苟且怯懦怕事。他们的猥琐怯懦往往是赤裸裸坦诚的,一般也不至于落井下石。知识分子就不同了,它们善于用种种花言巧语和巧妙的理由装饰自己,把猥琐怯懦装饰得冠冕堂皇,又善于落井下石地打弱者的痛处,挑志士的毛病,以表显自己的高明。高明云乎哉!

 

儒家和自由派堪称现中国最优秀的两个群体,然各有不足。儒家群体是知有余而行不足,智有余而勇不足,明哲保身有余而见义勇为不足。可以用李白《夜宿山寺》形容之:“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立足虽高,怯如阿娇,面对汉武,一味撒娇。

 

自由派恰好相反,是行有余而知不足,勇有余而智不足。由于缺乏智慧和文化道德常识,一百多年了,依然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讲真话需要智勇双全。很多自由派都有讲真话的勇气,可惜所讲的真话,往往真而不正,正而不中,洋溢着民粹主义的味道。这就是讲真话的能力不足,外受五四蒙启派的蒙蔽,内则智慧不足。归根结底,还是缺乏格致诚正功夫。那样讲真话,不仅效果大打折扣,还常常误导读者、自伤良知而不自知。

 

最为自伤伤人的是某些自由派的反孔反儒,实乃儒家、自由派和吾国吾民共同的悲哀。反儒不仅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也导致自由派的思想正确性和道德正义性严重下降。换言之,正派中的反儒者,虽正也有限,很可能沦为助恶分子而不自知,不少五四启蒙派就无意中充当了极权主义的思想先锋和清道夫。

 

对于自由派来说,亟需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一个反儒的社会,必然极端反常和逆淘汰,任何好制度都建不起来,勉强建起也稳不住。在中国,要实现自由宪政,不仅不能反儒,而且要相当尊儒,将儒家文化视为重要乃至主要的支援性价值。同样,儒家在政治上也有必要将自由主义视为主要支援性价值。

 

结语

 

智勇不二,大智必有勇,大勇必有智。德智不二,智到大处就是德,德到大处就是仁,仁性即良知。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这条东海律发明至少十几年了。良知可以从五个方面护身:

 

其一、仁者智仁勇俱全,勇则人不敢欺,智则人不能欺,仁则人不忍欺;其二、仁者有保身的明哲,见时知几,见几而作,避凶趋吉;其三、仁者寡怨,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东海曰,遵于义而行,寡怨。

 

其四、仁者爱人敬人乐于助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乐助人者人乐助之;其五、自助者天助之,吉祥者天相之。

 

当然,儒智不是万能的。佛教有一句话:“法术不敌神通,神通不敌业力,业力不敌愿力。”我很认同。我也有一句话:知识不敌智慧,智慧不敌业力,业力不敌道德。同时,知识通往智慧,智慧通往道德,道德改良业果。

 

2021-6-13集于广西南宁青秀山下独乐斋中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