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东海微言集(28)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7-07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元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1.【莫争】关于“人到底靠不靠得住”的问题,日前有一场争论。东海默坐不言。在儒家看来,问题很简单。人靠不靠得住,可靠到什么程度,因道德而异。圣贤绝对靠得住,任何时候不退堕;君子相当靠得住,特殊情况也难说;小人绝对靠不住,一有机会就变坏。小人社会,良制良法特别重要。2012-4-4

2.【左与右】极右,西方中心主义也,或唯制度,拜民主教,或唯上帝,迷基督教;极左,马列毛原教旨也,迷斗争论,拜革命教。极右浅而妄,极左愚而险,
都盲于儒家,昧于心性。比较而言,极右浅妄犹可训,极左险恶必成灾。他们失势之时,口蜜腹剑,心怀杀意;一旦得意,恶性大发,必开杀戒。2012-4-4

3.【左与右2】东海坚持中庸之道,对左与右都不认同,但态度并不一样:对左是“完全不认同”,坚决反对严厉批判,丝毫不假辞色;对右是“不完全认同”,但有所共鸣而求同“批”异---在汲精取华的基础上友好批评。因为,党主极权与王道政治背道而驰,民主法治则不妨视为新王道德治的初阶。

4.【自由派】重视制度崇尚民主本是好事。自由派的问题在于唯制度唯民主,以制度的重要性否定文化的根本性,否定中华文化对中国制度建设的奠基和导向作用,甚至以之为良制之障文明之敌,极尽诬蔑侮辱践踏之能事,必欲除之而后快。一百多年来,他们上演了一幕幕叶公好龙、南辕北辙和自挖墙脚的好戏。2012-4-4

5.【自作孽】五四以来特别是四九以后,文化界灾难之深重、遭遇之悲惨,有史以来为最;文化群体的愚痴颠倒疯狂恶劣没文化,也是有史以来之最。他们普遍反孔反儒,反掉了中华文化,反掉了正知正见正确正常的世界观人性观价值观,对政治社会的影响和导向极端错误,恶果累累,罪孽深重!2012-4-4

6.【击蒙】很久很久以前,东海一家也曾游过纪念堂,游玩而已,随大流看西洋景而已,与游动物园无异。相信这也是大多数纪念堂游客的心态。即使“瞻仰主席的队伍”都出于“对主席的爱”又如何?对这个大魔头越热爱,越愚昧越病态和变态;热爱者越多,政治社会劫难越大,文革殷鉴不远也。2012-4-4

附@王祎萌:瞻仰主席的队伍都排到纪念碑这边来了。足以见得人民对主席的爱是尔等杀出一条血路的权贵们抹杀不了的。请问温总理,这里的几万人是不是都是余孽呢?

7.【儒学何以不彰】“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国语·周语》),由于恶习作怪,很多人容易弃善从恶,随波逐流;正学克己复礼,邪说纵欲灭礼,歪理邪说诉诸于人的邪念邪欲和仇恨,是对这些恶习的火上浇油和“鼓励解放”,最容易引起小人共鸣,最富有迷惑性和煽动性。正学真理反而遭到恶意排斥污蔑。2012-4-4

8.【形式与实质】对于形式,两种态度都不对,都会伤害实质。一是过于拘泥形式,繁文缛节,形式主义;二是完全不讲形式,排斥形式,脱略形骸。实质与形式是体用关系,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有联系故不能不重视,有区别故不能“唯形式”。正确处理两者的关系,是一种中庸智慧,文质彬彬,君子人也。2012-4-4

9.【惯性】恶有巨大的惯性。俗话说泰山可改本性难移,其实是习性难移,恶习难移。恶意恶念恶言恶行都会形成恶习。越是作恶多端,恶习越是根深蒂固。恶人就是恶习的奴隶,恶势力就是恶的惯性推着走的势力。恶人恶势力并非绝对没有改邪归正的希望,但离不开外力的刚性逼迫和正见的良性引导。2012-4-4

10.【惯性2】历代王朝末期,都有共同特征。金庸说:“几乎所有的专制独裁者在走向灭亡的阶段,其行为几乎都是惊人相似:概括起来就是对内横征暴敛贪污腐败鹰犬遍地鱼肉百姓;对外丧权辱国纳贡称臣苟延残喘寻求稳定。”这就是恶的惯性所致。恶习严重到一定程度,就像刹车坏了的下坡车,不翻不止。2012-4-4

11.【胡适】自由派的思想偏见和学术轻浮既根深蒂固又源远流长,他们的宗师胡适就是典型。对儒学蜻蜓点水,就敢信口乱弹,无知无畏,以“吃人”定义“二千年的礼教法制”,不知礼制的精神;主张槌碎烧去“孔丘的招牌”,不知“名义”(指导思想)的重要,都是这种偏见轻浮的表现。2012-4-4

附@茶人张峰:胡适《〈吴虞文录〉序》:“正因为二千年吃人的礼教法制都挂着孔丘的招牌,故这块孔丘的招牌——无论是老店,是冒牌——不能不拿下来,槌碎,烧去!”

12.【击蒙】任何学说都可能被别有用心地利用,儒学也不例外。然复须知,1利用儒学者必有一定的文化德智,与利用其它歪理邪说者性质有异。2对此,文化人应该以孔子真精神去纠正之,以儒家真思想去批判之,而不是迁怒于孔子,“打倒孔家店”,怪罪于儒家,将仁义道德连根拔起肆意践踏。2012-4-4

13.【叹袁】“袁世凯复辟” 复的是君主立宪制。光绪帝这么做名正言顺,是历史性的进步。随着清政府被革命,民主思想深入人心,再来搞君主立宪,就不得人心不合时宜,违背了儒家时中原则。袁尊儒没错,错在文化智慧不足,不懂“与时偕宜”、“礼以义起”、“礼时为大”等儒家的义理和制度精神。2012-4-4

14.【寻根】中国人素质低,尤其是道德素质,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这是事实,证据俯拾皆是。但要知道,这不是什么“民族劣根性”,并非中国人天生劣等。中国人之所以素质低,根本原因在于制度之恶,而制度之恶的根本原因在于文化之邪。高踞宪位的马列文化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附@慕容雪村:所谓“中国人素质低”,唯一的证据就是许多人相信素质低之说。所谓“中国国情独特”,其实唯一的独特之处就是许多人相信其独特。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中国人都不能算是劣等民族。中国确实有独特的饮食和风俗,但在平等、自由和民主等问题上,中国人和外国人并无不同,同样爱自由爱平等反对独裁。

15.【共勉】孔夫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东海心向往之,时时以此自勉。以前求自由吁民主,国内外彩声四起;后来汲西学皈儒家,以卫道弘儒为己任,苦口婆心言之谆谆,奈效果不佳听者藐藐,原来的自由派朋友也误会重重渐行渐远。正见不彰,真理式微,需要有更多同道共同努力。2012-4-4

16.【难难难】君主社会有望“得君行道”,民主社会可以“得民行道”。唯党主社会,“得君得民”皆难上加难。一“君”(领导人及领导集体)信仰马主义唯物论,纵对儒家不无好感,认同度也很低,警惕性则很高;二儒化社会有两大障碍:1民如风中之草,素质历史最低;2缺乏言论自由,正理不易传播。2012-4-5

附青年志愿者邸继文:大音声稀,大音听亦稀。儒家的真知正见何时能被广大被西化而不自知的人民群众接受?

17.【士】很多人将所谓的知识分子等同于士或士君子,大错。士要“有志于学”,而且学的是孔孟之道;君子则更进一步,要“而立”,立德,立起基本的良知信仰和君子人格。四九以后有知识分子,但无士,更无君子。有知识而无文化,有文化而无道德,不配称士也。2012-4-5

18.【叹文化人】文化本质上是文明化和道德化,人要有人格。现在很多文化人,既没文化也不是人,为名为利甚至为了一点所谓的的课题经费,就把自己给卖了。没文化也罢了,更可怕的是反文化,或以物化为荣,作经济之奴,为物质所役;或以“武化”为高,吹极左之鼓,为毛氏招魂。2012-4-5

19.【高压线】据某民间书院言,他们有两条高压线不碰:一是传教,二是反党。东海默然。不许传教,应该,各种宗教自有他们特定传教场所,但“反党”这条线不易把握,不易量化标准也,各种政治、社会甚至思想文化批判,都可以、都曾经被戴上反党的帽子。2012-4-5

20.【警告】维稳技术越来越高,不无效果,终究有限,或能回光返照,终是垂死挣扎。“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大量征兆预示着一场政治大变革和社会大转型即将惊天到来。例如,官方隆重推出的英雄无不成为笑柄乃至罪犯,而官方严打的“罪犯”纷纷成为民间的英雄,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几”呀。2012-4-5

21.【警告2】在大变革的狂风暴雨中,很多庞然大物将轰然倒坍或灰飞烟灭,而不少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将横空出世走上历史舞台。丧钟和希望共响,垂死和新生并列,风险与机遇同在。“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体制内外的有识之士该早作打算啦,倘若因循苟且,难免噬脐莫及,一旦选择错误,更是万劫不复。2012-4-5

22.【境随心坏】相由心生,境随心变,人心一坏,一切全坏。姑不论社会、人文、道德环境,仅论山水风光自然环境,当今中国也已经变得最坏--无论横向比较还是纵向比较。杜甫诗云国破山河在,现在是中华与山河同破,一切都遭到了空前的破坏,人的恶习邪欲得到了最大的“解放”,就像解手和放屁!2012-4-5

23.【开蒙】或问:孔子是伟光正吗?答:是!孔子一生,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以传道解惑和救世济民为己任,知行合一,德性圆满,是最高的道德楷模,最好的学习榜样。儒家经典所载其思想言行无不正确,经得起挑剔批判和历史检验。伟大光荣正确,孔子受之无愧。2012-4-5

24.【唯物论1】现代中国人比孔子时代的“小人与女子”更不逊而多怨,更难教化。因被马主义洗过,心失灵已久,僵化物化已久。很多人或许反对马家的斗争论、专政论和“公有制”,也不认可其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但本质上仍然是马家信徒,因为他们仍信仰唯物主义,奉之为科学真理。2012-4-6

25.【唯物论2】如果说仁本主义为大人哲学,人本主义为小人哲学,那么,物本主义(唯物主义)就是恶人哲学---让人物化和恶化。这种“物质第一性”的世界观一旦定型,便很难理解中华文化的正知见,很难接受因果报应万物一体等真理,而最容易流于“肉体第一位”的生命观和“利益第一位”的价值观。2012-4-6

26.【唯物论3】现代中国,往往知识越多人越坏,没读过书或没文凭的农民,品性反而好些。这个现象,似乎很奇怪其实不奇怪,根本原因就是唯物主义在作怪。
知识群体被洗脑的程度远远高于农民,故生命物化、心灵恶化的程度也水涨船高。2012-4-6

27.【真友的重要】自古大有成就的人物,往往有一个或多个绝对信得过、靠得住的真朋友,可以寄妻托子、托以性命的大朋友。范雎能够从魏国相国魏齐的手中死里逃生,多亏了他的智,也幸亏有一个可以托命的好友郑安平。没有郑安平,或者郑安平靠不住,范雎就没有活路,就没有历史上的范雎。

28.【道德挂帅】“甘地的世界七宗罪”:“不劳而获的富有,不顾良心的欢乐,没有品格的学识,没有道德的贸易,不讲人道的科学,不讲奉献的宗教,失去原则的政治。”易言之,富有、欢乐、学识、贸易、科学、宗教、政治等等一切,都必须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道德必须挂帅。七宗罪,归根结底两个字:缺德。

29.【权贵】小人可以富之,不可以贵之,可以有财,不可以有权。小人而权贵,对于政治社会文化都是灾难,对于小人自身也是灾难,尤其是在文化恶、制度劣的情况下。儒家强调学而优则仕,有大理在。学而优,树立起正知正见和君子人格,才能正确使用手中权力,用它来建设良制良法,用它来利民利国。

30.【权贵2】或说:小人掌权也无妨,关键要有监督体制的存在。不错,问题是,好制度何以可能。小人热衷以权谋私损人利己,缺乏建设好制度的内在驱动力。若没有强大的外压力,小人是不会去主动改良制度接受监督的,只会越改越恶。只有君子人,才会以民众国家利益为重,致力于良制建设。

31.【权贵3】人,不应该因有权而高贵,应该因高贵而有权。若制度好也罢了,若制度不好,小人而权贵,势必害民害己。小人而权贵,既是民众的大不幸,国家的大不幸,也是小人自己的大不幸。“解放”以来,多少人被自己手中特权毁掉一生或灭了性命啊。2012-4-6

32.【自省】克己去习,很难很难。东海出身底层,多年浪迹江湖,沾染了不少不良习气,至今未能去尽。皈儒以来,大德虽不逾闲,小德颇有出入也。平时言辞不当、应对不妥之处,更是在所难免。偶尔还会意气用事,甚至为酒所困。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修身是一辈子的事啊。2012-4-6

33.【君子】儒学是培养君子人的最佳法门。儒学而优,德性多优,于政治可以仕,于个人可以友。“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这种君子人,邪说邪教中是找不到的;异端外道中有,不多,自古儒门则特别多。2012-4-6

34.【学而优】学而优则仕的“学”,特指儒学。儒家为政以德,齐民以礼,道德与政治不二也。其它学说“学而优”,未必适合“仕”。例如,佛教“学而优”适合和尚,道家“学而优”适合道士,基督神学“学而优”适合牧师,马家“学而优”适合定居朝鲜。2012-4-6

35.【同体】小小而言之,身心是命运共同体;小而言之,家庭是命运共同体;大而言之,社会是命运共同体;再大而言之,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再再大而言之,所有生命是命运共同体;更大而言之,宇宙万物是命运共同体,一体同仁。修身,追求身心和谐;亲亲仁民爱物,致力家庭社会人类生命和宇宙万物的和谐。2012-4-6

36.【同体2】身心一体同仁,人类一体同仁,皆同于良知,即人之本心;家庭一体同仁,同于亲亲之爱;国家(社会)一体同仁,同于仁民之情;所有生命一体同仁,同于生命本性;宇宙万物一体同仁,同于乾元。仁,于人类为本心,于生命为本性,于宇宙为本体。亲亲仁民,则是仁的作用。2012-4-6

37.【击蒙】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不民主不儒家,是因为太多中国人还不配享受民主自由更不配享有儒家政治。瞧,拥护马主义党主制者,甘为物人(唯物主义者)、马徒(马家信徒)和党徒者,由于愚昧或眼前蝇头小利而反儒家反民主者,多乎哉多得很。而这些人大多是受尽欺压灾难深重的弱势群体。可怜又可恨啊。2012-4-6

38.【击蒙】余英时说:“中国政府只有政治立场,没有文化意识。”不错。详言之,没有道德意识、历史意识、责任意识和羞耻意识,因不明道德之真谛、历史之真相故。甚至也没有政治立场,只有特权立场和利益立场。政治,只是谋取特权和利益的工具。2012-4-6

39.【恶】做坏事原因很多。若是因为一念之差“发不中节”,或不难改正;若是因为信仰歪理邪说而为非作歹,则不可救药。象那些“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毛左,就很难改良,用佛教的话说,叫一阐提。一般恶人纵然“灭亲”,难免于心不安问心有愧;毛左大义灭亲,那是理直气壮反以为荣!

40.【恶2】王夫之指出:“人之唯其意之所发而为不善者,或寡矣。既有之,亦以无所资藉、无所印证而不图其失已著,尚可革也。故为其所发而为不善者,过也,非恶也。闻恶人之言,因而信之,则成乎恶而不可救。故君子于人之不善,矜其自为之过而望其改。其听恶人之言而效之,则深恶而痛绝之。”

41.【恶3】“臣岂敢杀其君,子岂忍杀其父,皆有导之者也,导之者,皆言之有故,行之有利者也。国有鄙夫,家有败类,以其利口强有力成人之恶,习焉安焉,遂成乎下愚不移,终不移于善矣。”(王夫之《俟解》)2012-4-6

42.【恶4】毛左的野蛮,内斗的血腥,对同胞的坑蒙拐骗烧杀抢掠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确实史无前例。更加史无前例的是,恶作得那么理直,孽造得那么气壮,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这不仅因为制度之劣领袖之恶,更因为文化之邪,而且文化是更加根本的原因,是造就制度之劣领袖之恶的土壤。20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