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东海微言集(29)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7-08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1.【崇拜】盗贼崇拜的社会最可怕。盗贼崇拜必与邪说崇拜并存。正常人不可能崇拜盗贼,所以必须制造大量愚民,那就必须借助歪理邪说作洗脑剂,将常识常理常道洗掉,换上特定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以这种特定的世界观生命观价值观“观”去,一切都颠倒了,盗贼恶棍成了金光闪闪的英雄。2012-4-6

2.【崇拜2】法家和拜上帝教都导出过盗贼崇拜,但都远远不如马主义厉害;秦始皇洪秀全们所受崇拜,远远不如马列斯毛们那样广泛、深入和持久。除了邪说,盗贼崇拜还与特权(极权是特权的极端形式)及暴力崇拜密结。这种社会是最黑最恶的社会,绝对是丛林中的丛林、野蛮中的野蛮、地狱中的地狱!2012-4-6

3.【言】言不在多寡,而在对错。言多未必失,言寡未必不失,关键是言者德智水平。缺德缺智之言,一句也嫌多,真善美言则多多益善。释尊说法四十九年,我们只嫌其少。其实孔子及其门徒也极善言善辩。《艺文志》说:“六艺经卷以千万数”,可见“焚坑”之前,儒家经典极为繁盛。2012-4-6

4.【言讱】讱,意谓说话慎重。“仁者其言也讱”,仁者敏行慎言、言不妄发,不会信口开河。《史记》说司马牛“多言而躁”,可见孔子这一段话是针对性的。若借孔子之言批评好辩又擅辩的孟子“其言不讱”,就缠夹了。因为“有德者必有言”, 有德者必勇于发言,摧邪显正,弘传真理。2012-4-6

5.【答】或叹没有做大好事、立大功德的机会和能力。答:机会时时皆有,能力人人具备。在假话滔滔黑幕重重的国度,说真话揭真相就是大好事;在异端邪说泛滥的时代,弘扬孔孟正道传播仁义真理,就是最大的功德,为民立功为己立德,利益世人成就自己。

6.【东海曰】在漫长的历史时间段里,善与恶将呈拉锯战状态。当善有望占上风的时候,某些聪明人甚至劫匪奸商会“展开对社会正义的投机”,这是好事。孔子说得好:“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其实动机如何,是投机还是投心,外人很难判断。只要言行符合正义原则就值得赞赏。2012-4-6

7.【贫困】贫困有两种,一种是物质经济的贫困,一种是思想文化的贫困。前者不可怕,后者才可怕。更可怕的是思想文化的邪恶。无论个人还是社会,思想文化问题都是最大的问题。一个信仰邪教的人必然很不正派,一个崇奉邪说的社会必然极不正常。2012-4-6

8.【变本加厉】蒋公日记评胡适:“褊狭自私,且崇拜西风,而自卑其固有文化,故仍不脱除中国书生与政客之旧习也”。这一评价用在现国内外自由派身上同样合适。只不过比起胡适来,现自由派在“褊狭自私”、“崇拜西风”和“自卑其固有文化”等方面变本加厉了。一蟹不如一蟹也。2012-4-6

9.【击马】无论正邪真伪,一种理论只要被人掌握,就会产生力量,一旦成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其力量更是极为巨大。正理真理产生的力量正面而健康,邪理伪理产生的力量负面而腐恶。马主义产生的就是一种极端负面、极度腐恶、极具破坏性和毁灭性的力量,破坏和毁灭一切真善美之物,包括大自然。2012-4-6

10.【击马2】马主义就像瘟神,实践到哪里,哪里土地就被瘟疫,哪里人民就被奴役;又像黑太阳,“照”到哪里,哪里就成为黑暗的地狱、罪恶的渊篓!宣传、实践和坚持马主义,都是恶,都有罪。这种罪恶或许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但逃脱不了因果的铁链!2012-4-6

11.【略辨】孔府两千多年的光辉,是因为孔子德泽绵长,是后人尊爱孔子而爱屋及乌。衍圣公继承的是孔子的血统而非儒家道统,他能代表孔府,却不能代表儒家文化,不能称为“儒家文化的最高代表人物”。只有经典和圣贤才能代表儒家文化,只有圣人才能称为儒家最高代表。2012-4-6

12.【计划】拟著《中华政治--儒文化实践史》,从儒家道统的角度,对中国历史和历代政权进行梳理和评判。共分四大部分:1大同王道的原始模式(尧舜禹),2小康王道的三代实践(夏商周),3中华正统汉唐宋,4中华偏统元明清。已初成第一部分。欢迎儒友们提供意见。2012-4-8

13.【呜呼】写罢“伊尹之训,帝王之师”一节,自奉高度酒三杯。汤王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救世心徒热,有道不能援,呜呼哀哉,呜呼痛哉!2012-4-10

14.【自信】这是一本真正与众不同的关于中华政治、历史和义理之书,道眼烛史,新见叠出。加我数年以作《中华政治史》,可以救世济民,可以道援天下。仓颉造字鬼神泣,东海此书若能顺利完成,群鬼要夜泣,诸神当滕欢。2012-4-10

15.【平等】某些学者反对平等,以之为“万恶之首”。大谬。平等是个政治概念,意谓人权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非平均主义。儒家强调爱有差等,亲亲仁
民爱物,先爱亲人后爱他人,先爱人类后爱万物。但法律不应有差等,政治不能搞特权,即“游戏规则”不能不平等。2012-4-8

16.【赫赫】写到第二部“小康王道的三代实践”第二章“商”第一节之三:“革命誓词--汤誓”,不由得壮怀激烈,忍不住想仰天长啸,却又不敢,生怕惊动四邻和老天爷。

17.【混扯】孔子王道,管仲霸道,商鞅邪道暴政,三者性质不一样。霸道尊王攘夷,相对较好;暴政极端夷狄化,与儒家和孔学水火不容。“杀少正卯”非历史真实,东海《大良知学》中有文析断。顾准糊涂颠倒胡说八道,误人误世!这种人居然被自由派推崇为大师,大笑话也。2012-4-9

附:@王晓渔:顾准论孔子:“他若真的当起权来,他的做法其实和管仲、商鞅是一样的。杀少正卯,隳三都,已见端倪。……后代史家,说中国几千年来的政治一直是内法(或荀)而外孔,以孔做羊肉,挂招牌,以荀或法做实际。这一套其实开始于孔子本人。……他的归宿必然是法家。”

18.【中国少人】个人独立觉醒者当然越多越好,这是政治大变革的社会基础。不过很多人所谓的觉醒独立,仅仅是权利觉醒而不是道德觉醒,是经济独立而不是人格独立。大多数人昧于文化和道德,只是物质人和经济动物。君子人才是建立了人格的真人,尧舜等圣王孔孟诸圣贤则是道德高度觉悟人格独立圆满的大人。

附风中伊迹:你在儒学方面(特别是儒家经典)方面的造诣我很佩服,但是在“经世致用”方面还是太过学究气,脱不了“腐儒”气(纯描述,无冒犯之意)。世无尧舜,民岂能等死?在现代社会,摆脱圣王思想,寄望于个人独立和觉醒,才是时代精神。

19.【胡适】或说胡适“在主义问题上在国共问题上都没有正确立场”,是调和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我以为这主要是学识问题而不是品质问题,是糊涂而不是投机。他是自由主义又认为主义不重要而主张“少谈主义”,反对马家帮却不知也无力批判马主义。有知识无文化,说的就是这种人。2012-4-10

20.【荒唐王小波】王小波说:“四书五经再好,也不能几千年地念;正如口香糖再好吃,也不能换着人地嚼。”比喻很俏皮,其实不着调,这等于说:仁义道德再好也不能几千年地讲。四书五经的核心和原则是仁义道德,与口香糖无可比性。王似崇民主自由。他会说民主自由再好也不能几千年地搞吗?2012-4-11

21.【悲悯】人不会因为有权就有德,人应该因为有德而有权。无德者不可能正确使用手中权力,不可能以权谋公,为民谋福利,为国建良制。古今无数事实说明,缺德者掌握大权,是人民和国家的不幸,也是掌权者个人的不幸。2012-4-11

22.【击蒙】五四后疑古风起,侮传统辱文化疑历史成了时髦。其实儒家“道理”的正确性和史料的可靠性是各派中最高的,其中又以儒家经典为高。经典有正副,圣人所言或所编为正经典,贤人所言或所编为副经典。正经的正确性可靠性更高于副经。畏圣人之言,是出于对天人真理及历史真相的尊重。2012-4-11

23.【政治】不少人表示自己不关心政治,或以示乖巧,于“政府”没危险;或以表清高,于政治没野心,或是怯懦的讨好,或是冷漠的逃避,都是极端自私自利的表现,殊不知在极权制度下,没有人能够摆脱政治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关心”。这种人人只想自扫门前雪的散沙社会,正是极权主义最喜欢和需要的。2012-4-12

24.【政治2】极权及后极权是最不正的政治,是最可怕的邪政恶治,其破坏性是多层次全方位大规模的,对社会、文化、经济、道德及自然环境的破坏之烈无以复加。胡风赞美毛氏,高呼《时间开始了》。时间确实开始了,却是倒流的,急遽地倒向丛林和地狱,把人变成禽兽、变成恶鬼!

25.【政治3】在极权制度下表示不关心政治,实质就是不关心他人不关心社会不关心公正和道义,只想蝇营狗苟、苟且偷安。其实大多数人难以苟安。很多人平时不管他人死活,自己事到临头甚至死到临头才奋起抗争,也很难得到他人和大众的支持。这种利益性原子式的抗争,虽不无效果,却极为有限。

26.【有感】慈善未必是善,奉献未必有德。有些人做慈善或奉献却无功德,不仅是动机不良,或攀权附势托臀捧屁,或为名为利为了获取更大的非正常利益,而且是结果不良。如对某些官办慈善机构的支持和捐献,无异于济富帮贵甚至助恶帮凶。愚蠢无知也罢了,若结果动机双不良,被恶报是理所当然。

27.【革命】在极权体制下,反对、抗争和改革极权,是最大的慈善、最高的功德。改革,包括改良和革命各种方式,革命方式亦多种多样,或极端激进或相对温和,或诉诸暴力或借助“颜色”,或自下而上或自中而上或自上而下,不一而足。采取什么方式为宜,因时因地因人而异。

28.【革命2】《儒文化实践史》的“革命精神和革命正道”,介绍和论述汤武革命的特征,汤武革命与马列革命性质截异。那是贵族革命,虽然暴力,却有限度,导之以德,充满道德精神和文明规范。她顺天应人水到渠成,吊民伐罪救民水火。革命成功即制礼作乐刷新政治。对前朝颇为尊重,分封以国保留其祀。

29.【革命3】指导思想(包括文化、信仰、意识形态等)对于个人德行、社会道德和政治品质的影响极为重大,甚至是决定性的。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是关键之关键,原则之原则。这里一错,贻害极大,流弊无穷。不仅为人为政和革命,就是一般事业如搞企业,都离不开指导思想的正确呀。

30.【革命4】即使局部性赞成的做法(主要是针对体制内的打黑行动),东海也不会支持西红柿,并非有先见之明,而是存在根本性的思想分歧,道不同不相为谋。西红柿的崇毛唱红,意味着指导思想的邪恶。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任何行动和实践,不论改良还是革命,都必然滑向邪路。2012-4-12

31.【革命5】革命的正义性,源于革命对象的反动和广大民众的支持,也源于指导思想的道德性和文明度。即使是针对极权暴政的革命,未必都是好的。马家及毛氏革命,无论什么人物领导、针对什么政权、人民群众拥不拥护和有没有一定的正当性,都不值得、不应该支持。

32.【革命6】马家及毛氏革命,即使有正人君子参与,也改变不了其邪恶性质。正人哪怕进入领导层,也是暂时的,或同流合污主动坏掉,或在内部外部各种恶斗中被动汰掉。革命成果一定会被阴险恶毒者篡夺,回过头来吃掉革命者。这是马列式革命的宿命,决定于马主义毛思想的理论原则之中。

33.【革命7】儒家富有革命精神,支持、参与甚至领导儒式革命,对民族主义革命(如孙中山的)和自由主义革命(民主革命)也会有所支持,对以马家及邪教指导的革命则坚决反对。这类革命祸国殃民也灾己---古今中外,这类革命的领导者、参与者及拥护者,有好下场的几稀。

34.【提醒】君子圣贤,别人越知情,他越欢喜越亲近;恶人盗贼,别人越了解,他越恐惧越提防,甚至肉体消灭才放心。因为盗贼有太多重重包裹层层掩饰的秘密和龌龊见不得人曝不得光。对他们来说,身边的人往往比“敌人”更危险。事实确实如此,自古以来,大多数盗贼直接间接毁于死于他们自己人手中。

35.【提醒2】曾警告过一朋友:千万不要与毛左闹到一起,不要帮助他们更不要接受他们的什么帮助,绝没有好结果的。古诗云最难报答美人恩,其实恶人恩才难报,而毛左恩,那是要付出身败名裂身亡家破的代价的。毛左都是灾星,地狱种子,在灾国灾民的同时必然互灾自灾,给社会给他人也给自己制造地狱!

36.【仁本论】唯物论与无神论有所不同。唯物论必然无神——不承认神的存在,但无神论未必唯物。儒家反对唯物论也不认同神本论,对于神之有无置之不论。即使有外星生命存在称为神,也不是若基教那样是“创世造人”的。儒家是仁本论。仁,体用不二道器合一,大而化之之谓神但不是高高在上的神。

37.【反儒派】反儒派是要将儒家连根拔起,要将人性根本、道德原则和中华文明精神,从根源处毁灭。秦盗洪贼毛氏这些文化政治双重反儒派,对儒家和中华的危害都是毁灭性的。而五四以来众多反儒“英雄”,堪称马家毛氏的开路先锋。若非儒家被反掉,马家焉能长驱直入顺利登坛?

38.【反儒派2】腐儒伪儒对儒家和国家也都有害。腐儒是不识大体不知变通(如清末的徐桐辈);伪儒是借儒家之名,行不义之实。腐儒真诚,但缺智,伪儒虚伪,是缺德。两者性质有别,都有害,但有限,反儒派却是危害极大,流弊无限。

39.【一倒一起之间】打倒孔家店,中国人的精神就断了炊,空虚饥寒,六神无主,以父为贼;开起马家店,中国人的心灵就吸了毒,野蛮疯狂,六亲不认,认贼作父!

40.【开蒙】儒家道德教化与马家思想品德课,形同实异,内容结果截然相反。马主义不仅政治经济理论极端反动,而且世界观、人性观和价值观极其错误。接受马家教育越久,心智遭到破坏越严重,思想越劣品德越坏。儒家经典正好相反,学而时习之,潜移默化,时间一长,想不成为正人君子都难。2012-4-13

41.【恶人谷】或感叹中国已经沦为小人社会。我说你高估了。中国早已是恶人谷,别说正人君子,连小人都难得一见了。小人不一定坏,在古代礼制或西方法治下,大多数小人都有一定底线,并有一定的羞耻感。而在中国,作恶意恶念之奴、以恶言恶行为荣者,已非少数。说他们畜生化,只怕畜生也不屑为伍。2012-4-13

42.【共勉】面对人格难觅、人性丧尽而兽性爆发的社会,一般人要么同流合污,要么逃离开去,即使某些外道圣贤,也会心灰意冷而不问世事。只有儒家圣贤永远不离不弃,永远怀着一颗热乎乎的救民救世、道援天下之心,只问应不应该,不问值不值得,当仁不让一往无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43.【畜国】重庆69岁的易如国,在进京唱红前九旬老母去世,而他选择进京唱红“居然”感动了无数人。看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啼笑皆非地想起吴起的故事。吴在曾申门下学习,闻母死噩耗,仰天大哭三声,却不回去奔丧,而是继续埋头苦读。曾子大怒,立踢他出门。若说战国是乱世,现在就是畜国!2012-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