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东海微言集(32)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7-14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1.【支持王立军】子曰:不以言举人,也不以人废言。去年两会王立军提的、联署人数最多的单项议案:《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法〉以严刑峻法惩治食品药品领域严重犯罪的议案》,虽不治本,颇能治标,对于有效改善目前国民食药环境的恶劣不可或缺,值得重视和落实。

2.【良知之杀】常有官员因焦虑症或种种原因自杀的消息,世人每不信,其实很正常。这也是良知之杀,是其良知的严惩。良知是不甘持久被恶习邪欲障蔽的,起不了正作用,就会从负面起作用,最常见的是捣坏其心理身体。这也是警告,若各种警告无效,良知就会借其人之手绝其人之命,让他身心(肉体与意识)俱灭。

3.【良知之杀2】良知无人不具,无所不在,罚罪灭恶,大公至正。社会不平政治不公,而天理良知任何时候都是公平的。罪恶或可逃脱法律却无法逃脱良知律。正常方式是良制制裁良法惩罚。非正常方式则数不胜数,人祸天灾,仇杀敌杀,他杀自杀,无非良知之罚和杀。

4.【良知之杀3】大量知识分子“解放后”受尽折磨或被迫害致死,貌似很冤其实不冤,那正是良知的潜作用和天理的正体现。站在中共角度看,大多数人明明爱党护毛却被打成反党反毛,确冤;站在中华立场看,诬蔑儒家诋毁圣贤抹黑历史践踏道德宣传邪说帮凶极权,难道不应该遭到惩罚吗?2012-4-21

5.【良知之杀4】主体文化好,政治制度社会道德就不至于太坏;即使都坏了,纠正起来也不至于太难。坏文化成了主体,则一切都会坏到极致而且难以纠正。因此,诋毁打倒儒文化和宣传树立马主义,罪行和恶果都特别严重,遭到的回报自然特别严厉。现中国知识分子的厄运是分子们自招的。

6.【可耻】古今中外的独裁者和极权政权,无不喜欢搞大工程、大建筑、大动作和大场面。这也是一种统治术,盖小民、小人及司马南之类小知识分子最容易被这些“大东西”镇住:“置身天崩地裂般欢呼中,我如潮流中一片枯叶。”他不知道,法眼看去,金正恩之流亦不过天地之间一片枯叶耳。2012-4-21

附@司马南:近距观察金正恩,发现他身体喜欢左右摆,似习惯而非拘泥。120万人无论如何算是大场面了,他很“吼了得住”。像明星谢幕一样,他环周与人交流,冲着每一个方向或挥手微笑,或拱手致谢,头五五中分,牙齿很白。最近距其十几米,我看得十分真切。置身天崩地裂般欢呼中,我如潮流中一片枯叶。

7.【良知之杀5】良念良行良风良俗良制良法,分别是良知在个体、社会和政治等层面的体现,都是良知正常正面的显作用。犯了大错大罪者,若因羞愧内疚而自裁谢罪,也属良知显作用;若并无愧疚感,却因心理重疾如重度焦虑等原因而自杀,则是良知潜作用,从反面起作用:让你自己收拾自己。2012-4-22

附南京伏起:邪恶之徒怎么会良心自杀?官场倾轧或被自杀才是真相。

8.【开蒙】得乎道之谓德。得乎道,才能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对于政治家和文化人来说,这是最重要最大的德。反过来,失乎道,缺乏正确的文化道德政治立场和指导思想,根本一错,就很可怕,其它方面做得再好也是细枝末节,不足道。如希特勒,据说某些小德可优秀了。

9.【根本分歧】四点分歧都源于蒋与毛主体文化的分歧。即使毛氏也主张保护私有制和阶级合作,也表示要从全民利益考虑,也搞和平土改,都没有用,都靠不住。因为暴力、公有制及阶级斗争的强烈冲动蕴藏在毛思想马主义之中,扎根于其世界观、人性观和方法论之中。只要有条件,就挡不住冲动。

附@陈立宪:《蒋介石日记》里总结与毛的分歧,总结了几点:一,毛主张消灭私有制,国民党主张保护私有制。二,毛主张阶级斗争,国民党主张阶级合作。三,毛说是代表无产阶级利益,国民党则要从全民的利益来考虑。四,毛搞的是暴力土改,国民党希望搞的是和平土改,是让地主、农民都不吃亏,双赢的土改。

10.【道】道德和道理,都有大小、优劣、真伪、正邪之别。儒家的德和理,皆合乎道,源于道,故至大至优至真至正;异端讲的道德和道理,大优真正的程度逊于儒家,但也各有一定的正确性和真理性。邪说性质与异端不同,其所谓的道德和道理,必无道违道,非伪即邪。貌似自圆其说,其实破绽百出。

11.【反老子】天地至仁,以万物为一体;圣人至仁,以天下为一家。生生不息新新不已,天地之仁也;民胞物与大爱无疆,圣人之仁也。2012-4-22

12.【铁律】或说:同一个地球,为什么中国环境特别恶劣、山河特别破烂?中国人造了什么孽?天道何其不公?答:这正是恶有恶报,正显示了天道的公正。个体和社会都逃不出因果铁律。现代中国邪恶者、造孽者太多了,如果环境特别美好、山河特别锦绣,人人平安喜乐,那就真的没天理了!2012-4-22

13.【地球上天堂与地狱同在】马家势力所及,罪恶就延伸到哪里,罪恶深处就是地狱;儒家影响所到,良知就照耀到哪里,良知大明就是天堂。2012-4-22

14.【哪些人最反感儒家】1忤逆子。因为儒家最重孝悌;2暴君和乱臣。因为儒家倡导王道;3阴谋家和伪君子。因为儒家强调真诚正大;4邪教徒。因为儒家思想大中至正。5违仁悖义之徒。因为儒家以仁义为原则;6各种盗贼。因为儒家圣贤是彼辈克星…总而言之,皆小人耳(恶人是小人之尤)。2012-4-22

15.【开蒙】因为被假恶丑冒充过,就不相信真善美的存在;因为被小黑邪冒充过,就不相信伟光正的实有。其实不仅儒家,古今中外伟大的人物、光明的事物和正确的道理层出不穷,数不胜数。2012-4-22

16.【击蒙】雷锋是特殊时期树立的特殊偶像,强调的是对暴君的效忠,所谓“三忠于四无限”。 雷锋道德,不仅虚假而且邪恶。号召学雷锋,当然只能学出遍地毫无羞耻的伪人和不择手段的恶人。某党若号召学的是孔孟和圣贤,人心自然向好。人心普遍好了,什么好制度建立不起来?

附一个湖北男人:说教不及法制,践行法制必须先行自由民主。君不见某党号召学雷锋,学了这么些年人心向好了吗?

17.【纣未可伐】武王即位第二年,举行了“孟津观兵”,参会诸侯八百多。诸侯们劝他立即伐纣。但他审时度势,认为还不是时候,决定班师回国继续等待。盖当时纣王虽然大失人心,但罪恶还没全暴,恶贯尚未满盈,朝野还有不少人人对他抱有幻想。吊民伐罪道援天下,也有个时机是否成熟的问题。

18.【击蒙】任何学派宗派都不可能人人君子。儒家最优秀,也难免有小人。即使是君子,也难免有“逾矩”的时候,特殊情况下甚至道德退化,化为庸人。但比较而言,儒门中正人君子豪杰圣贤是最多的,政治文明和社会道德度,与儒化程度成正比。

昂山素季2012:【反蒙】二十四孝有几个拿得出手戏彩娱亲有木有?你若说提倡的是一种精神,一种象征,那古人都有何种表现?那位在守孝时生了一堆娃儿的孝子,有木有。为何孝子传教育出来的,不是愚孝,就是伪君子呢?当然这是以古人眼光论事,若以今人标准,根本就不必用孝经强迫洗脑。平等的家庭教育足矣@东海余樟法

19.【答】1西方无儒本不幸,因此无反儒运动恰成了幸运。他们的人之本性虽未能弘扬,但也不受摧残。2自由主义虽非儒家,其民主制比君主制更能落实民本思想。因为人类都是天生的儒家。3中国政治文明和社会道德在历史上一直超前。明清民国偏离儒家故落后,四九以后违背仁义更落后。2012-4-23

附翟晋玉:中国政治文明和社会道德比欧美相距甚远,当作何解释?

20.【又大洪水】恶报永恒,唯这时代特别集中、明显和即时。这是个大恶报时代。一般君子固比小人平安,毕竟没有保障,危难时刻也可能玉石俱焚。圣贤救人或难,自救不难,纵然逢凶遇难,必定化吉成祥。要熬过这段“黑铁时代”,最好比一般君子大一点。2012-4-23

21.【击蒙】很多人把所谓的新文化运动称为“人性解放”、“个性解放”。殊不知通过反孔反儒获得的是恶性的解放和恶习的解放,是人性的丧失和个性的消亡,而“新文化运动”其实是反文化、反道德。反文明的运动,反掉这一切,得到的只能是“率兽食人”的政治和“人相将食”的社会,是锁链和奴役!

22.【士愚】士农工商。农工商愚昧不要紧,领导和官员愚昧也还好说,士愚、知识分子愚则不得了。这个时代,最愚昧的恰恰是知识分子群体,轻者愚而诈,重则愚而恶。少数知识分子或不缺德,但缺智,愚而蠢。

23.【士愚2】一些知识分子,一边呼吁良制一边轻蔑良知,一边追求民主一边反对民本,一边向往文明一边反对道德,一边咒骂盗贼一边诋毁圣贤,一边反对极权一边信仰唯物…这些人与那些愚而诈、愚而恶的知识分子相比,已经很优秀了,但同样愚,同样昧于中华文化、文明和历史,昧于自心。

24.【士愚3】道统高于政统,文化高于政治。自古以来,文化人负有启蒙民众、引导政治、提升道德和文明之责。因此,崇奉歪理信仰邪说,是文化人最不可原谅的愚昧,后果特别严重,轻则误导学生或读者,重则毒害社会和政治。这种文化人著作越多地位越高影响越大,罪孽也越大。2012-4-23

25.【击蒙】有学者说:“‘大居正’就是最高权力继承的立子立嫡制度。”大混扯。只能说,在周朝,遵守嫡长制是守礼和“居正”的表现之一。大居正,大是尊崇、尊尚,居正是坚持正道、止于正道。儒家有“君子大居正”、“《春秋》之义大居正”之说,意谓君子、《春秋》以恪守正道为贵。

附@吴稼祥:【《公天下》书摘】殷商政治制度两大特点,一是单中心治理,中央集权;二是大一统,但非大居正。所谓“大居正”,前面说了,就是最高权力继承的立子立嫡制度。而殷商,更多的是兄终弟及。因为前一条,殷商政治是专制的,中央集权,帝王荒暴;因为后一条,殷商是动乱的,兄弟相残,国无宁日。

26.【无礼不成政】政府无礼、政治无礼是最大的无礼。无礼的政治及政府,必然非礼圣贤非礼经典非礼真理非礼文化非礼历史非礼民意非礼一切真善美。荀子曰:“不学礼无以立,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无礼则不宁。”诗云:“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东海曰:政而无礼,胡不遄死!

27.【骗】道德贵在真实和真诚,唯真实和真诚方能感人和化人。当局树立的大量道德模范,不仅感动、感化不了人,反而让人排斥厌恶,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们是假冒伪劣产品。这种产品对道德的伤害至为严重,于社会有百弊而无一利。当局这么做,违背了基本政治道德,是欺民欺天更是自欺。

28.【都是坏话】或说毛氏好话说尽满口仁义道德。这是缺乏法眼所以误读。其实毛氏是坏话说尽满口男盗女娼。私底下谈话姑不论,公开出版的毛选也是处处似是而非强词夺理邪言歪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类盗言贼语不用说,“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类也不是什么好话,孟子早就批过了:禽兽也!2012-4-23

29.【规律】人心普遍善良,风光往往美好;社会道德沦丧,山水渐渐败坏。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是对应的,一个国家或地区自然环境恶劣,其人文环境也必然恶劣。

30.【答】或问:既然儒家那么好,为什么还会被打倒?答:正因为儒家太好,所以要被打倒。太好反而不得人心,因为人心太坏(愚昧也是坏)。现代中国人不仅配不上儒家,也配不上有所儒化的“蒋家”,而只配得到马家及毛家。光绪康有为蒋介石们的失败和毛氏的成功,是民意也是天意。天意民意不二。2012-4-23

31.【中国有几人】强者强盗化,不把他人当人看;弱者奴才化,不把自己当人看。不把他人当人看当然是恶,不把自己当人看同样是恶。更多的人既不把他人当人看也不把自己当人看,集强盗和奴才于一体,双重的恶。这些东西想得到人的待遇,想拥有人权和尊严,难哪。

32.【蛊国】在一个知识群体愚昧卑劣的时代,在一个正见不彰邪说泛滥的社会,正人君子健康力量必然遭到排斥,越恶的人物和势力成功概率越高---即使恶的程度不够也会被淘汰。许多毒虫共同一个器皿互相吞食,最后剩下的毒虫就是蛊。当年的毛氏就是这样成功的。

33.【慎读】今天是世界读书日,一些人在感叹国人不爱读书或呼吁多读书。其实多读书未必好,读错了书比不读书更可怕。现中国,农民群体读书较少,德行相对较好,知识分子和官员读书较多,品质最坏智慧最缺。所以,如果没有一定的儒家经学修养,倒不如不读书,多少留点人味。2012-4-23

34.【东海曰】有学者提出要“回归传统和再建道统”。其实道统就是中国最高传统,或者说是传统的原则和核心。传统未必都是好的,某些违背道统的传统东西就是坏的。其次,政统可以另建,道统不能另建,只能回归或重续---把中断的道统重新接续起来传承过来。一切另建道统的努力都是极端的狂妄。2012-4-24

35.【大智慧】在儒学课中,将深讲儒门智慧,一个人仅有肉眼是不够的。辨别君子与小人、圣贤与盗贼,须有慧眼;认识真理与邪说、正见与谬论,须有法眼。缺了这“两眼”,或误交小人误拜盗贼,误信谬论误奉邪说,或错灭君子错斥圣贤错批正见错毁真理,后果都很严重,害人害己,甚至自取灭亡。

36.【大智慧2】儒家大德大智,德智合一。其智,进可涮新政治道援天下,退可独乐其乐独善其身。必要的时候固不惜杀身舍生,毕竟是极特殊的情况,不是儒门常法。可以死可以不死的时候,儒家明哲,最底限度足以保身。自古圣贤大儒,绝大多数都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并且安康长寿寿终正寝,岂偶然哉。

37.【击蒙】人都有良知仁性,人都是天生的儒家。没有儒家的国度,良知不明,仍能隐隐约约起作用,有可能发为良风良俗,建成良制良法;有儒家的国度本来幸运,可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打倒摧残毁灭之,麻烦就大了,国人普遍良知泯灭畜生化,别说良俗良法,连恶法都未必能落实,无法无天啊。2012-4-24

38.【孙蒋】孙蒋最大的问题出在文化(指导思想)上。孙蒋于儒文化的真理性有了解,又不够,口头尊重儒家道统,实际上却以三民主义取而代之。这种做法比清政府更不堪。清政府是严重偏离,孙蒋则是搞了一套。孙蒋之所以强于毛共,是其三民主义与儒文化终究靠的近一点,没有完全悖逆。2012-4-25

39.【孙蒋2】要胜过盗贼,要么更盗贼,坏到极致,要么特圣贤,大中至正。一般君子往往无能为力。蒋公胜不过毛氏,根本原因在此:中正不足。指导思想一偏,政治教育军事经济各领域,各种方针政策措施,无不出问题,偏安一隅,固其宜也。可谓:成也三民主义败也三民主义。

40.【中庸】除了中庸(仁义、良知等),任何东西都不能“主义”---那意味着本位化和极端化,即使是好东西,一旦极端起来,在实践中就会出问题,甚至走向反面。例如:利己、利他、爱国,无不应该;集体、民族、社会、科学、军事,都很重要,但都不能“主义”,否则流弊极大,甚至恶果累累。

41.【孙蒋3】民族民权民生问题,完全可以在儒家道统之下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解决。把这三者主义起来,恰恰不利于问题的整体解决。由于没有形上依据或哲学背景,三民主义作为政党指导思想,颇为粗陋,远不足以与马主义相抗。它虽不好,但对儒文化和自由主义也不排斥---这是它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