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樟法】东海微言集(37)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2-07-22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1.【赞成】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政协副秘书长麻建国表示:对不把人民健康放在心的企业还留什么情面?要罚就罚他个倾家荡产!重庆王先生也曾提交过重惩重罚黑心食品企业的政协提案。东海认为,这个办法只能治病不能治本,但在目前的政治环境和制度架构,这么做是必要的。

2.【赞成2】制造毒食原因很多,要因是政府质量上放任不管,经济上剥削过重,导致生产厂家为求利润不管质量。某些厂家或还有报复社会的心理。更有大环境因:唯物文化和党主制度摧毁了良知,经济挂帅的政策放纵了物欲。但不论什么原因都不成为造毒的理由。造毒者必须严惩!

3.【流氓】儒佛道对“道”的解悟和阐发同中有异,但都是真道、正道。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下士虽然低下,终究是士。那些热衷于诋毁、摧残和毁灭中华文化者,比下士更不堪,只能称之为流氓了---有没有知识地位和权力都是流氓。2012-5-5

4.【提醒】民意天心皆大变,红朝末日的气息越来越浓,在原制度框架下,无论怎么维也稳不了几年了。凭我对历史和现实真相的深度了解,现在已经处于大崩溃前夜。历史留给某些庞然大物的机会转瞬即逝,要么改邪归正迅速转向,要么脚底抹油赶快逃跑,再不抓紧这最后机会,面临的将是惨烈的清算!

5.【提醒2】红朝本无传统和民意的合法性,因马主义毛思想恶果累累臭名远扬,其“文化”合法性早已完全丧失。十几年来,贫富差距之悬殊、官民矛盾之激烈、民怨民愤之重大、党心军心之动荡,无不触目惊心。红朝能够维持到今天,已达极限,已是了不起的历史奇迹,转向“起不了”是大势所趋。

6.【提醒3】某些人物拥权太“特”,拥金太重,已是人怨天怒,在此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即使回头,能否找到岸都很难说,居然还在变本加厉地敛权捞钱和作威作福,真可谓不见棺材不掉泪。读书不读经,多么可悲;有权没有史(没有历史知识),何其危险!

7.【蠢】@南风窗:《环球时报》社评说:中国只要在未来几十年将GDP总量再翻几番,周边国家对华态度会调整,美国也会从东亚自动后退。东海曰:这种物质主义、经济主义的观点,肤浅而愚蠢。在鸦片战争爆发之前的1820年,中国的GDP占世界的比重高达33%呢。(英学者安格斯麦迪森在《世界经济千年史》)

8.【呜呼哀哉】马法两家,本质接近,多数中共官员和领导人都有法家思维和倾向。这个主题最适合他们听。这是启昧开蒙,更是救死扶伤---在东海眼里,他们都是重伤员重病人。不过他们也是最不愿听、最听不进去的。

9.【旷古奇闻】:“@天下微博第一榜:清华大学易延友老师微博称,清华大学的‘论文博士’连学费都不收,但必须要求对方是正局级以上官员。”很多人骂满清,清朝科举考试的严肃性,当代就望尘莫及。这种丑闻龌龊事若发生在清朝,不知多少人要人头落地!

10.【今不如昔】科举考试颇具公正性和严肃性。作弊通关节,那可是大罪,犯者要受到流配、杀头等严惩。鲁迅的祖父就是因为科举行贿被判了死刑的。左宗棠曾国藩功业赫赫位高权重,但因为未能参加会试或没有考上进士,都只能“赐同进士出身”---皇帝所赐,比进士含金量可大不同。

11.【答】或说:對於馬克思這種反人類的學說,即使是孔子也會全面抵制的。答:对于邪教的态度,日本的办法颇为儒家:信仰言论自由,行为法律限制。儒家当道,對於包括马主义在内的各种歪理邪说,也应该这样对待。理论问题理论解决,
恶行则诉诸法律。象当年马家帮公开造反,政府纵容便是失责。2012-5-6

12.【提醒】或说:“做左派最安全,因为,在红朝自不待说,即使到了民主社会,也是容许他们狂吠的。”正常情况或许。然复须知,中国社会文化蒙昧、道德崩溃太久了,即使侥幸民主化了,开始难免劣质,未必能帮助极左分子逃脱“鼓吹恶性暴力者亡于恶性暴力”这个因果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2012-5-6

13.【礼与理】我不在乎别人态度如何,有没有礼貌。只要对方言之有理,都值得考虑、学习和感谢。不过我发现,态度恶劣、没有礼貌的人,大多说不出什么道理来。2012-5-6

14.【法律】良法未必绝对平等,恶法绝对不平等。2012-5-7

15.【开蒙】很多人把君主立宪制说成帝制,是受了党文化的影响。其实,在这个制度框架下,君主是虚,立宪为实。君主立宪原则上属于民主制,是君主制向民主制过度的历史时期,民主的一种特殊形式。2012-5-7

16.【争鸣】百家争鸣是好事,但前提是必须在良性的指导思想和制度框架下开展。否则,百家争鸣就变成了无序恶争或百家争权,歪理邪说一旦得到权力青睐获得政治特权,难免一家独裁起来。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问题就在这里,道统中断,礼乐崩坏,法家上台,天下沦亡。2012-5-7

17.【素质论批判】素质论有正确的一面:现中国的民众素质确实普遍低下。但是它模糊了两大问题:1民众素质低下,根本原因在上梁不正,在文化、政治和制度不正,在精英阶级劣质化。2弘扬良性文化,建设文明政治和先进制度,主要是文化、政治精英的责任,不能卸责和归咎于民众。2012-5-7

18.【榜样】利益主义并不符合利益原则。这种人把利益(权力、金钱等等)放在第一位,结果成了利益的奴隶,从唯利是图变成身为物役,终于被利益所害,在利益追逐中丧心甚至丧身。贵阳原市长助理樊中黔就是榜样。案发后他说:“这么多钱我拿来做什么?平时无用,这回你们拿来给我量刑时可有了大用!”2012-5-7

19.【动物凶猛】唯物主义者往往不见棺材不掉泪,见了棺材怨自己本事不够。他们或以为只要本事足够大,就可以跳出因果外,不落报应中,或根本不信报应。有人嘲笑:“什么因果,什么报应,都是迷信。只要本事大,老天也害怕;如果没本事,活该做牛马。强者吃人,弱者被人吃,这就是最大的规律。”猛啊。

20.【厉害】有学者说:“我们都是佛的替补。”东海不由得明赞:此言大有见识。该学者接下去的一句话是:“真正的共产党,就是离佛最近的人。”东海不由得暗赞:此言异常聪明,北大学者就是厉害。隐隐听到了诸佛的悲叹。2012-5-7

21.【与@茅于轼: 先生唱个反调】说到底,自由主义是一种政治学说,其“不干涉别人应有自由”的理念主要不是通过自我约束而是通过制度建设达致。这种修养,文化人、政治人应该有,但不能寄望于每个人。在相当漫长的历史中,在大同太平理想实现之前,“每个人都有这种修养”纯属道德空想。2012-5-7

附@茅于轼:说到底,自由主义是一种个人修养,是不干涉别人应有自由的自我约束。如果每个人都有这种修养,我们就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为此我写了一本书,题目是《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而且我还说,也要给你不爱的人以自由。

22.【释疑】或感慨:“为什么我们在国力并不雄厚,人民并不富裕的情况下,宁可自己受穷,倾尽国力去支援一些国家,却并没有得到友谊。中国人勒紧裤带,把最好的物质奉献给我们的朋友,结果往往是反目为仇。”答案很简单:助恶帮凶。绝大多数受援者是邪恶政权,如朝鲜的金家王朝。

23.【释疑】或说:知识分子的下场普遍比罪犯杀人犯更悲惨,这不符合善恶报应律。答:知识分子最容易造口业,而口业是十恶中最大的恶业。口业包括妄语恶口两舌绮语。毁谤圣佛诬蔑真理,是最严重的妄语恶口,最大的口业,罪恶比五逆更大,不是一般杀人犯可比的。2012-5-8

24.【释疑】或认为:素质参差不齐,差别永久存在,“合逻辑的结论是让素质高者掌权,维持等级。”云云。恰恰相反,素质高者掌权,才有取消恶性等级之望。
这里的素质,指文化道德品质。掌权者素质越低,越热衷于追求和维护恶性等级制。2012-5-8

25.【释疑】儒家主张言论自由,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反对以言治罪。业有身口意三种,唯身业适用法律。但是,并非口意二业就可以“不落因果”。 因果报应是宇宙铁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每个人的口业意业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只不过报应的方式无数无量,非凡夫俗子所能逆料。2012-5-8

26.【释疑】非礼勿言,是一种道德警示,并不针对庶民。庶民只要不非法犯法即可。至于政治人和文化人(包括儒生),则必须接受一定的道德制约,没有胡说八道的自由。西方社会也一样,政治人物如果发表了反文明、不道德的言论,轻者公开道歉,重则引咎辞职。2012-5-8

27.【自由】自由都是相对的,在自由主义,法律是自由的底线;在儒家,民众的底线是法,文化人和政治人的底线是礼。视听言动若有非礼,要承担相应责任。责备贤者是春秋大义之一。这里的贤者就位而言。易言之,权力越大地位越高,越要接受到礼的规范和人的责备,自由度越低。义务和权力地位水涨船高。

28.【不忍】或问东海,当年何等凶猛,何以变得温柔,不再淋漓痛骂?答:不忍耳。不忍骂自由人士,普通民众差远了;不忍骂民众,特权阶级本质更坏;不忍骂特权分子,他们都是制度牺牲品;不忍骂党主制,反孔反儒的知识群体才是引狼入室者;不忍骂知识人,他们都是邪说受害者;不忍骂邪说,那是劫数…2012-5-9

29.【自由2】言论自由与道德自由是两回事。正常社会,在法律范围内,每个人都拥有信仰邪说、崇拜暴君的自由。但是,这种自由,虽不违法,却不道德。君子不屑于也不可能地去信仰邪说崇拜暴君。儒者只有抵达圣境才有“从心所欲”的资格,之前,即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还难免逾闲逾矩呢。

30.【书名看人】有时候,一本书的优劣好坏,从书名就可以判断。比如写孔子而取名《丧家犬》的书,绝对不用打开。略有水平的学者,绝不会这么轻浮的。孔子可以自嘲丧家犬,别人不能这般嘲笑孔子,否则,只说明其文化级别与那位“郑人”差不多。

31.【释疑】或问:据你判断笑孔子就是没有文化,那么,骂圣人的就不是好人了?答:可以这么说。通俗地说,圣人就是最好的人、最大的君子。自古以来,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会侮蔑圣人,就像只有极端忤逆的人才敢打骂父母一样---一般小人乃至盗贼都不至于这么“无畏”的。2012-5-9

32.【红歌】多数红歌,内容和形式、思想和曲调、理念和音乐都非正常。《乐记》早指出:“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红歌,或怨以怒或哀以思,或是怨怒哀思的结晶,是野蛮之词魔鬼之乐的媾合,是乱世之音亡国之音的杂交。2012-5-10

33.【红歌2】红歌最响亮的时代,中国反而黑暗。与红歌同在的,是外患内忧是天灾人祸,是自相残杀和血光之灾。红歌声中数以千万计的国民悄悄死于人造饥荒,红海洋里无数知识人上吊服毒和自戕,张志新们被割掉舌头押赴刑场。红歌响入云霄时,阴谋阳谋共舞,灾星死神齐飞,国民经济社会道德一起崩溃。2012-5-10

34.【红歌3】红歌越响越黑暗,良有以也。红歌之红,是红牌红痢红眼病红斑痤疮的红,是恶狠狠血淋淋的红,是“十日并出”万物焦败的红。按照儒家标准,很多港澳台及西方歌曲也不是什么好歌,但比起红歌来就好得太多了,就像一般小人比盗贼恶棍优秀得多一样。2012-5-10

35.【命运】命运由内因和外缘共造。因此既要尽心尽力又要听天由命。但内因是更加根本性和决定性的。归根结底,每个人的命运都是自造的。一个共同体(包括民族、社会、国家等等)的命运则由共业所造。于共同体,凡俗重在顺应,圣贤重在引导和改变。外缘可因内因之改而变,共业可因个业之变而改。

36.【红歌4】红歌问题在伪更在邪,鼓吹的是恶性信仰、阶级仇恨、暴力斗争和暴君崇拜,都属于邪知邪见的范畴。正常人正常社会不会热衷于唱红歌,偶尔个别人唱唱,也是唱着玩玩而已。只有充满邪欲恶习的小知识分子和小人,才会为它涂上“正义”的颜色,将它神圣化,或者被它洗脑和煽动。

附曹维录:红歌问题在一个伪字,篡改历史,粉饰现实,制造巧言令色。其实孔子对此问题早有明示:“巧言令色,鲜矣仁。”巧言令色,平民为之危害邻里,官员为之,为害一方,国家为之,祸国殃民。

37.【击马】或批土共是法西斯主义。恰恰相反,土共所作所为所思想完全与之背道而驰,是逆向法西斯主义。“法家”是国际霸权主义,土共是国内霸权主义。“法家”鼓吹“民族优根性”,歧视异族,残暴异族,高人一等;土共推崇民族劣根性,以贬低、欺压、摧残本族为能事,对外奴颜婢膝,低人何止一等!

38.【毛派】传说毛派准备上台之后要大开杀戒。很多人将信将疑。其实,只要有机会,只要有可能,毛派是不可能不大开杀戒的,杀“汉奸”更要杀革命队伍中的“内奸”。经过了一系列运动尤其是文革,还对毛派抱有幻想,还看不清这些恐怖分子骨子里的邪恶,真是蠢钝得惊天动地了。

39.【毒虫】毛派比恐怖分子更奸诈邪恶,但绝无恐怖分子的勇敢,就像身含剧毒却极端猥琐怯懦的毛毛虫。它们长项是阴谋诡计,鬼蜮伎俩,密室政治,黑箱操作。它们喜欢黑暗,厌恶光明,欺软怕硬,最怕落单,所以一定要成群结队才敢出动,一定要搞群众运动,忽悠和利用群众。

40.【死结】只要马主义不变,唯物信仰、党主政治和公有经济(主体)就改不了。只要马主义不变,原教旨也好修正主义也好,政治挂帅也好经济中心也好,革命也好改良也好,左派也好右派也好,无论怎么搞,意义都不大,无论怎么搞,都不过是在同一个粪坑里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