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寿澂】杀一不辜得天下不为与所谓宇宙决斗——与友人论刘小枫书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4-06-08 00:17:26
标签:
严寿澂

作者简介:严寿澂,男,西历一九四六年生,上海人。华东师范大学硕士,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博士。现执教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教授,兼任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及美国克莱蒙研究生大学(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宗教学院经典诠解研究所(Institute for Signifying Scriptures)特约研究员。治学领域为中国学术思想史与古典文学,旁涉政治思想及宗教学。近年撰有专著《百年中国学术表微:经学编》(即将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刊出;另有《子学编》、《史学编》、《文学编》三种,将陆续完成)、《诗道与文心》(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近世中国学术思想抉隐》(上海人民出版社)、《近世中国学术通变论丛》(台湾国立编译馆),及期刊论文多篇。

  

 

 

杀一不辜得天下不为与所谓宇宙决斗

——与友人论刘小枫书

作者:严寿澂

来源:作者惠赐《儒家邮报》

时间:孔子2565年暨耶稣2014年6月7日

 

 

 

承指教,对刘君之说大致了解。澂于其说,不敢苟同,然觉其终究胜于今日多数所谓自由派公知,因其能独立思考也。窃以爲刘君之误,在陶醉于所谓思想之深刻,而于寻常之逻辑及普通之史实,不免忽略,甚或误解。玆举数例以明之:(一)爲人之正邪,行事之是非,与读书多寡无必然之关系。邪恶之辈,读书愈多,爲恶之本领愈大,此正陆象山所谓假寇兵、资盗粮者也。(二)国家安定,民生乐利,固需大政治人物。然毛氏久登鬼籙,今日若无有力者控制局面,即尊毛氏爲国父,仍于事无济;若果有大过人者出现于世,即不尊毛氏,亦于事无碍。(三)近代加害于中国最甚者,乃倭国与俄国,美利坚、英吉利不与焉。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利坚出卖中华民国,乃因安抚苏俄以保西欧之故。然若无某党陆梁,此事亦无从而起。更须知,百数十年来,传自泰西、爲祸于中国最烈者有二事,一爲天父天兄之教,一爲太史冲虚之教,杀人数以千万计。而刘君先则以所谓文化基督教徒自居,后则盛倡尊毛爲国父,贤智之士,固如是乎?其见解之最不可恕者,则在缺一“仁”字。孟子曰:“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爲也。”而刘君及其门人主张,爲所谓国家,牺牲千万人亦在所不惜,不仁孰甚焉。此等见解,可溯源于耶教之宇宙决斗(cosmic struggle,上帝与撒旦最终必将决一死战,天昏地暗,死人无算,《国际歌》所谓“这是最后的斗争”,正由此而来)。具此见解而尊毛氏,可谓理有固然,势所必至者也。此正所谓源头处一差,其余不足观也已。忝在相知,不觉词费,敬祈赐教。

 

(刊于《鹅湖》2014年第四期)

 

作者惠赐儒家网发表

 

责任编辑:葛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