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关于区分敌友、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微集)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4-08-28 09:14:21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关于区分敌友、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微集)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首发

时间:甲午年八月初三

            西历2014年8月27日

 

 

 

【说儒】反儒尊儒是区分敌友的最高标准。谁尊儒家我尊谁,谁反儒家我反谁。在政治上,谁尊儒谁就是我们的朋友,最大的原罪都可以饶恕;谁反儒谁就是中华的大敌,最大的功劳也难以赎罪!

 

【说儒2】儒家的核心是仁道,中道,常道,故反儒就是反仁、反中和反常;在政治上,儒家与中华完全可以划等号,故反儒就是反华,也就是反人民。儒家真正代表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儒家的命运就是中国的命运。在政治上,尊儒就要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是根本性的尊民爱华。

 

【说儒4】“在政治上,谁反儒谁就是中华的大敌,最大的功劳也难以赎罪!”政治上反儒就是反华。古来有三大反华派:嬴政,火秀和毛氏,其中又以毛氏为最。当然,反华派即使有什么功劳,也是微不足道或功不抵罪的。反华之罪太大了,天不能容地难埋,宇宙坏空业不空。

 

【说儒5】对待儒家的政治态度可分为四种:一高度尊重,将儒家作为道统,尊于政统之上,为儒家政府;二一般尊重,居于自由平台之前列,如台湾韩国;三不尊不反,如西方,视为世界诸子百家之一;四以儒为敌,如毛时代。现在属于“不尊不反”状态,有向“一般尊重”发展的趋势。

 

【说儒6】良知是最高价值和最高真理。不知道良知的存在,不理解良知的奥秘,良知照样起作用,这叫“百姓日用而不知”。但是,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将良知视为吃人的东西,反对之摧残之消灭之,那就糟糕了。反良知就是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一切政治社会问题的根源。

 

【说儒7】儒学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说儒8】儒学即仁学、良知学、中道学,从道德政治社会自然实践中来,儒家对仁性、良知和中道的证悟和解说最为正确。说儒学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即意谓良知(中道)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注意,“最高”不能换成“唯一”。自由主义价值观也具有较高的普适性,也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之一。

 

【说儒9】刘强说:“当警惕一切将学问最高化的苗头”云,此言不当。佛徒对于佛学、西方政治对于自由主义价值观,都是将其最高化的。同样,孔子和儒家也是将中道最高化、以中道为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六经煌煌,何可诬也。道统高于政统,这个高于政统、高于一切的道统,指的就是中道谱系。

 

【说儒10】东海曰:“反儒尊儒是区分敌友的最高标准”,后面特别说明是“政治上”。吴铭将此观点等同于文革的“划线站队、敌我矛盾、路线斗争”,不当。言论反儒言论解决,政治反儒与言论反儒不同,那是反人性、反人道乃至反人类,不仅是儒家之敌,中华之敌,也是人类之敌。古有秦,今有毛。

 

【说儒11】“谁尊儒家我尊谁,谁反儒家我反谁”,与“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形同实异。因为前者是以道德立场区分敌友,尊儒为正为善,(政治)反儒为邪为恶;后者唯以敌友区别态度,只有政治立场,没有道德原则,没有是非正邪。

 

【说儒12】儒家最强调义利、善恶、是非、正邪、人禽、华夷之辨,辨别的最高标准,就是中道。中,在天为道体,在人为道心。中道主义是一种学问,也是一种信仰,还是一种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些道理都有经典依据,东海最胆大包天,也不敢越圣经一步也。

 

【说儒13】尊崇中道和“以道统自居”是两回事。每个儒者,都应该尊崇、信仰、理解、实践中道,然复须知,只有圣经才是真正的中道经典,只有圣贤才能完全地遵循中道和代表道统。东海最狂妄,绝不敢以圣贤自居。我只是儒门最普通的卫道士和看门人。谁若侮孔反儒,看我孟式大棒。

 

【说儒14】“儒者当温润如玉,如春风暖阳而宜人。”刘强兄文如其人,文质彬彬可敬可爱,然儒者性格气象和行为特征因人而异。《儒行》中十五种儒行各不相同,孟子泰山岩岩,冷嘲热骂,不碍圣德。温良恭让态度很重要,没必要绝对化。义刑义杀义战时,以直报怨时,辟邪说辩异端时,皆难免风霜凛冽。

 

【说儒15】西哲说,人是万物的尺度;东海曰,仁是人的尺度。儒者最高理想是成仁,个人成就圣德,政治成就王道,内圣外王同归于仁。所以,仁就是最高价值,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合乎仁,就是正道善道,正理真理;反乎仁,就是旁门左道,歪理邪说。

 

【说儒16】“在政治上,谁尊儒谁就是我们的朋友,最大的原罪都可以饶恕”虽有现实针对性,然亦符合儒理和佛理。孔子说,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佛教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都是鼓励改邪归正、改过自新的。虽然邪恶和错误性质不同,但在恶贯满盈之前,仍有回头自新的机会。

 

【说儒17】肉体身和意识心都是生命之现象,仁性是生命之本质。大哉仁性,生命资始乃统心。可以说,仁性就是人的法身。儒生修身的过程,就是人格不断成长、成熟的过程,也就是不断向仁趋近的过程。格致诚正修齐治平八条目,归根结底,无非为了成仁。古之学者为己,就是为了成就仁身。

 

【说儒18】我发出的是时代最强音和儒家最正音。正义真理的宣说,没有请客吃饭的客气,只有回天造命的真气,常常是无遮无掩、直截了当的,甚至风霜霹雳或火山爆发一般,让一般人听起来不那么舒服受用。可是,对于听得进去的人,将是一生的受用。一时听不进去也不要紧,听到了真理就种下了善因。

 

【说儒19】《中庸》说:“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体现了仁学的宽容,前提是“不相害”和“不相悖”,是道。大德小德,都有得乎道。但宽容不是纵容。儒家善善恶恶,爱憎分明,对于害人之恶物,悖道之邪道,儒家并不纵容。故孔子说:“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说儒20】《大学》说:“唯仁人放流之,迸诸四夷,不与同中国。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仁者在位,必须加以流放驱逐的人,指的是这种臣:“人之有技,疾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可见,对于不能容忍的官员,仁人绝不纵容,不与同中国。

 

【说儒21】汤武革命是“反儒则敌”的最好证明。桀纣违背敬天保民精神,政治上背道而驰,本质上反儒而动。汤誓说:“有众率怠弗协,曰: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泰誓说:“抚我则后,虐我则仇。独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仇。树德务滋,除恶务本,肆予小子诞以尔众士,殄歼乃仇。”

 

【说儒22】无论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支持政治性反儒就等于支持极权主义。如果说西方政治是人道主义,儒家仁道就是中华特色的人道主义。政治反儒,即反仁道和人道,必然极权主义。历史已借嬴政和毛氏作出两次代价惨重的证明。对于政治反儒,正人必须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来不得丝毫乡愿。

 

【说儒23】对思想性反儒和政治性反儒,要区别对待。对反儒思想,是严厉批判,如孟子辟邪说批杨墨;对反儒政权,是坚决反对,革命和诛一夫是反对的极端方式,无道则隐、独善其身则是底线,任凭你恶浪滔天,绝不与你同流合污。儒家本色,君子风范,固当如是。

 

【说儒24】反儒必有恶果。思想反儒,必然失常反常;行为反儒,必然不仁不义;社会反儒,必然人妖颠倒是非淆;政治反儒,必然率兽食人人相食---反儒是通往极权暴政的捷径。反儒的人物和派别,唯有脱离社会而与鸟兽同群,才不至于误人误己,才可以将反儒的后果减到最轻。

 

【说儒25】对于各种反对声,东海非常理解,很有耐心。任何人人格的成长和智慧的开发都有一个过程,孔子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才不惑,何况一般人,更何况饱受洗脑的马邦人,在歪理邪说中浸润久了,忽闻正理大道,作下士大笑或蜀犬吠日状,很正常。就是少数正派人,也难免莫名惊诧。

 

【说儒26】儒家对待敌友的态度和方式自有中华特色。朋友之间,切切偲偲,群而不党。对待反儒派,思想问题思想解决。如某些自由派就是思想反儒,儒者当批判其思想错误(论敌),尊重其言论自由。政治反儒就是焚书坑儒。是隐居还是逃亡,是改良还是革命,具体情况具体选择。2014-8-19

 

责任编辑:葛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