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人和制度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1-29 23:05:5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人和制度

作者:余东海

来源:原载于 《南华早报中文网》

时间:甲午年十月初四

           西历2014日11月25日

 

人和制度的关系是一个老问题。有两个针锋相对的观点,一个是人决定制度,一个制度决定人。

 

“制度决定人”之说有一定的道理。有句名言说:“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坏”。制度对人的好坏,有一定的决定性,但不是绝对的,不是根本性的。否则,坏制度的改革就永远不可能。古今中外不少针对坏制度的改良或革命的成功早已证明,人,只有人才是决定性因素。从根本上说,人决定制度。

 

坏制度能让很多好人变坏,但不能让所有人都变坏。人不是物,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有意志自由、良知尊严和人格底线的。绝不让坏制度改变自己,绝不与之蝇营狗苟同流合污,就是正人君子的基本底线。能被坏制度变坏的好人,好的程度有限,不是真正的好,还没有牢固建立基本底线和不移不淫不屈的大人格。对于正人君子大丈夫来说,坏制度是必须努力改变的东西,不仅是不让它改变自己而已。

 

或说:“制度说穿就是一个模具,每个人都是一团面,所以把你按进一个鸡巴样的模具里,你就是一个鸡巴”云,自视为团面,自甘居下流,任凭模具摆布,这是典型的市井之言和小人之见。

 

在恶制模具之中,很多人确实像团面一样,但也有一些人不愿被模具改变,或努力保持距离,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或致力于改变恶制,重建政治。如果体制内外这种人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大,恶制寿命就不会太长。

 

换言之,体制内外必须有一批不易变坏的君子豪杰,制度的改变才有可能。如果所有文化政治群体和民众全都被坏制度变成坏蛋了,都像面团被模具变成了鸡巴蛋,好制度是不会自动从天上掉下来替代坏制度的。恶制如何改变,方式多种多样,因时而异、因社会国度之不同而异,概乎言之有两种:自上而下为改良,自下而上为革命。外力援助也可以成为改制的重要力量。

 

改变恶制,离不开一定程度的抗争,这就需要抗争的人和群体具备一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内力。缺德的人和群体,即使迫不得已奋起抗争,也是弊端多多难有成效。这种抗争会有下述特点:突发性有余坚韧性不足,原子化有余凝聚力不足,依附性有余独立性不足,利益性有余道义性不足,破坏性有余建设性不足,而且很容易被暴力恐吓、利益收买而各个击破,作鸟兽散。

 

坏制度在中国延续这么久,就是因为不被制度改变的正人和正常人太少了,少之又少。由于倒孔反儒运动的持久开展和马主义唯物论的深入洗脑,中国人物化程度空前严重,在党主制和公有制的模具中,上上下下绝大多数都成了面团。朝野各界中,流氓恶棍纵横,正人君子几希。

 

其实,罪恶没有赢家,都难免恶果,这是道德真理。《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又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亡身。”小善小恶不断积累起来,就会成为大善大恶而导致质变,积健为雄则成大名,恶贯满盈则亡其身。作恶就像骆驼负重,积恶就是不断增负,最后被一根稻草压垮。

 

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中庸》说:“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曾子说:“人而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人而不好善,祸虽未至,福其远矣。”(《中论》)

 

《孟子•梁惠王下》载的曾子语:“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孟子说:“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荀子》说:“凡物有乘而来,乘其出者,是其反者也。”《国语周语》云:“天道赏善而罚淫。”这些儒言都揭示了“罪恶必有恶果”这一道德真理和因果铁律。

 

坏制度更没有赢家。弱势群体固然受尽欺压,统治阶级也是后患无穷,往往代价惨重。坏制度的维护者在持续制造民众苦难的同时,也是在为自己掘墓并贻后人大患。中国人多羡慕共官,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就整体而言,共官的命运是古今中外所有官群中最恶劣的。四九至今死伤惨重,死于内斗、死于人祸、死于恶法、死于灭口、死于自杀、死于天灾、死于子女亲信者之多,难以统计。

 

有多大的罪恶就有多大的苦难,新一轮官灾又将开始。在2013年初我就在微博预言:“贪官恶吏群体将面临空前浩劫,五年之内,其中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将遭遇灭顶之灾。谨立此为据。”不久,习王团队的反腐打虎运动就开展起来了,这个预言正在逐渐降落为现实。

 

不断落网的大大小小的老虎,既是这个制度的受益者,更是这个制度的受害者。受益是暂时性浅层次的,受害是永久性深层次的。为了一时的特权和物质享受,它们浪费和了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更浪费了宝贵的生命。

 

政治和制度的罪恶是人世间最大的罪恶。面对这个反道德、反文明、反中华的制度怎么办,是坚持和维护它,或者继续甘愿被它决定,还是尽量保持距离,甚至努力成为结束恶制的人,向它扔下挑战的白手套?这是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的问题。经过大半个世纪的血雨腥风,中国人应该有所觉悟了,有识有志之士更应该作出正确的选择。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