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颂圣与颂贼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1-29 23:13:19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颂圣与颂贼

作者:余东海

来源:首发于 外媒

时间:甲午年十月初四

           西历2014年11月25日


 

儒家重视义利、正邪、善恶、人禽、华夷、君子小人的正确分辨。圣贤是道义挂帅者,君子之大者,中华之代表,人类之优者,行为最文明,良知最光明,最好的人;盗贼是利益主义者,小人之尤者,夷狄的象征,人形的禽兽,行为最野蛮,

 

恶习最深重,最坏的人。圣贤和盗贼是道德的两极,圣贤是大德,盗贼最缺德。

 

正人和正派人必然赞美圣贤,鄙视盗贼。不知圣贤之可敬,不知盗贼之可鄙,对圣贤和盗贼平等看待者,庸人也。崇拜盗贼,诋毁圣贤,将圣贤和盗贼颠倒过来者,非愚即恶。可悲的是,某些启蒙派也将颂圣文化等同于颂贼文化,进而将中华传统文化视为偶像崇拜、领袖神化的土壤,号召“抵制颂圣文化”。圣贼不分,颠倒至斯,令人叹息。

 

说儒家“颂圣”没错,“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春秋》和道德要旨也。歌颂圣贤就是最好的“善善”和“贤贤”。颂圣与颂贼截然相反,与骂贼相辅相成,颂圣文化是颂贼文化和盗贼政治的克星。可惜,五四掀起倒孔反儒恶潮,让历代圣贤饱受侮辱恶攻,直到被掘墓挖坟,伪人盗贼越来越得势,直到被捧上神坛。

 

中国流行颂贼文化。盗跖、嬴政、张角、黄巢、洪秀全、李自成、张献忠这些历朝历代的反面人物,史有定评的暴君盗贼匪寇,都被当做正面英雄推出。为马恩列斯唱赞歌,信之仰之父事之,更是将颂贼推向了最高潮。

 

很多人将颂圣和颂贼混为一谈,都加以反对嘲笑,殊不知两者性质截然相反。颂贼是对罪恶行为的赞美鼓励引导,背天逆理大妄语;颂圣是贤贤善善,导人向善,正人君子份所当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和历代圣贤,怎么歌颂赞美都不过分。反对颂圣,非君子也;批判颂圣,无异助贼。

 

圣贼颠倒,意味着价值观道德观彻底颠倒,真理和谬误、邪恶和正义彻底颠倒。这样的地方,政治法律和道德各种底线必被粗暴击破,什么罪恶都可能发生,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而良制良法良风良俗的建设成为不可能。

 

颂贼言论罪恶之大,比盗贼有过之无不及,故孟子说“逢君之恶其罪大”。古今诸家,秦法家、洪秀全的拜上帝教和马列主义,堪称三大颂贼文化,三家颂贼者也最多,也普遍没有好下场,或为盗贼殉葬,或为盗贼所灭。颂贼者不仅为正义人士所鄙视,也为盗贼集团所蔑视。盗贼对颂贼派只有利用之意,而且往往是恶性和暂时性的利用,用过即弃之,甚至用过即灭之。

 

或说:“言论自由维护的是错误言论的自由。颂贼也是言论自由,不能被剥夺。”

 

答:没错,儒家为政,会尊重和维护颂贼者的言论权,没有人会仅仅因为颂贼受到迫害。但是颂贼者也自动丧失了从政和为师的资格,因为不符合政治道德和师德师范。其实,别说儒家社会,就是相对正常的社会如西方,颂贼者也罕见罕闻。只有在马邦,这种下流坯子才会成群结队。

 

或说:“非凡之人才有非凡之事,非凡之手段、非凡之成就。历史往往就是这些人推动的。拘束于伦理道德,通常无所建树,只是明哲保身而已。”

 

答:将于伦理道德视为必须突破的拘束,是盗贼文化的一大特征。圣贤和盗贼都很“非凡”但性质、手段和成就都截然不同。圣贤据德依仁,经权结合,自立立人;盗贼违仁悖义,权术是用,自害害人,祸国殃民。无道缺德者,建树越大,危害越大,人事手段成就越“非凡”,恶果越严重。

 

圣贤和盗贼是一对历史性的天敌。圣贤君子抵制盗贼暴君,盗贼暴君加害圣贤君子,是人性和逻辑的必然。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没有盗贼就没有圣贤,在与盗贼的斗争较量中,圣贤茁壮成长。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此之谓也。

 

魔鬼最邪恶,杀不死佛陀;黑暗最猖獗,摧不毁日月;恶习最深重,灭不了良知。无论盗贼怎样邪恶怎样焚坑,都不可能焚尽圣经坑了圣贤。原则上讲,君子大到一定程度,上顺天道,下应人心,就不是盗贼能够害死的。嬴政毛氏亦无能为力,被它们叮死的多是有缝的蛋。

 

是非善恶正邪圣贼不分,是现代中国人及新老启蒙派的一大特色。资中筠文章《颂圣文化为何一枝独秀六十年》就有此特色。六十年一枝独秀的明明是马贼文化和颂贼文化,与圣贤文化冰炭不同炉。资先生在《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建设新文化任重而道远》一文中同样将批判的矛头指向颂圣文化。她说:

 

“当前急需开启民智,掀起一次再启蒙,打破新老专制制度造成的精神枷锁,在这方面知识分子责无旁贷。知识分子首先要解放自己,人格独立,抵制颂圣文化,摆脱“明君”的情结,面向公众,理直气壮地弘扬普世价值,撑开文化专制的缝隙,做些扎实的启蒙工作”云。

 

东海学舌曰:当前急需开启知识极端群体之智,掀起一次中华文化启蒙,打破马主义和党主制造成的精神枷锁,在这方面知识分子责无旁贷。知识分子首先要解放自己,人格独立,抵制颂贼文化也摆脱西方中心主义,理直气壮地弘扬仁义诚信中庸等普适价值,撑开文化蒙昧的缝隙,做些扎实的启蒙工作。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