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两种成功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2-27 19:26:5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两种成功

作者:余东海

来源:原载于 南华早报中文网

时间:甲午年十月十二

           西历2014年12月3日


 

有两种成功:一种是两种成功,一种是中国特色的成功。

 

正常的成功,是真善美的,无论立德立功立言,都是自立立人的,同时是自利利人的---至少利己不损人。即使利益性成功,也不违反道德原则。因此,每个人的成功,多多少少有助于人类的文明度、和谐度、幸福度的提升。这种成功,多多益善。

 

中国特色的成功则相反,反常道,反正道,反正义,反文明,假恶丑伪劣,损人利己,充满破坏性和危害性,会对他人、社会和国家产生大大小小的危害。大多数政治人文化人的成功,都是以摧残良知为代价的。成功的人多了,人性越来越邪恶,政治越来越黑暗,社会越来越溃败,祸及自然生态,祸及子孙后代。这是丧心病狂、祸国殃民和断子绝孙式的成功呀。

 

当然,归根结底,损人终究是不利己的。通过坑蒙拐骗、欺诈暴力等各种恶行获得的利益,脆而不坚,坚而不久,悖入悖出,并将付出各种代价,轻则身败名裂,重则家破人亡。中国特色的成功,与其说是成功,不如说是人生的惨败。

 

世事有常有变,有常态有非常态,在非常态社会,罪恶之人或有可能逃脱法律惩罚。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恶无恶报,无忧无虑。惩罪罚恶的方式非常之多,人祸天灾防不胜防,内在的惩罚更是防不胜防。比如,深植于潜意识的罪恶感恐惧感也会经常性地冒出来,让主人翁忧郁不堪,生不如死。

 

是人都希望成功,但中国特色的成功却是正人君子所不屑的。孔子说:“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邦无道则隐”;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在政治无道缺德的国度,独善其身就是一大成功。

 

独善其身就是保全性命。性命者,良知仁性也,天性之命和天命之性也,孟子说尽心知性知天,孔子说《尚书-西伯戡黎》说:“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中庸》说“天命之谓性”,孔明名言“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性命,指的就是这个东西。

 

孟子三乐之一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这就是得性命之全的表现。性命残缺,轻则其德有缺其心有亏,重则铸成大错犯下大罪,或者丧心病狂行尸走肉。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剧,是任何外物外力无法解决的,是权位荣耀和物质享受无法弥补的。对于儒者来说,性命最重要,即使乱世也要努力保全,哪怕为此丢了肉身。

 

全性命的底线是无恶无罪问心无愧,这是必须做到的。在性命得全的基础上,有条件则立功,无机会则立言。若能闻达,那是为人生锦上添花,为性命增添光辉,可以更好地立德立功。否则从吾所好,乐天知命。

 

现中国比三国时更乱,政治社会思想道德无不乱得一塌糊涂,不是战乱,胜似战乱,攘攘行尸,臭于死尸。要保全而不亏损,特别不容易。中国特色的成功,伤天害理,也会深深伤害自家性命。

 

曾有层次不低的人酒后发牢骚,说人活着真没意思。当年不能理解,更不能理解,为什么某些人位高权重却忧郁不堪。现在深深的理解了。造孽已深,回头无岸,性命已残,良知已丧,生命虽在,行尸走肉,已无意义,唯负价值,感觉人生没意思,不是很正常吗?

 

有人说:你想融入主流,成名成功成为媒体的宠儿,必须有所改变。我的表态是,

 

我知道什么样的思想观点立场受当局欢迎,文章怎么写才能受媒体和多数读者欢迎。可是我更知道,什么思想观点立场最正确,可以自立立人救民救世,怎么写文章才不愧为君子不愧对良知。我的文章字字句句从良知心中流出,为自己为读者为天下后世负责。

 

我当然希望扩大影响,希望媒体和时代靠近我,但这不能通过枉尺直寻的方式而成。我站在这里,对现实对政治社会,不会有一点迎合;我站在这里,任凭天下滔滔,不会有丝毫动摇。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一切言行听从良知的命令。

 

知我者众则儒尊,你若有请我便教,自当诲人不倦;知我者希则我贵,你既无心我便休,岂敢好为人师?鲜花美酒也好,烈日骄阳也罢,东海恒常如此,既不会泛滥也不会枯竭。我相信,正人君子会为我骄傲,真正的中国人会为我骄傲,我的子孙后代会为我骄傲。

 

如果必须背弃真理而言不由衷才能成名成功,如果成功需要郭沫若化或带鱼化,东海甘愿失败和埋没。想起一句墨西哥谚语:“他们试图把我们都埋了,但不知道我们其实是种子。”正义人物和势力是种子,良知真理是种子,儒家更是种子。

 

此生曾经“多变”,开始颇为道家,后来颇为佛家,又后来颇为自由主义,期间还曾经尼采康德们。值得自豪的是,无论趋向那一家,都是为了给自己找家给社会寻路,思想之自由和精神之独立始终没有变。最后归本于儒,就是因为深深地认识到,儒家是生命最好的家社会最好的路。

 

归本于儒,大本确立,乾坤定矣,仁宅义路,无入而不自得,于个人而言,这是最大的幸福,也是最大的成功。我还要追求更大的成功,那就是成德成圣。我没有政治野心但有文化道德“野心”,我希望自己不要辜负了我,不要辜负生命的珍贵和良知的高贵。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