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4-12-27 21:09:19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作者:余东海

来源:《南华早报中文网-观点》

时间:甲午年十一月初四

           西历2014年12月25日

 

 

儒家是真正的三代表:代表中华文化,代表中华文明,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中华文化以儒佛道为三大统,又以儒家为主统。诸子百家无论影响多大,从无取代儒家主统地位者,诸子百家包括道家,无不源于六经。康有为说老子“偷得易经半部”,易经堪称儒经之王。至于佛家,源于印度,因其心性论与儒道两家不谋而合,进入中国后影响越来越大,但整体上从未凌驾于儒家之上。儒家作为中华文化第一代表,当之无愧。

 

儒家的核心是中道,由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历代圣王和圣人相传,成为道统,成为所有儒家王朝的国家信仰和指导思想。孔子编书断自尧始,有文字记载的中华文明自尧舜开始。儒家是中华政治和制度的主要建设者,也就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儒家的命运就是中国的命运。因此,儒家是中华文明最高代表。

 

儒家道德以仁为本,政治以民为本,敬天保民,爱民主义,最尊重人民意愿,关心人民福祉,吉凶与民同患。(详见东海《爱民主义论》、《主权在民论》、《命运共同体论》诸文)因此,儒家是人民根本利益的最佳代表。

 

文化是文明的核心、政治的背景和民族的灵魂。儒家作为三代表,就是中华魂,即中国的国魂族魂。以反孔反儒的鲁迅为民族魂,民族能不失魂落魄乎?鲁迅影响越大信徒越多,儒家就越遭罪,中国就越遭劫。

 

儒家、孔子和道统一而三,三合一。儒家是就文化形态而言,孔子是就代表人物而言,道统是就传承谱系而言,都可称为中国魂。中国就是中道之国。

 

中道就是仁道。西哲说,人是万物的尺度;东海曰,仁是人的尺度。儒者最高理想是成仁,个人成就圣德,政治成就王道,内圣外王同归于仁。所以,仁就是最高价值,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孟子说:“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合乎仁,就是正道善道,正理真理;反乎仁,就是旁门左道,歪理邪说。

 

中道就是常道,是人生、政治、社会之常。孔子说:“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论语雍也篇》)人生日用行习无非此道。道即仁道,于政治为仁政德治,于制度为礼乐制度。仁如宅室,礼如门户。《礼记-礼器》云:“经礼三百,曲礼三千,其致一也,未有入室而不由户也”。

 

不论是个人还是社会,一旦行不由斯道,就会出问题,甚至走上邪路。非道远人,人自远道。《中庸》指出:“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又说:“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可以远离而不出问题的就不是真正的道,那就是道有问题,道非正道。

 

所以,反儒就是反仁、反中和反常,也就是反华。没有儒家就没有了中华,反掉儒家就反掉了中华。不仅此也,反掉儒家就反掉了社会和人类,社会丛林化人类禽兽化就是必然的结果。

 

仁是人格的支柱,儒学即仁学,即人格主义学说。反儒反仁就反掉了人格,反掉人格也反掉了人权。没有人格的群体不知道道德人格的重要,不知道尊重他人人格,更建不起尊重人格的制度来。

 

鲁迅杂文导出一个极其流行观点为“仁义道德吃人”。事实相反,反掉仁义道德,吃人的东西层出不穷,吃人的社会才会造成。仁是人之本,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内在依据。反掉仁义,反掉人的本质和本性,人还成其为人吗?仁者爱人,反掉仁爱,不仁不义无道缺德的东西能不趁势而起乘间而入乎?

 

余英时先生说:“有自由,文化就会自己找出一个方向。”东海曰:没文化,自由就找不到一个基础,社会就找不到一个方向。在中国,这个文化就是儒家。反掉儒家,既建不起礼制也学不来民主,任何好制度好文化都丧失了立足之地,社会就迷失道路和方向,哪里坏往哪里滑去。在人非人、人吃人、率兽食人的地方,破坏容易建设难是必然的。

 

政治反儒派是三反:反人性、反人道和反人类。这是儒家之敌、中华之敌也是人类之敌。无论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政治反儒必然流于极权主义。儒家仁道是中华特色的人道主义,反儒反仁就是反人道,必然极权主义。历史已借嬴政和毛氏作出两次代价惨重的证明。

 

夏商是儒式王朝,但桀纣违背敬天保民精神,政治上背道而驰,本质上反儒而动。

 

故汤武以之为敌,起而革命。《汤誓》说:“有众率怠弗协,曰: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泰誓》说:“抚我则后,虐我则仇。独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仇。树德务滋,除恶务本,肆予小子诞以尔众士,殄歼乃仇。”

 

反儒必有恶果。思想反儒,必然失常反常;行为反儒,必然不仁不义;社会反儒,必然人妖颠倒是非淆;政治反儒,必然率兽食人人相食---反儒是通往极权暴政的捷径。反儒的人物和派别,唯有脱离社会而与鸟兽同群,才不至于误人误己,才可以将反儒的后果减到最轻。

 

对思想性反儒和政治性反儒,儒者要区别对待。对反儒思想,是严厉批判,如孟子辟邪说批杨墨;对反儒政权,是坚决反对,革命和诛一夫是反对的极端方式,无道则隐、独善其身则是底线,任凭你恶浪滔天,绝不与你同流合污。儒家本色,君子风范,固当如是。

 

反过来,尊孔尊儒是最根本性的爱民爱国。我曾说过:“谁尊儒家我尊谁,谁反儒家我反谁。在政治上,谁尊儒谁就是我们的朋友,最大的原罪都可以饶恕。”

 

这句话虽有现实针对性,然亦符合儒理和佛理。孔子说,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佛教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都是鼓励改过自新的。即使是邪恶者,但在恶贯满盈之前,仍有回头自新的机会。

 

有人将“谁尊儒家我尊谁”与毛氏“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等同起来,其实两者形同实异。前者是以道德立场区分敌友,尊儒为正为善,(政治)反儒为邪为恶;后者唯以敌友区别态度,只有政治立场,没有道德原则,没有是非正邪。

 

儒家最强调是非、正邪、义利、善恶、人禽、华夷之辨,辨别的最高标准是中道。中道主义是学问,也是信仰,还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注意,尊崇中道和“以道统自居”是两回事。每个儒者,都应该尊崇信仰理解实践中道,但只有圣贤才能完全地遵循中道和代表道统。东海最狂妄,绝不敢以圣贤自居。我只是儒门最普通的卫道士和看门人。谁若侮孔反儒,看我孟式大棒。

 

前不久流行“砸锅论”。东海曾经微博告诫:你们吃谁的饭我管不着,砸谁的锅我不在乎,但有一点,无论吃谁的饭,都不能砸人民和中国的锅。砸儒家的锅就是砸人民的锅和中国的锅。砸锅分子终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