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论语点睛》之三十八:何为则民服?

栏目:学术研究
发布时间:2016-01-15 20:12:42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论语点睛》之三十八:何为则民服?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腊月初六日丙申

           耶稣2016年1月15日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为政篇》第十九章)

 

鲁哀公问:“怎样做才能使国民服从呢?”孔子回答说:“选拔正直的人置于不正直的人之上,国民就服从;选拔不正直的人置于正直的人之上,国民就不服从。”

 

直即正人君子,枉即邪人小人。举直错诸枉,政治正常化,德位相称,君子在位,以德服人,民众自然心服,社会才能和谐;举枉错诸直,就是政治反常,瓦釜雷鸣,君子落魄,小人得志,就是逆淘汰,自然民众不服,社会不稳。这是民之常情,政之常理。

 

举枉错诸直,不仅民不服,更是为虎添翼,率兽食人。《韩诗外传》记载了孔子一段话,强调君主及有司选用人才要特别慎重,勿用不肖之人。孔子说:“士不信悫而又多知,譬之豺狼与,其难以身近也。《周书》曰:无为虎傅翼,将飞入邑,择人而食。夫置不肖之人於位,是为虎傅翼也。不亦殆乎?”

 

最远大的理想不能脱离现实,最高妙的道理不能不违反常理,最伟大的感情不能悖逆常情。所以儒家政治通情达理,达于天理,通乎民情,合理合情,情理并重。孔子说:“君子莅民,不可以不知民之性,达诸民之情。既知其性,又习其情,然后民乃从命矣。故世举则民亲之,政均则民无怨。”性指仁义礼智之等,性本善也;情为喜怒哀乐之属,人之欲也。

 

又说“故君子莅民,不临以高,不导以远,不责民之所不为,不强民之所不能。廓之以明王之功,不因其情则民严而不迎;笃之以累年之业,不因其力则民引而不从。若责民所不为,强民所不能,则民疾,疾则僻矣。”(《大戴礼记》)这是要求理想性与现实性高度统一,理想必须一步一个脚印,不能好高骛远。

 

要举直错诸枉,首先必须正确分辨何为直,何为枉。这就需要建立正知正见,建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那样才能具有一双道眼。《四书集注》引程子曰:

 

“举措得义,则人心服。”又引谢氏曰:“好直而恶枉,天下之至情也。顺之则服,逆之则去,必然之理也。然或无道以照之,则以直为枉,以枉为直者多矣,是以君子大居敬而贵穷理也。”

 

古今歪理邪说都善于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世人或缺德或缺智,也难免“以直为枉,以枉为直”。要明辨直枉和义利、是非、正邪、华夷、人禽之别,就必须“大居敬而贵穷理”,即以居敬为大,以穷理为贵。居敬有赖于诚意正心的功夫,穷理有赖于格物致知的努力。《中庸》说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明辨就建立在博学审问慎思的基础上。

 

责任编辑:葛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