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反儒家我反谁——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余樟法)

栏目:散思随札
发布时间:2010-03-20 08:00:00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反孔攻儒最可悲,绝源断本灭良知。挺身叉手当门立:谁反儒家我反谁!

这是东海一首旧作。依据儒家义理,对于各种反儒言论进行如理如实的反批判,原是儒者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希望每个儒者都能具有一种诲人不倦、弘儒不止、持正不屈、卫道不懈的精神。

有的反儒派愿意好好讲理,按照文明规范开展争鸣,我们应该持欢迎的态度,尊重并尽力维护他们的言论权,让他们畅所欲言。对于儒家对于中华文化,拥护和反对是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力。

但是,有那么一些反儒人士,毫不讲理又极其无礼甚至采取各种非正常手段反儒,不仅智弱,而且德残。本来,反儒者不论是否中国人,在文化上都属于蛮夷,这些毫不讲理又极其无礼甚至采取各种非正常手段的反儒派,更是蛮夷之尤,广大中华人有必要进行一些抵制,或者说开展一个“抵制运动”。(注:中华人,指儒佛道三家信仰者及爱好者,包括社会各界,不论体制内外。)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毫无疑问的。在法律层面,作为人这个“类”,他们的人格应该得到尊重,但在道德层面,他们的人格是不健全的,是完全不值得尊重的。鄙视无知、无礼、无耻的言论和行为,勇于与这类言行作斗争,正是文明的表现。当然,抵制和斗争必须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

至于具体内容,如何抵制,可以八仙过海因人而异。至少有一点:根据孔子“无友不如己者”的交友原则,儒者不应该与品质不良的蛮夷为友。不论这些蛮夷多么位高权重或金多势盛,拒绝之,轻蔑之,鄙视之,尽量远离之。

那些品质恶劣道德败坏、辱骂孔孟丧心病狂的当代蛮夷,或肩领导之任堂皇“雷鸣”于官场,或负教育之责恣肆纵横于学界,不仅是儒家的耻辱,更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他们已成为儒家复兴、民族振兴的一大障碍!特别是对于那些把中西两方的坏处圆满结合于一身的假洋鬼子派,几十年来遍布体制内外,已对社会产生极大的导向错误,已让国家和人民大吃其亏。

假洋鬼子派是最为无知的反儒派,他们对儒家、对中华文化普遍无所知解,反儒却说不出任何正当理由,或曲解歪缠,强词夺理,与文革红卫兵水平相当,却由于“假借”和“倚仗”了西方制度及科技的优势来反(其实西方制度及科技的优势与他们一毛关系也没有),影响特别恶劣,颇能迷惑一些人。他们还往往是最为恶劣的反儒派,喜欢借助和利用特权力量来压制儒家的复兴。

有人说,目前儒家还很衰弱,我们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错,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仅是我们的需要,也是儒家的本份,是儒家仁爱的必然。然复须知,那些毫不讲理又极其无礼的反儒蛮夷,不是一时一世一厢情愿可以团结的。

要团结也有前提和条件,那就是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有了过而改之主动向善的追求。否则,儒者如果主动示好,那不是团结,那是乡愿,是自轻自贱,甚至是傍权傍款同流合污。这么做,壮大不了儒家,真壮大了,也就不是儒家了。

儒家的春天,只能靠每一个儒者通过诲人不倦、弘儒不止、持正不屈、卫道不懈的努力去呼唤、去创造。抵制某些反儒派,是抵制愚昧无知、野蛮无礼、下流无耻,是抵制一种不良的时代风气。抵制与呼唤、拒绝与创造,“谁反儒家我反谁”与“谁爱儒家我爱谁”,都是一体的两面。与其说是抵制,不如说是示范和教化,就像孟子所说,不屑教诲也是一种教诲。

只有把某些极端和恶劣的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儒家的春天才能够早日到来!

2010-3-13 东海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