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何妨“为阅己者佣”——与王云高先生唱个反调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6-10-01 17:21:22
标签:
余东海

作者简介:余东海,本名余樟法,男,属龙,西历一九六四年生,原籍浙江丽水,现居广西南宁。自号东海老人,曾用笔名萧瑶,网名“东海一枭”等,著有《大良知学》(贵州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儒家文化实践史(先秦部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版)、《论语点睛》(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春秋精神》(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四书要义》(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大人启蒙读本》(中国友谊出版社2016年版)、《儒家法眼》(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7年版)等。

 

 

何妨“为阅己者佣”——与王云高先生唱个反调

作者:余东海

来源:作者授权 儒家网 首发

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九月初一日丙辰

           耶稣2016年10月1日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用。王云高先生利用谐音作《提防“为阅己者佣”》一文,提醒人们警惕被悦己者和阅己者所利用。文中提到孙道临导演自说的一件轶事:

 

“某‘青年作家’拿来个剧本,请他提意见,他认认真真看完了几万字,还写下几千字的意见,目的是培养接班人,叫作者来听。作者却恭敬地要作谢宴,把他老两口请去用餐。他只好带上夫人同去。老板热烈欢迎,镁光闪烁,连剧本意见也顾不上提。事后再约作者,居然蒸发了。倒是那间酒楼开张,‘影后’俪影姗姗,周边人声喧哗:‘孙导上过的馆子,吃了还能有错?’”

 

某“青年作家”和饭店老板设局,拍下孙导用餐的照片,用来招徕顾客。孙导被阅己者和悦己者处心积虑利用了一把。但我认为,这个利用虽然庸俗,并非坏事。倒是那位青年作家的做法,让我想起买椟还珠的故事。其剧本能得孙导赏识,为之写下几千字意见,要作为接班人培养,必有相当才华,居然为了占一点小便宜而自动放弃“接班”良机,可怜可叹。

 

各界名人都难免被人利用,社会影响越大,被利用的概率就越多。可以说,这是成名的一个标志,知名度与被利用率成正比。被利用去坑蒙拐骗为非作歹,当然不行;正当的利用,利他利民的利用,则多多益善。正人君子就像香花芳草,被利用率越高,芳香就飘散越远。

 

被利用者也可以对利用者提出一些要求,进行良性引导,把正能量传达给利用者。比如孙导,发现自己被利用之后,可以对这家饭馆提出诚信经营、严格卫生、友好待客、提升文化品位等要求来。如果饭馆接受教导,岂非皆大欢喜。

 

利用这个词值得深长思。它最早出自《尚书大禹谟》:“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孔传:“利用以阜财。”原义是利物之用,使物尽其用,引申为使事物或人发挥效能,再引申为借助外物以达到某种目的。利用又指利器。《荀子·王霸篇》:“国者,天下之利用也。”梁启雄注:“利用即利器”。

 

《尚书》和《荀子》都是儒家经典。儒家最善于利万物之用,也最欢迎利用,儒家之人物、名义和思想,都欢迎利用。孔孟周游列国,某种意义上就是寻求被诸侯利用的机会。要利用孔孟之人,就必须用仁义之道,于民于国于天下,都是大吉大利。我在《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中写道:

 

“利用儒家干坏事,特别难;利用儒家干大坏事,完全不可能。因为儒家义理太中正了,大中至正,或者说其真理性、正义性、正确性和文明性至高无上,最难被不良势力利用,最难被利用来为非作歹,就像黑暗不敢、不能利用光明一样。任何人物和势力,要利用光明,就不能不受到光明的照耀,不能不倾向光明。

 

反过来,要依附和利用儒家,就必须具备一定的正义性。假仁假义也需要一定的底线,利用儒家,最差也是霸道,虽然不如王道,颇能尊王攘夷。因此,儒家不怕你利用,怕你利用得不够,更怕你缺乏基本正义,不敢利用。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因为春秋大义让乱臣贼子无所遁形。乱臣贼子对于春秋经,只能焚毁不敢利用,就像妖魔鬼怪对照妖镜只能砸碎不敢利用一样。”

 

孟子说己饥己溺,张载说民胞物与,《礼记》说:“圣人耐以天下为一家,以中国为一人”,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于谦《咏煤炭》:“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这是古今儒家一以贯之的精神。儒家不仅甘于为阅己者、悦己者佣,亦乐于为天下后世任何人利用。


责任编辑: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