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海军】一面是湘西女教师,一面是“环保少女”

栏目:新闻快讯
发布时间:2019-10-24 00:42:48
标签:湘西女教师、环保少女
曾海军

作者简介:曾海军,男,西历一九七六年生,湖南平江人。中山大学哲学博士,四川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四川大学哲学系《切磋集》系列书系主编,著有《神明易道:〈周易•系辞〉解释史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诸子时代的秩序追寻——晚周哲学论集》(巴蜀书社2017年)。

一面是湘西女教师,一面是“环保少女”

作者:曾海军

来源:“钦明书院”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九月廿三日辛卯

          耶稣2019年10月21日

 

 

 

不经意地刷新闻客户端,发现湘西女教师和“环保少女”两人同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感觉特别古怪,真是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面是16岁的环保少女,为一个不该这种年龄操心的环保问题而发声;一面是25岁的湘西乡村女教师,为一个适合这种年龄操心的形式主义问题而发声。环保问题如此宏大,岂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能关心得了的?教育系统中形式主义的检查如此露骨,别说二十几岁的教师了,大概几岁的小学生就看得出来。一个原本宏大而不可能明白的事,居然就关心上了;一个原本浅显而一眼看穿的事,居然还如此难以挑明。

 

我对这两个新闻事件并不十分了解,仅因这两个新闻人物构成奇特的对比而引发强烈的感慨。文中涉及两个新闻事件的评判可能并不准确,但这两种足以对比的现象肯定客观存在。一个如此宏大的问题,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能说得上话的,却能对此发声,而且还满世界为之喝彩;一个如此浅显的问题,由一个二十几岁的老师说出来绰绰有余,她的发声却差点淹没在她那个小小的乡村里。分明不能说的却说得有声有色,分明能说的却又噤若寒蝉,这两种对立的现象都令人瞠目结舌。

 

“环保少女”的新闻事件刚开始报道,有的人熟悉西方社会的套路,料想对这种新闻一点也不惊讶。看着西方政要一个个如此郑重地接见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心里是不是觉得特别好笑?别看这些人表面上笑容满面,心里还不知怎样作贱那孩子,真不愧是些政客。若有人想要嘲弄一番,一不小心看见湘西女教师的新闻报道,还能有心嘲弄人家吗?人家的事尚且只让人感到好笑,自家的事恐怕哭都没地方哭。

 

要想替湘西女教师打抱不平也很容易,形式主义搞这么严重,还不允许说出来,这是什么世道!这话诚然不错,可什么才是好世道呢?从什么都不许发声到什么都敢发声,就能变成一个好世道吗?果真如此,“环保少女”就处在了一个极好的世道。不管年少轻狂,甚至不管能不能说得了,却已经说得是风生水起。成年人都没搞明白的事,让一个少女搅进来算怎么回事?一个成年人角力的世界,却让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搅局,以便达成各种不同的目的,这种政治无论如何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确实不忙嘲讽人家,我们眼下的问题是,若对“环保少女”嗤之以鼻,如何才能避免湘西女教师遭遇的荒诞?或者,克服湘西女教师遭遇的现象,如何才能摆脱“环保少女”折射的政治逻辑?中国过去有一句老话,叫做“大人们说话,小孩不要插嘴”。这话放在今天的西方,就是典型的政治不正确。“环保少女”之所以能叱咤风云,就是西方政要不敢违逆这种政治不正确。吊诡的是,今天西方的“环保少女”这一形象,特别能照应中国传统神话当中哪吒闹海的架势,而前不久刚刚上映收获票房的动画片,对哪吒这一自我形象的改编,显得更加应景。哪吒这一凶神恶煞的外来形象经过传统文化长期的塑造,好不容易才收敛在人伦当中,认下李靖这个父亲而助姜子牙伐纣,却在今天被轻巧改编,与16岁的“环保少女”如出一辙。“环保少女”的关键词既不在“环保”,也不在“少女”,而在“自我”。这充分说明,推动人们关注并反思湘西女教师遭遇的现象,恐怕主要还是依靠“环保少女”的政治逻辑。

 

我们未必不可以说,大人们说话时小孩不要插嘴,是因为小孩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成长,大人们的很多事情,小孩还没法懂。就像我没法向家里三岁不到的申申说清楚,这个世界并没有怪兽,用不着整天嘟囔着变身去战胜怪兽。没法说清楚,其实也用不着说清楚,仅仅需要时间成长而已,到时候自然清楚了。这其中无关乎歧视,也无关乎自我。当然,这话若变成简单粗暴的训斥,也就别怪小孩们要反抗了。或者大人并没有干大人该干的事,这也往往是激起反抗的原因。但反抗的逻辑一旦变成话得让小孩们说,大人反而得靠边站,这就更可怕了。

 

我不觉得需要拿“环保少女”的事来批评湘西女教师遇上的事,但应该用什么来批判,这确实是个问题。一面是湘西女教师,一面是“环保少女”,人家的问题毕竟出在复杂的事上,我们若在简单的事上都处理不好,凭什么菲薄别人呢?唯一有点值得说的是,我们都觉得湘西女教师遇上的事真是个事,我们自身存在问题,我们必须得改。“过则毋惮改”,能改就有希望,虽然起点是低了些。相反,人家不觉得“环保少女”有什么问题,这可能正是我们未来有胜算的地方,但也不过就是这么一点点希望而已。

 

 

责任编辑: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