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海军】对刘鑫的任何同情,可能都只是对她的放纵

栏目:快评热议
发布时间:2017-11-16 17:56:23
标签:
曾海军

作者简介:曾海军,男,西历一九七六年生,湖南平江人。中山大学哲学博士,四川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四川大学哲学系《切磋集》系列书系主编,著有《神明易道:〈周易•系辞〉解释史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诸子时代的秩序追寻——晚周哲学论集》(巴蜀书社2017年)。


原标题:我们是否可能同情江歌案中的刘鑫?

作者:曾海军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首发于“钦明书院”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九月廿八日丁未

           耶稣2017年11月16日

 

 

   

 

答案是肯定的,刘鑫本该是需要我们同情的人,因为她也是江歌案的直接受害者。她跟她前男友分手了,她的前男友纠缠她,是她的好友江歌替她挡着。就在她前男友凶残地将江歌杀害的那个时刻,她就已经是直接受害者了。这相当于江歌替她挡了刀子,她虽然活下来了,可接下来的有生之年,她必须全身心地替江歌讨回公道、替江歌照顾母亲,以及尽可能地替江歌完成她所有未完成的愿望。

 

这就好比一同上前线的战友,兄弟替我挡了子弹,接下来兄弟未完成的事情,那都是我的事情。这是天经地义的。刘鑫要真是这样做了,她作为江歌案的受害者,当然需要我们的同情。如果她过于愧疚,或自责太深,我们还需要安慰她,给她以鼓舞,要她变得更为坚强。毕竟死者不能复生,凶手一旦伏法,就需要生者相依,好好地活着。

 

然而,刘鑫并没有这样做,她原本是江歌案的受害者,却硬生生地抽身出来,置身事外,一变而为冷血的旁观者。于是,原本是要同情的我们,却不能不变得愤怒起来。在江歌母亲曝光她之后,一时间,她在网上成为千夫所指,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可刘鑫居然还有脸指责江歌母亲曝光了她的身份,把她的生活搅得无法安宁。

 

她的生活真的还可以安宁吗?难道不是在她的前男友杀害江歌那一刻开始,她的生活本就不该安宁吗?她唯有在凶手伏法、江歌母亲得以安顿,而后才有可能重新安宁。在此之前,她要是能安宁下来,这得有一颗多残忍的心,在常人那里无法忍下心来的,她却能狠下心来忍得住。若是随她这样安宁下来,那她就是偷安一生、苟且一世了。

 

奇怪的是,还有人也拿江歌母亲曝光刘鑫的身份说事,这事真的值得一说吗?要是我说,如果凶手逍遥法外得不到惩罚,则江歌母亲找机会手刃凶手又有何妨。违法了是吧,没关系,接受法律的制裁,对于丧女之痛的母亲而言,这算多大点事啊。江歌母亲曝光她的身份,不过是把本该不得安宁的生活还给了她。也只有让她重新不得安宁,她才有可能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承担起她该承担的责任。刘鑫心狠,想不到这一点,别人也要这么狠心吗?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任由对刘鑫的愤怒发泄而不顾分寸,有人说很乐意看到刘鑫和她的家人也遭此横死,这话确实说得有点过。我们表达愤怒或痛恨,可不是想乐见刘鑫的什么下场,而是希望她最终能幡然悔悟。只有她悔悟了,真心实意地感受到她对江歌的亏欠,恨不得以自己的一生来托起这种重负,那么,我们的愤怒就得以平息,我们的同情也就很自然地向她流淌。

 

可见,网络上掀起对她的口诛笔伐,究竟只是一场噩梦的开始,还是一次悔悟的机会,全在于她如何把握。她一直都有机会重新获得我们的同情,乃至于让我们和她站在一起,共同温暖江歌母亲那颗破碎的心。


但是,在此之前,任何同情可能都只是对她的放纵,哪怕是一丝丝同情的声音,都有可能被她用来坐实她一直以来的心安理得。


我们切莫成为这种帮凶,她必须得悔悟过来。

 

责任编辑:姚远